先抹黑抗疫中药,再抹黑抗疫英雄张伯礼!这盆脏水,中医药不接!

编辑:凤凰中医 文章类型:健康 发布于2020-05-19 13:08:10 共2234人阅读
文章导读 先抹黑抗疫中药,再抹黑抗疫英雄张伯礼!这盆脏水,中医药不接!

凤凰TCM传媒 凤凰中医

大疫之中,大医救世。此次抗击疫情战争中,中医药起到了决定性的救治作用。如今连花清瘟已经在临床中被证实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效,但西方国家仍然出于利益因素,置百姓的性命于不顾,对中医治疗计划及药物的推广百般阻挠。

前有瑞典海关谎称“连花清瘟只含薄荷醇”而禁止连花清瘟入境(凤凰中医此前对此进行过详细报道和分析,《瑞典禁止连花清瘟入境》),今又有媒体称,北美洲某国家拒绝连花清瘟胶囊入境是由于“该药富含马兜铃酸成分”。

事实究竟如何,凤凰中医(fenghuagnzhongyi)经过多方查证,将在下面为读者一一解读。

连花清瘟是否含有马兜铃酸?

致命毒素马兜铃酸的前世今生

首先厘清一个问题:马兜铃酸是什么?

马兜铃酸为致癌物是医学共识。

马兜铃酸是一种具有致癌性和肾毒性的化学物质,存在于马兜铃科植物中,如关木通、青木香、广防己等,主要毒性成分是马兜铃酸Ⅰ,其代谢产物马兜铃内酰胺Ⅰ也有一定肾毒性。鉴于此类药物具有致癌性、肾毒性的副作用,关木通、青木香、广防己早在2003~2004年就已经在张伯礼院士的建议下,被国家有关部门移出《中国药典》。(正是由于张伯礼院士对此的研究和建议,最近还被有心人士泼了脏水,将在下文中详解。)

那么有致癌毒素、并且已经被“药材”除名的马兜铃酸相关植物,到底和连花清瘟是什么关系?

答:没关系。连花清瘟中不含马兜铃酸。

对此,连花清瘟的生产方以岭药业近日还发布公告,并做出了明确的回应:

公告来自以岭药业官网 5月11日

公告指出,连花清瘟产品不含马兜铃酸。媒体所说的“该药富含马兜铃酸”的问题主要是针对连花清瘟中所含的药材鱼腥草

鱼腥草是三白草科植物蕺菜的新鲜或干燥全草,是自1963年以来历版《中国药典》收载的安全无毒副作用的中药材,其具有清热解毒、利尿除湿作用。现代药理实验证实其可以抗菌,抗病毒,提高机体免疫力,用于感冒、流感的治疗能起到很好的协同治疗作用。鱼腥草在我国有着漫长的食用、药用历史,菜名叫“折耳根”,2012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既是食品又是药品的物品名单》将鱼腥草列为可食可药的中药材。

鱼腥草并非马兜铃科植物,其主要成分为挥发油、黄酮和少量生物碱。其含有的生物碱中有一种成分为马兜铃内酰胺Ⅱ,它与马兜铃酸及马兜铃酸的代谢产物马兜铃内酰胺Ⅰ根本不是同一个物质。而具有致癌和肾毒性的物质主要是马兜铃酸与马兜铃酸的代谢产物马兜铃内酰胺Ⅰ。基于药理研究文献报道,鱼腥草中所含的马兜铃内酰胺Ⅱ未见致癌性和肾毒性相关报道。

连花清瘟含马兜铃酸的谣言,明显是利用老百姓不懂专业术语、不了解药理全貌而进行的“信息差”式造谣。而这种谣言,早已有之。

某知识类平台上2018年的言论

如果其真的含有致命毒素马兜铃酸,早在第一次被质疑和发现的时候就应该被取缔,而不是临床应用在全国乃至全球性的大疫新冠肺炎的治疗中。如果鱼腥草中真的含有马兜铃酸,我国自古以来将鱼腥草作为蔬菜食用的百姓,都会命丧于此。

以西医之矛,攻西医之盾。无论是西医讲究的成份上,还是中医讲究的传承上,连花清瘟及其原材料鱼腥草都与致命马兜铃酸无任何关系。

而最近攻击中医药另一个引起轩然大波的观点则是:马兜铃酸是亚洲地区肝癌高发的罪魁祸首,而含有马兜铃酸成分的中药、中成药会致癌。

这个观点,同样是早已被辟谣过,而如今又在中医复兴大势之时被翻出来重新混淆视听的言论。

该观点来自于2017年美国《科学转化医学》杂志刊发的一篇研究论文,认为马兜铃酸会导致肝癌。文中称,中国台湾地区78%的肝癌以及内地47%的肝癌,可能与它有关。

分论文截图

若论科学,则其中不科学之处在于:细胞实验证明马兜铃酸能够产生A到T“指纹”,这个“指纹”存在于多名受实验的肝癌患者之中。但不等于所有的这类“指纹”都由马兜铃酸产生。比较的癌症那么少,是否能排除其他癌症产生类似“指纹”的可能性?逻辑链的明显错误,使这篇论文的结论并不可信。

张伯礼院士做残忍人体实验了吗?

中医大家为何屡屡被黑?

前文说到,张伯礼院士做过一系列关于中药材关木通中的马兜铃酸毒性研究,并运用其结果推动了此类具有致癌性、肾毒性的副作用的药物被剔除《药典》。

这本应是一件中医中药发展进步的好事,但就在最近,仍然有一些媒体将此事翻出来,用以抹黑张伯礼院士。

近日某自媒体发表的文章,截至发稿时已经获得了近7w阅读量

文章中将张伯礼院士于1996年到2004年对马兜铃酸及含有马兜铃酸的药材断章取义,指出张伯礼院士在回顾性研究和动物性实验认定关木通有毒性的前提下,还对10名患者做“人体实验”。

但事实上,这位口诛笔伐的所谓“人体实验”,则是对10名患者服药的过程进行的“临床观察”。

来源:张伯礼 马红梅《关木通肾脏毒性研究及对策》2004年10月

全文地址:

http://www.cnphars.org/docupload/2009-7/721748450189.pdf

凤凰中医特约评论员江致正认为:中医是真正以人为本随时代进步发展的,不受资本裹挟明知有副作用还要大量销往市场,中医药是温厚随和的,更关注治病救人的药性,西药是蛮横冲动的,更在乎市场利益更商品化。

药物副作用上的中西医对比,青霉素等抗生素诞生之初也是多少人的牺牲下才发现有些人对他过敏,诸如此类的西药数不胜数。中医药早在2003~2004年版本的药典就替换掉了关木通,时至今日又被拿出来大肆攻击,又是中医挡了谁的路,被居心叵测者强词夺理乱扣黑锅。

面对西药导致的各种毒副作用大众和媒体的包容性令人费解,而遇到几十年前就被中医及时修正的问题,一经人煽动竟又能来一波无脑指摘,是看不懂西药说明书上的各种不良反应还是欺负中医药的药效副作用讲的太明白。

中医是与时俱进的不断发展着的,西医在上个世纪又做出了多少令人瞠目结舌的乱手术人换动物血种种荒唐的事,作为几乎与中华文明史一样源远流长的中医史,绵延至今必然是因为其在本质上治病救人的不可替代性。

但正如中华文明每个时代都在进步一样,中医也是在不断进化修正错误,博采众长的发展中,目的是亘古不变的医者仁心,治病救人。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