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重推荐】上海-缅北疫情防控经验专题交流会 张文宏教授讲话录音全文(二)

编辑: 文章类型:生活 发布于2021-07-25 20:36:42 共1176人阅读
文章导读 出现死亡大多数情况是医疗资源缺乏是最重要的原因。特别是病人在最需要吸氧的那几天时间,找不到氧气的治疗,或不能早期发现病症,失去最佳治疗时间,到医院已经为时已晚

缅华网整理

编按:为了使阅读更加通顺,缅华网编辑部在不影响内容准确性的原则性下,对文句进行了优化和整理。

(二)


张文宏教授:以色列疫苗的接种量达到了70%以上,但是现在开放以后,很多感染的人全部是年轻人,比较好的消息是年轻人整体上来讲,感染以后的症状都比较轻,症状比较轻的年轻人反而成为整个社会传播的主要的一个来源,大量的无症状的感染者都是年纪轻的,这些人被感染以后没有任何感觉,年轻人一般来说免疫力是比较好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呢,他得了这个疾病以后就可以熬过去,甚至毫无症状。

我在这里要告诫大家,在无论是本地企业还是中资企业公司,我们第一个要把高危人群区分开来。

在家庭里高危人群就是老年人,我们要彻底的明白,老年人的感染风险是很高的,应该尽量打疫苗。如果还打不到疫苗,我们家人跟老年人接触的时候要戴口罩。

在企业当中有很多缅籍的员工和中方的员工的管理,缅籍的员工比中方的员工感染的风险会更加高一点,因为在大流行期间,缅籍的员工晚上是要回家的,他要回到社会的。中方的员工有可能只是回到自己的宿舍。对于中方员工的宿舍,如果我们进行了一个非常好的管理,原则上来讲我们感染的风险会比较小。

但是,如果一旦出现有一例感染者,原则上来讲,我们所在的中方企业要迅速将病人和其他人隔离,和他密切接触者的人员,我们也要提供一个单独的住宿。这样就可以避免疫情在自己的企业当中现大的蔓延。如果所在企业出现大的蔓延,整个企业的劳动力会受到极大的损害,而且当中还会有人出现重症。所以发现确诊病人之后,尽早隔离是非常关键的

除此以外,对于住宿各方面的条件,缅甸因为是地处南亚,气温较高,希望员工的住宿应该较为宽敞,最好不要有过多的人员聚集在一起,因为过多的人员聚集,一旦有病人以后容易大量传播。我也曾经跟上海的外办处理过外国员工的感染事件。基本上都是因为聚集,环境比较不好,集聚群居就可能会引起疾病蔓延。

缅甸地处南亚,很炎热,建议在宿舍或集聚的地方大家尽量的开窗户。因为天气炎热,缅甸不少公司企业可能开空调降温为主。但是关闭窗户开空调是存在传播病毒的一个巨大的风险。所以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最好的一个办法就是要经常的能够保证通风,那么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办法。在这种情况下面,我们是否可以彻底避免感染了呢?现在估计不太可能,总归还会有人感染,对于一个大流行的区域出现感染,这个是难免的。

我在这里告诉大家,今天在外面工作的人很多,我们中方的工作人员整体上年龄比较轻,也有年龄比较大,但是基本上来讲年纪不会有太大差别,超过65岁以上的人应该是非常少。如果大家都是在60岁以下的话,我认为感染以后转重症的风险还是比较低的。这种轻症的或者无症状的人应该居家进行隔离,居家隔离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单独居住在一间房间,而且应该持续的开窗。病人身上的衣服和餐具等等,都是有一定的传染性,因此,我们必须对病人用过的餐具、食物、衣物进行处理,他的碗筷或者是衣服,其实通过冲洗应该是可以很快消毒的,有条件的话,我建议大家可以将病人的碗筷用开水烫一烫后再洗,那么基本上就可以完全避免因携带病毒导致对家人的感染。病人的衣服等等,如果直接放在洗衣机里洗也是没有问题的。

病人除了要隔离和区分使用餐具用品以外,更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还需要不需要治疗?我也知道我们大使馆和领事馆也给大家提供了不少的一些中药,那么在吃这些中药的同时,我在建议大家不需要吃太多的其它药物,因为到目前为止,全世界没有非常好的一个抗病毒的药物可以供使用,所以药物吃多了以后呢,反而会影响大家的食欲。

在这个时候,我个人认为对病人来讲最最关键的是休息和提高免疫力,休息和食物是提高免疫力的最好的一个办法。如果这个时候你吃了太多的药物,我再告诉他,很多的药物其实未必有抗病毒的作用,反而弄得大家没有胃口,东西反而不吃了,这样的情况是很糟糕的。

那么怎样才能让东西吃的多,同时又有效可以提高免疫力呢?我建议大家应该吃充分的蛋白质和蔬菜,很多同事可能在患病以后胃口可能会差,胃口很差的话,我们也可以换个方法让大家吃好,包括鱼、包括蛋,鸡蛋吃不下,可以蒸蛋,还有牛奶等。这些食物应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都是最好的药物。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充分的食物的供应和在家里休息是重要的治疗方法。

我们在会诊中方在国外感染的病人当中,哪怕有些年纪比较大50几岁的,但是通过这些方法的处理,基本上都可以获得非常好的效果,没有出现死亡。

那么出现高烧的时候,我们可以用一些退烧的药物。但是,对于特别重症的一些病人的处理,还是需要到医院去。这边呢,我就不是很清楚,缅甸现在医疗资源的挤兑到底到什么程度,如果一个医院连氧气都不能提供的时候呢,我们这时候到医院去已经是没有意义了。


所以大家应该对自己就近的一个医疗条件有一个基本的一个考察,我在这里也希望中方的所在单位,或者在那边工作的华侨对自己就近的医院应该有一次巡视,去看一看这边的医疗条件,这边的急诊间还能不能容纳?这边的ICU能不能容纳?这边的医院住进去以后氧气是不是充分?因为最早在印度就出现氧气缺乏。很多人以为住到医院就是最好的办法,那么我在这里告诉大家,其实住到医院未必可以给予非常多的救治,除非医院的医疗条件非常的充沛。

对我们来说,真正有价值的治疗就是氧气治疗,氧气治疗分两个层面,对于一般的人来说,只要能吸氧就能解决问题了,但是对病情比较重的人呢,你就是要需要什么呢,就是我们需要一个给给予特殊的氧气的治疗,也就是说在氧气充分给予的时候,还需要呼吸机的治疗

对医院的一个评估,不是这个医院的级别有多高,医生水平有多高,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身边的医生水平有多高。那么我们能够评估的是你这个医院有没有氧气,印度当时出现的最大的问题是因为没有氧气。第二个呢,就是关于这个呼吸机的情况,如果氧气和呼吸机这两个都是有的,那么这个城市它的医疗资源基本是充沛的。但是现在我不是很清楚,我是觉得缅甸的整个病死率达到3%,我觉得他的医疗资源其实不是很充沛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建议大家最关键一点还是要做好自身的一个防护,能够做好自身防护是对你最好的一个保障,然后呢就是营养的供给。

第三,病人和家人必须隔离啊,在隔离的前面的两个星期是传播最最明显的时候,我们应该给予充分的重视。病人吃的东西和换下的衣服其实都具有传染性,这是居家隔离的问题和提高免疫力的问题,提高免疫力最关键的就是睡觉加饮食,药物可以作为辅助。

最后一点是关于疫苗的问题,我不知道这边疫苗接种到什么程度,我是希望在座的这边的人可以大家都能够接种到疫苗。但是现在全球性的疫苗还是非常的缺乏,前段时间在国际上刚刚开过一个会议,就世卫组织的全球疫苗供应分配体系,明年只能提供七点八万亿剂的疫苗,这是生产疫苗的国家可以提供的。中国在这里面还可以有更多的贡献,中国跟缅甸这块也有很多的沟通,最终能够提供多少级疫苗,这也是根据双方交流之后最终可以定下来。

如果有接种疫苗的机会,我建议大家一定要接种疫苗。也有人问是不是可以混打,(就是打不同性质的新冠肺炎疫苗)我不是很建议,从原则上来讲有机会打疫苗,你把这个疫苗打了就可以了。当然也有人会提出来,我是不是先打灭活疫苗之后将来再打一针,哪怕是美国的或者英国的是不是可以?像这些问题在国际上一直是有的,但是全球上来讲,目前还不能够给你一个准确的回答。

在中国,最近在瑞丽有很多从缅甸进来的人感染,在广州也有很多输入型的带“德尔塔”病毒的病例。

最近我们对打过疫苗和没有打过疫苗进行了一个比较,发现打过疫苗以后出现重症死亡的病例没有,然后发现所有出现重症和死亡的病例,都是没有打过疫苗的人。我们已经非常明确发现,打过疫苗不一定可以100%阻断疾病的传播,但可防止转重症和死亡

最近在以色列,还有是在英国都已经发现这个情况,因为英国的全民接种达到70%,自然感染达到10%,原则上他有80%以上的人是具有感染的一个防御能力的,但是每天的病例数还是增加到4万到5万,但是英国的病死率已经出现大幅的下降。同样的在中国,我们国产的疫苗也发现重症率可以被阻止90%以上,钟南山院士最近在广州的数据供大家分享——重症的阻挡率可以达到95%左右的水平。因此,希望大家有机会去打一遍疫苗。

那么是不是将来可以打第二种疫苗?全世界都在做这个研究,估计半年到一年之内可以向大家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不需要加强接种?我们需要不需要混打来提高免疫力?这些问题最终都会通过科学的办法给予解答。

好吧,那么今天我就先讲到这里,后面看看大家有什么问题,我再关于大家比较关切的问题单独的进行回答,会比较有针对性。谢谢!

主持人:感谢张教授!张教授日程非常繁忙,张教授为我们缅北同胞进行了交流,我们再次向张教授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主持人:下面我们进入互动提问环节,时间宝贵,请大家抓住这个宝贵机会,提问最关心的问题。


缅甸太平江项目负责人:尊敬的张教授,关于疫情防控这一块想向张教授请教几个问题:第一就是刚才张教授在讲座里面提到德尔塔病毒它的传染性更强。我们电站目前处于一种封闭管理,但是不可避免的要和外界接触,针对这种传染性更强的病毒,在个人防护上需要采取哪些措施?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在电站的所有的中缅员工,都已经注射了疫苗,打了这个两剂疫苗,为了保持这个抗体水平,是不是需要打第三剂加强疫苗?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刚才关于这个防疫物资储备这一块说到氧气非常重要,像我们这样的单位,需不需要配备制氧机?或者其它的防疫物资?就这几个问题,谢谢张教授!

张文宏教授:你问的问题非常重要,我们有办法针对你讲的几件事情。关于德尔塔病毒传播的比较快的问题,这对大家来讲会有更大的传染风险,因此,接种疫苗非常关键。

目前国家还没有打第三针疫苗的建议,这意味我们的临床试验还没有完成,如果自行打第三针疫苗,等于当充了国家实验室,而且万一发生事故,单位的领导还要承担责任。所以在国家建议之前,我们不建议单位自行打第三针。尽管最终有可能会有打打第三针的策略,但还未在法律上形成紧急接种的一个流程,不建议擅自打第三针。现在打两针疫苗可以有效防止重症,我觉得就可以了。

刚才提到氧气的供应,如果医院条件不太好,公司企业能买制氧机是很好的办法,价钱也不贵。

第二,所在的公司企业里大多数员工年纪都比较轻,很多治疗不见得是非常必要,前面我说过,对年轻病人第一是非常有营养的食物;第二是休息;第三是在重症时必须有氧气,这个时候氧气非常关键,一般来说可能熬过七到十天,这事就过掉了(恢复)!

你看现在我们中国基本没有死亡病例了!像我们上海治疗的2000个病人当中,一个死亡病例也没有。因此,这个病并不是不可治的。并非是非常危重无法治疗的疾病。出现死亡大多数情况是医疗资源缺乏是最重要的原因。特别是病人在最需要吸氧的那几天时间,找不到氧气的治疗,或不能早期发现病症,失去最佳治疗时间,到医院已经为时已晚。此,企业备有氧气对大家是有帮助的,对感染的有症状病人进行一些吸氧,其实也是有一定好处的。

主持人:谢谢张教授!


中缅油气管道项目负责人:我就一个问题,首先感谢总领馆、感谢张教授……这次座谈会受益匪浅。我有一个问题,我们这里缅籍员工和中国员工都关在营地里头,缅籍员工不回家,也住在我们这里,但是因为时间比较长,中方员工有一个轮岗,缅籍员工也有。因为外面疫情严重,轮岗制最近也停了!我想请教张教授,轮岗制还可以不可以做?当地人轮岗是否可以出去(回家)?然后再回来?回来之后要隔离多长时间?什么时候重新启动轮岗合适?这是目前我们面临的一个大问题。谢谢教授!

张文宏教授:轮岗如果能做当然非常好!因为这个疫情在短期内是不能结束的。但是有条件,第一个呢,回来常规的隔离是两个礼拜,但是这里面有一点我们无法确定是可能有无症状感染者,也有可能是个无症状病毒携带者。无症状携带者的传播时间经常会超出两个礼拜,所以你如果为了保证安全,在我们轮岗时,必须有一个缓冲区,也就是说员工进来时应该先在住宿里面隔离两个星期。

两个星期出来的时候最好在当地有一些快速检测的自我检测的试剂,现在有这些自我检测的试剂可供使用,这次在日本的奥运会上也广泛的有这样的试剂可以使用,就像看一看自己是不是怀孕的那种怀孕试剂一样的。用点口水,然后粘一下,如果是阴性的,我们就知道你隔离两周再加阴性就非常安全。

但是如果你没有试剂,我建议大家应该有一个缓冲区。最为妥当的做法是在缓冲区,再加隔离的时间应该有四个礼拜,也就是说,与他换岗一起进来的工人也都必须隔离。工作的环境和住宿必须是独立的两个区域。如果是同一个区域,一定会有无症状感染者进来,这个时候你这么多时间坚持下来的封闭管理,一下子你的武功就被破掉了!就完蛋了!然后营区里面就开始感染。所以我建议你隔离两周,再加缓冲区工作两周,要有这样一个情况,四周以后如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话,这些工人就可以再去混起来,这种是比较严格的一个方案。

如果你们真的要做,我建议像这种方案也是可以跟外办商量,大家也可以直接的让中方给你们出一个像这种换班的简易方案。原则上就是彼此不能充分的接触,两个区域分开要达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种方法就跟今天在奥运会做的有点接近。我们叫“气泡”,所以如果你能做到“气泡”工作区,让换岗进来的人到这个气泡里面,这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区域,进到里面过了这个时间点他再出去。如果做得到你就可以换岗。做不到那就有风险!如果引进了一个检测的方法,再采取一个封闭的隔离方法,那么你就有可能大幅度降低它的风险,但是不代表没有。这一点请大家知道。

主持人:谢谢张教授,下面请侨团代表提问。


王玉顺: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尊敬的各位侨领,大家早上好。我是旅缅远征军暨后裔联谊会常务副会长王玉顺,首先对祖籍国习近平主席为首的中国政府和领导,专家,张文宏教授及中国人民对缅甸人民和侨胞们的健康的关怀和援助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目前遇上了一个疑难问题,难做决定,希望能加以指导。我母亲95岁,行动不便,有轻微的高血压,无其他基础疾病

20日中午测量血氧95,当晚测血氧才90-93,我们开始给她吸氧,2L的量,几分钟后快速回升到九十九,一两个小时后停止吸氧,又快速降到92-93,呼吸每分钟23次,血压上升压120-130,舒张压是50-60,在这个范围起伏。降压药已经停用,早上会干咳几下,无痰不喘。

21日昨天全家人做新冠肺炎测试,均为阴性。老人家不发烧,但没有力气,整日昏睡。目前隔离吸氧,2L左右的量,试用琥珀和莲花清瘟胶囊,但是因为血压降的低,所以又停服

因为目前医院病床紧张,更担心把没有确诊的老人送往医院,院方不接受,也担心老人错过最佳医疗的黄金时间,因此,想听取专家的分析和指导。

第一个问题,如何解决老人家吸氧后血氧上升快,停止吸氧后下降也快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们全家都接种了疫苗,但老母亲高龄还没接种。我想了解国产疫苗对高龄老人有无风险?因为我们已经给老人家报名接种中国的灭活疫苗。昨天我们也请化验师到家给老母亲做血常规检查,报告还没出来。希望得到张教授的指导。谢谢!

张文宏教授:好的,你母亲现在没有发烧,而且吸氧以后呼吸也不快!我认为现在你母亲不属于重症。你在家里给她氧气的量是2L量并不太高,所以在这个水平下面,如果他的氧气的饱和度一直维持在95以上,又有没有发烧,你如果现在送医院他们也未必会接受住院,也未必有好的一些治疗。建议你可以等一等,如果他的呼吸加快又有气喘,这个时候你可以加大一点氧气量,同时做好送医院的准备。送与不送,就是看氧气量再稍微增加一点以后,能不能使她的氧气饱和度维持在较高的水平?不要出现呼吸的加快,现在呼吸速度只有23次,这是非常好的。如果接近30,那么就说明他明显的气喘,应该尽快把她送到医院去,这是我关于你老母亲现在要不要送医院的一个看法;

第二个关于到底接种不接种疫苗问题,国内对于老年人是如果没有基础疾病,基本上是全部要接种。特别是在缅甸,现在大流行时期老年人不接种风险一定是大于接种。灭活疫苗在所有的疫苗当中,我们中国这里老年人基本上全部完成接种,在上海完成的接种3000多万,既没有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我这里请大家知道。但是对于你母亲现在已经抽过血了,你可以看一下抽血以后抗体有没有阳性。抗体如果阳性了,你就不要接种,如果抗体还是阴性,最终我建议还是要接种,因为这场疫情可能要维持蛮长的时间。好吧,谢谢!


国电投小其培公司代表:张教授您好!我是国电投小其培公司,我们在克钦邦密支那市,从去年二月份一直是全封闭管理到现在,今年我们现场的所有的缅籍员工和中方员工全部都已经接种了疫苗,是陈薇院士的一针剂的疫苗,刚才我听张教授说到灭活疫苗,我想问一下我们还需不需要再去接种灭活疫苗?谢谢!

张文宏教授:原则上来讲这两个疫苗疗效在国内做过评估,疗效都差不多,所以你已经接种过一针剂的腺病毒载体的疫苗,你不需要再接种,只不过在大陆这边90%的接种的都是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按照现在的评估疗效也是可以保证的,所以不需要重复接种,非常明确,不需要重复接种。好吧,这两个疫苗都是等价的。

国电投小其培公司代表:好的,谢谢张教授!

另外我还一个问题,就是想请教一点防疫方面的知识,我们公司从整个区域的管理来说还是比较严格,员工在这里面长期没有出入,就是不出也不入,主要的风险来自于我们每个月都有生活物资,有两批生活物资是要从市区里面采购过来,对于生活物资的消杀问题,我们虽然现在也采取了三次的消杀,但是心里面还是觉得不是很放心,所以张教授在这个生活物资方面的消杀,可不可以给我们一点建议、

张文宏教授:关于消杀的问题,其实还是比较容易的,所有的食品你只要烧出来吃肯定就没问题,所有的外包装如果放在户外,像现在的气温,你几个小时以后,你用过酒精的喷撒又在阳光下面,其实都很容易就可以把病毒给灭了。对于消杀来讲,我们国内也是有大量的进口各种各样的食物跟货品。到现在为止,国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例从进口食品或货品感染的例子。我们所有的高风险全部是在机场或者是港区,大量的这个集装箱我们在清理,外包装的清理有可能有问题,食品本身和物品本身其实不发生问题,所以只要将外包装进行喷洒,或者在户外放的时间久一点,你有一个单独的一个通风的房间,你把它单独的通风,在缅甸这个地方通风的房间非常多,放在里面放置一到两天病毒自然就死亡了,缅甸是在高温的区域,现在缅甸大概20几度到30几度,在这样的温度环境,病毒一两天基本都会被消灭掉,所以不要紧。

主持人:现在请林会长提问。


林文章会长:大家好,尊敬的陈辰总领事,尊敬的张文宏教授,非常感谢总领事馆、上海外事办、张文宏教授,对缅甸疫情及缅甸华侨华人同胞的关心和支持,百忙之中拨冗为我们举办缅北疫情防控经验专题交流会,我谨代表缅北各同乡会向各位致以万分的感激!

缅甸这一波疫情传播严重,我们想向张教授请请教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近期已接种完阿斯利康疫苗,第二针或第一针的情况,可否再接种祖籍国的国药或科兴疫苗?

第二,感染了新冠无症状也没有检测,对自身确诊不知情的情况下,接种疫苗是否会存在不良影响。

第三,缅甸第三波疫情,一些患者出现血氧降低,因医疗条件有限导,致病人氧气供应不足而去世,在缺少氧气和医疗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如何自救或预防缺氧发生。谢谢张教授!

张文宏教授:好的,因为时间也很晚了,我就简单的回答一下:

第一,阿斯利康疫苗接种好以后不需要再进行重复的接种,全世界都是明确的。

第二,感染以后或者无症状感染者接种疫苗是没有关系的,在国际上有很多人感染过了,再进行疫苗接种,可以防止再感染,所以对无症状感染者接种疫苗是完全是可以的。

第三,因为缅甸已经出现一个医疗的一个机会,我建议有条件的话,如果家庭有个制氧机是非常合适的。

主持人:感谢张教授!现在我们把最后一个提问机会留给当地的华人医护人员的代表,也是我们今天的翻译。

张家兴(翻译):尊敬的张教授,你好!我想问个问题,就是我们打了疫苗之后,需不需要做一个Igg检测,来判断打疫苗是否成功?如果有了Igg以后是否以后的传染率会下降?谢谢!

张文宏教授:好的,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其实并没有启动打完疫苗以后要不要测Igg来表示是不是成功,或者根据抗体的水平检测来决定要不要重复接种。因为现在疫苗的疗效不仅仅是通过抗体的水平来衡量,还有细胞免疫,这是用抗体没法检测到的,特别是灭活疫苗,它的抗体的类型很多,但是单一的抗体,它的幅度可能没有核酸疫苗高,所以这种情况下面你通过测Igg检测的情况,事实上是不合适的。所以在国内现在我们也不做检测。现在大家唯一的就疫苗接种,就是未来要不要普遍的实施第三期的接种,这个可能要得等临床来研究的结果,目前只要两针完成接种,我认为就是可以的,不需要再去检测Igg的。

张家兴(翻译):谢谢!

主持人:感谢张教授的解答。今天,张教授用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分别就当前疫情形势和发展趋势,当前流行毒株的特点,包括做好个人防护和医治,疫苗接种,物资储备等方面,为我们进行了耐心细致,深入浅出地讲解,还回答了大家关于怎么做好个人防护,是否打加强针?物资储备,员工管理,老年人防疫和救治,食体交叉,包括抗体检测等多个问题,分享了非常宝贵的经验,提出了非常重要的指导,让我们对尽早战胜疫情更加充满信心!再次感谢张教授的讲解,今天的会议圆满成功,谢谢大家!会议到此结束,谢谢!

相关文章链接:

隆重推荐】上海-缅北疫情防控经验专题交流会 张文宏教授讲话录音全文(一)

【隆重推荐】上海-缅北疫情防控经验专题交流会 张文宏教授讲话录音全文(二)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