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文学(春青)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2-08-31 01:10:14 共1754人阅读
文章导读 我们的文学(春青)



我们的文学

春青

    去吉隆坡的路边,成片地长着青绿的棕榈树。进入这个国家,犹如回乡的路。亚答屋,绵延的山脉和绿野,与家乡一年三收的稻田一般。

    大会安排的酒店很幽静,随处长着芙蓉花,厅前有紫色水莲。而我就在这里遇见了东南亚各地的作者和角友。(编按:作者与三位缅华文友成立“五边形”诗文组合,五边形里只有四个角,因故组员间称“角友”)

    这次“亚细安文艺营”在吉隆坡举行,原本十国才算完整的亚细安,大多国家代表团都面对人员缺乏的问题,而老挝和柬埔寨也缺席了。

    缅甸由文学小组“五边形”和两位缅华前辈作代表,团长为张新民。我们是会上最年轻的作者,大会从一开始就提起,到了末了也不断赞扬。此次东道国是马来西亚,马华文学算是十国中发展最好的,人力财力都有。文莱仅一人出席,新加坡、印尼、菲律宾、泰国及越南等倒都有几位代表,而印尼方面所面对的官方压力相对较大。

   出席的作者,望去,宛若冬季草上的露珠,头发冰花似的。所以我们奇特的组织和我们的年轻,受到大会的特别呵护,给我们机会上台陈述出书感言。

    《五边形诗集》出版是个奇迹,从欧洲著名诗人非马到居住在缅甸的几位作者写序,再印刷发行,仅用20天。我作为代表上台,一时间却有些慌张,说的话仿佛棕榈树的落叶碎碎散散。

    会上介绍缅华代表时说,我们都不是从仰光来的。要从当地来的才能算代表吗?我不断陈述,我和我的角友目前虽留居不同城市,但都还是缅甸籍。其中有人谈起缅甸华人还不受官方承认为其中一个民族。可我认为,已拥有国籍的人,还需要在乎那么多吗?

    华文文学在缅甸发展有一定困难,作者只好走出来,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就像在新加坡能让我发挥创作。目前除缅甸外,东南亚其他国家都允许作者出版华文书籍,这是最值得鼓舞和安慰的事。写作人才缺乏可以培养,关键是喜不喜欢写的问题。

    而我庆幸于我们的醒悟,出版的书主要寄去缅甸的华校。写作的兴趣是从学校开始的,只消有数个喜欢写作的人勇敢地提起他们的笔,在幼小的心灵播种自信的种子。不管自己的力量有多大,只要相信,作者将因此永远年轻。

    路,须寻合适的方式走,但愿东南亚华文文学,如沿途的满山遍野的棕榈树,如缅甸绿茵的稻田。

亚细安华文文艺营团体照  

出席会议的缅华代表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2 条评论

缅华网网叶 11 years ago 回复TA

非马好像是美国华人.依靠你们年靑一代往前闯,把缅华文学落后的帽子摔到大海里.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