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的第一辆车——我的移民故事(七)伍全礼 洛杉矶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6-11-05 02:46:22 共1337人阅读
文章导读 我在美国的第一辆车——我的移民故事(七)伍全礼 洛杉矶

我在美国的第一辆车——我的移民故事(七)

作者:伍全礼 洛杉矶

    四十年前,只身漂洋过海,移民来到了钮约。因气候以及种种的不适应,就迁来了洛杉矶。

    移民前在缅甸时,进出也有车代步。来到了洛杉矶,地方这么大,没有车很不方便,因此起了买车的念头,但不知从何着手,只听说要先考个鴐驶执照。因此,靠着朋友的指点,熟读了中文笔试的题目,然后到 DMV去考笔试,顺利的过了第一关。接下来就是要考路试了,但没有人肯借车给我或载我去,也没人告诉我可以租车去考路试。没办法,只有干着急。

    这时忽然想起,在亲人“C”先生的公寓旁停有一辆深蓝色的 FIAT小车,意大利制造,手排挡。四个轮胎全新。挂牌卖 $600 美元。已经停在那里很久了。当时我并不了解车子的年份及性能,也不知道为何停在哪里这么久还没有人买。因此就去问 “C”先生。但“C”先生也不懂汽车方面的事,只说是熟人的。我想既然是熟人的,就消除了疑虑。一方面也的确需要一辆车去考路试。因此,就用六张百元大钞,换来了我在美国的第一辆车。(四十年前的 $600 美元,也算是不少的钱了。)

    下一步就预约了去考路试。“C”先生也是移民美国不久,既不会开车,也没有鴐驶执照。所以也想跟着去见识见识。于是二人上了车,鴐着我的FIAT一起去到 DMV 排队等候。轮到我时,考官一上车,就“哦”的一声说:“你是开手排挡的,很少见到有人开手排挡来考路试的。”于是尊照考官的指示,开到路上,转了一圈回来,考官说刚好及格。因为在停车的标志前没有完全停下,同时在换线道时,没有预先打讯号灯,所以扣分。并告诉我两星期后会把鴐驶执照寄来。我和“C”先生也就高兴的鴐着我的FIAT 回家。后来才知道,在美国无照鴐驶是重罪。当时的考官也想不到我是自己鴐车来考路试的,蒙查查的让我通过。这在美国大慨也是少有的。

    在我买了这辆车大约三,四个月后,开了不到 500哩时,自己捡查了一下轮胎的气压,发现后面两个轮胎已磨损得成了光头,磨损到已经见到里面的帆布棉了。心想这明明是全新的轮胎,怎么只开了三,四个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担心公路上常常会有许多小石子,这样的轮胎开在公路上,随时会爆胎的,实在太危险了。于是赶快更换两个新的后轮胎,找专修这种车的工友看看,他替我捡查了一下,说是内外的平衡已经调整到尽,没办法再调整了,再开就会再磨损,没办法了。我说想把这辆车子卖了,不知能卖多少钱。他说这款车是不会有人买的,意大利制造FIAT车种质量有问题,多年已没有市场……。

    没办法,我也只好自己用老法子尽量修好了一些,使它不会磨损得太快而已。每天只用来上班下班,而且不敢开得太快,也不敢开得太远,连高速公路也不敢上。

    但是在这个大城市,车子是必须的交通工具,没有车去哪里都不方便。所以又买了一輌福士(VW)小房车代步。

    这时,刚好同事“P”先生需要一辆车,我告诉他我这辆车有轮胎磨损的问题,问他介不介意。他说没关系,他自己会修的。因此我就将车子送给了他,他还说会给我 $80 美元的补贴,但也只是说说而已。

    过了不久,车管局来信说车子已被拖到一个停车场,如果想拿回这辆车,可以到该停车场去领回,不过得要先交两张罚单,才能把车领回。我问“P”先生为什么不去领回车子,他说罚单比车子还贵,这车他不要了。我在美国的第一辆车就这样收场了。

    由于初来乍到,认识的几位朋友都忙着打工,没空陪我去买车。结果自己因为没经验买到这样的车,也算是上了一堂另类的课。

    在美国四十多年,各种各样的车也换过许多辆,已记不清何时何种品牌的车了。但这第一辆车给我的印象却最为深刻,至今记忆犹新。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