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赖清德用是要用的,但防也是要防的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4-05-27 14:20:17 共3465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上海政法学院讲师,上海交通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5月20日,赖清德这位普通矿工的儿子,……

来源:底线思维

王晓笛

上海政法学院讲师,上海交通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5月20日,赖清德这位普通矿工的儿子,在一步步上位后,最终执了2300万人的牛耳,而手中权柄,可能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沉重。

高处不胜寒,赖清德在选前会有很多“敌人”,在任内也同样会有很多“敌人”,只是“敌人”并非大陆,而在身边。

疑美论,疑赖论

未来几年,美台关系会因为赖清德偏执的“台独”立场,出现一定程度的松动,然而总体上并不影响美国“以台遏华”,美台相互勾连的大趋势。在美国来看,赖清德本土中下层出身,成长轨迹跟美国几乎没有半毛钱关系,缺乏美国的“普世教育”,加之赖清德“台独金孙”的人设,美国的“疑赖论”难消,用是要用的,但防也是要防的。

从赖清德当局方面来看,由于“跛脚当局”的客观情况,以及赖清德本身缺乏党内团队基础,因此也有意借助美国构建赖清德当局的外部合法性,纵然作为本土派的赖清德可能会有无可查证的心结,但总体上、面子上也会配合美国的各项要求,“美台亲善”也要时时挂在嘴边。

可预见的是,美台关系将会在这种“各怀鬼胎”的局面继续前行,虽然谈不上崩坏,但亦存在一些风险。美国需要也必须做出对应的部属,留足后手,以防赖清德“放飞自我”,成为内塔尼亚胡那样热衷拉着美国一起下水畅游的江湖草莽。

幸运的是,以色列于美国那份沉重的亲情,在台海并不存在,美台关系不是家庭伦理剧,而是“杨白劳与小白菜”,美国可以肆无忌惮地吃台湾的豆腐,占台湾的便宜。早在赖清德当选之前,美国就为台湾规划了未来几年的权利架构。

翻身的“立法院”

其一是强化“立法院”在现行台湾政治体系中的地位与作用。美国最晚在2023年的夏天,就预判了赖清德当选的结果,并确立民进党不能“一党独大”的原则,避免“行政”“立法”赢者通吃的局面。当前“立法院”正在上演的关于“国会改革五法”的“全武行”,背后其实是对美国既定剧本的演绎。

5月17日,台湾“立法院”上演全武行(视频截图)

所谓的“改革五法”涉及多部台湾地区“法律”,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提高“立法院”权限,例如其中一项便是要求台湾地区领导人常态化在“立法院”做报告。

台湾地区虽然号称“五权分立”,但监察、考试几乎名存实亡,剩下的“三权”中,“行政”为大,“立法”的角色相当微妙。2014年“太阳花运动”期间,民进党的孩子们在“立法院”里又唱又跳,大吃大喝,而当他们选择再进一步冲击“行政院”时,便遭到了马英九果断且无情的“弹压”。“行政”“立法”在台湾孰轻孰重,可见一斑。

对美国而言,抬一抬“立法院”的轿子,是牵制赖清德当局的重要一步,因而对“改革五法”也乐观其中。如果赖清德当局在之后继续执拗地大搞“台式拳头民主”,甚至煽动所谓的“太阳花2.0”,杯葛“改革五法”,美国也不排除在适当时候发表一份谴责民进党“不民主”的声明,这对于“民主”的民进党而言,恐怕有点挂不住脸。

萧美琴的春天

除了强化“立法院”的角色,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布置了一套随时可以启用的,以萧美琴为中枢,足以架空赖清德的行政体系。

相较赖清德的无可挑剔到政治正确的本土背景,萧“美”琴的确“美”得很彻底。萧美琴是中美合作的结晶,父亲是台南神学院院长,母亲萧邱碧玉是美国人。萧美琴高中时代便移居美国,本硕分别毕业于欧柏林学院与哥伦比亚大学,长期代表民进党与美国对接,是美台关系上传下达的重要中枢。

萧美琴的背后联动着民进党的核心支持者——基督教长老会,以及美利坚合众国,也因为这样的背景,萧美琴被选定为赖清德的副手。这样的人事安排,一方面让民进党穿上了向美国表示忠诚的“帽衫”,另一方面让美国可以透过萧美琴监督赖清德的举动。更为重要的是,萧美琴成为美国在关键时刻的Plan B——毕竟,当前风光无限的赖清德也是从副手开始做起的。

此外,蔡英文团队成员——郑丽君、吴钊燮、顾立雄等人大多也得到了延续与保留,配合萧美琴形成了一套凌驾在赖清德身上的权力组织。以顾立雄为例,其出任赖当局的防务主管,一个主要的任务是代表美国去查所谓的海军弊案——主要针对“海鲲”项目。

民进党当局选前虽然对美国承诺提高防务预算,但赖清德依然想继续推动潜舰自造计划,这无疑会占有美国的“岁币”。所谓查案其实是“意在沛公”,台军本身就“沉疴难返”,此前就有“拉法叶”弊案,一查一个准,无数锦绣文章可供美国挥斥方遒,这既是对军工复合体利益的维护,又是对赖清德的敲打。

赖清德要小心身边的萧美琴

进击的赖清德

环顾各方立场,只能说,虽然黄袍加身,但赖清德处境甚为微妙。虽然赖清德有新潮流和英系的支持,但说到底只不过是个代理人,其在党内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兵马,处在被人随意拿捏的境地。

人在绝地之中,往往会本能地张牙舞爪地挣扎一下,以求一丝变机,而赖清德寻求的就是那虚无飘摇的“历史定位”,以求政治生命的延续。为此,作为“台独金孙”的他可以适当的低头。

为了赢得党内提名和选举,在过去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里,赖清德一直试图让全世界相信他是蔡英文的克隆人,为了向美国做出保证,常常将蔡英文过去使用的大部分相对谨慎的措辞挂在嘴边。尽管人们对他的内心真实想法多有怀疑,但也相信岛内外有足够的结构性条件能够限制他做出一些偏激的举动。

AIT主席罗森伯格今年至少5次莅临台湾,这样频繁行程后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敦促赖清德520不要失控。不过,在装了N久的孙子后,赖清德终于在520当天撕掉了令其“不堪重负”的和善面具,在众目睽睽之下“扬眉吐气”了一把,不仅将自己的政治立场“直抒胸臆”,还背刺了自己的美国金主。

那种感觉就像是,你本想吃的是KFC,结果拿到的是KFG。

赖清德这种行为显然在意料之中,520典礼当天的外宾人数相较8年前大幅度下降,级别也有所降低。而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也未参加典礼,以示先见之明的切割。美国虽然对发言内容不甚满意,但尚可忍受——毕竟没有影响到“以台遏华”的大局,因而反应相对平淡。

只是这样的把戏也给美国人提了个醒,需要给萧美琴加加担子了。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