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模式下一步来了!独家解读军警协同位乌丘屿、东引岛演练

编辑:玉渊谭天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4-05-23 15:29:09 共3782人阅读
文章导读 5月23日一早,东部战区及中国海警接连发布消息。7时45分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位台湾海峡,……

来源:玉渊谭天

5月23日一早,东部战区及中国海警接连发布消息。

7时45分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位台湾海峡,台岛北部、南部、东部及金门岛、马祖岛、乌丘屿、东引岛周边,开展联合演训。

随后,中国海警宣布,福建海警组织舰艇编队位乌丘屿、东引岛附近海域开展综合执法演练,检验联合巡航、快速反应及应急处置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两条消息共同指向了两个台湾省所属岛屿,即乌丘屿、东引岛

一位相关人士告诉谭主,此次执法演练行动,也同样进入到了台当局在乌丘屿、东引岛附近所划定的所谓“禁止、限制水域”。

自进入5月份以来,中国海警位金门附近海域,已经开展了多次常态化执法巡查行动,而在对历次执法行动进行分析和对比后,一位长期关注中国海上执法行动的专业人士告诉过谭主,中国海警将会参照“金门”模式,将自己执法行动的范围,逐渐扩大到马祖、澎湖,乃至是整个台湾海峡。随即, “‘金门’模式”一词被岛内诸多媒体引用讨论。

这一次,中国海警用实际行动证明,“金门”模式,已经复刻到了新的海域。

而要读懂此次演练范围的再扩大意味着什么,我们就必须先了解一下东引岛和乌丘屿这两个岛屿的现状。

位于闽江入海口东北方向的东引岛归属台当局下属的“连江县”管辖,是马祖列岛的一部分。

东引岛与福州市隔海相望,是台当局监控大陆海警船和军舰在附近海域活动,以及出入闽江口的重要据点,战略位置非常重要。

另外,东引岛的地形非常险要。基于以上两个原因,台当局一直将东引岛视为对抗大陆的重要军事据点,其上不仅常年有台当局军事人员驻扎,还建有导弹发射基地和雷达基地。

与东引岛情况类似,乌丘屿也是一座距离大陆并不远的“军事堡垒”。

谭主注意到,在过去几年间,无论是东引岛还是乌丘屿,驻扎于其上的台湾当局军事人员,都曾多次举行过“反登陆作战”操演和“对海实弹射击”训练,其强烈的针对性已经不言自明。

由此,不难得出结论,虽然这两处岛屿和大小金门一样,都同样处于台湾当局的实控之下,但与两岸渔民共同生产生活、正积极融入厦金“同城生活圈”的金门岛不同,东引岛和乌丘屿身上的军事色彩明显更重一些,甚至可以称它们是台当局刻意打造出来对抗大陆的“桥头堡”。

也正是因为如此,此次中国海警在发布相关信息时,没有使用此前曾经屡次使用的“执法巡查”这一说法,而是换上了“综合执法演练”这个新的表述。

演练的内容具体是什么?我们可以从一个与这一细节变化相对应的事实来看,那就是东部战区军舰和军机的出动,与中国海警实现了军警协同的升级。

此前中国海警在金门附近海域执行常态化执法巡查行动时,为的是维护海域作业秩序,并捍卫包括台湾地区在内的中国渔民合法正当权益和生命财产安全,因此采用形式相对温和、性质上更加接近民事领域的“执法巡查”即可。

但在这次的巡航行动中,中国海警开展执法行动的海域位于台当局军事人员驻扎的岛屿附近,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军事化和准军事化属性。

在这种情况下,东部战区出动军舰军机,在外围绕航绕飞以策应中国海警的行动,与中国海警通过军警协同的方式开展执法演练,就显得很有必要。

这种协同,不仅是解放军内部的协同,也是向军警协同升级拓展。

谭主了解到,尽管台当局一直试图着力将东引岛和乌丘屿推上对抗大陆的第一线,但和大担、二担两岛的情况类似,东引岛和乌丘屿的面积都很小,岛上既缺乏淡水资源,也无法实现食物和补给品的自给自足,绝大部分生活必需品都必须从台湾本岛运输过来。

而这也意味着,中国海警舰艇编队和东部战区的军舰军机,在未来都有可能对从台湾本岛驶向东引岛和乌丘屿的运补船进行例行执法,并登上运补船执行临检和其他执法行动。

毫不夸张地说,只要这些运补船和它们服务的对象有破坏、危害中国海洋主权和中国渔民合法权益的可能性,那么无论这些船只的归属者是台当局的所谓“军事部门”还是其他,中国海警舰艇编队和东部战区的军舰军机,就一直保留有依法采取相关措施的权利。

另外,军事专家还向谭主指出,此次中国海警进入东引岛和乌丘屿的航线,也显得十分灵活多变。

在进入东引岛附近海域时,是从南侧进入的,而在进入乌丘屿附近海域时,就是从北侧进入的。这也意味着中国海警和东部战区完全有能力粉碎台当局所谓“封锁闽江口”和“夺取制海权”的妄想,并破除台当局对“禁止、限制水域”的错误认知。

更重要的是,中国海警舰艇编队在进入所谓的“禁止、限制水域”时,既有切角进入的航迹,也有错位进入的航迹。

而这也意味着,中国海警在东引岛和乌丘屿的执法行动,绝不会仅限于这一次。

可以说,针对不同海域的不同情况有的放矢,适当调整策略和方式,有针对性地将“金门”模式铺开到马祖、澎湖和台湾海峡,也是眼下和今后中国海警开展执法行动的一项重要原则。

在金门,中国海警开展常态化执法巡查行动时,服务的对象是高度认同中国海警相关行动的两岸渔民,因此也就有了“金门”模式。

而现在,中国海警在东引岛和乌丘屿附近开展执法演练时,尽管所要服务的对象没有变,但却新增了台当局的军事人员和军事设备这一需要提防和针对的实体。

因此,中国海警就在原本“金门”模式的基础上加以“迭代”,在东部战区军舰军机的策应下开展执法演练,我们也可以将这种新模式称之为“东引岛”模式或“乌丘屿”模式。

参照这样的思路,我们也同样可以期待,中国海警的执法行动,又会在“东引岛”模式或“乌丘屿”模式上如何“优化”和“升级”,并最终形成一套方式灵活,机制完备的“台海”模式。

每当这样的模式变得更加成熟一些,就距离敲响“台独”分裂分子的丧钟更近了一步。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