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挑动南海台海局势升级后,美国又不敢了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4-04-05 15:57:01 共3930人阅读
文章导读 亚太地区,风云变幻。一边是菲律宾不断推动南海局势升温,加之即将成行的岸田访美,……

来源:底线思维

亚太地区,风云变幻。

一边是菲律宾不断推动南海局势升温,加之即将成行的岸田访美,美国插手亚太事务的意图昭然若揭;另一边是东盟外长、领导人密集访华,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也正在中国访问,中国不断为地区问题的解决搭建沟通桥梁。

随着美国加紧对亚太地区国家施压,中美之间该如何调整接触策略?中国又该如何与国际地位日渐上升的东盟国家打好交道,共同维护地区稳定?对此,观察者网专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解读中国周边外交布局。

观察者网:我们看到最近东盟外长、领导人密集访华。结合最近南海局势的紧张,您认为这一系列的访问中透露出什么样的信号?

金灿荣: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看。

一方面,印尼当选总统,也是现任的国防部长普拉博沃在当选十几天之后,首站出访就来到中国,这是一个好事情。过去10年,印尼在佐科总统的领导下,中印关系发展得很不错,我们注意到这次当选总统普拉博沃政府的副总统是佐科的儿子,所以这届政府延续佐科对华友好政策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印尼是东南亚第一大国、人口众多,中国和印尼关系的稳定对于和整个东盟关系的稳定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所以说印尼当选总统访华的主要目的是表达两国关系的重要性,继续维护关系的稳定。

另一方面,除了普拉博沃总统来访,很多朋友注意到外交部长王毅邀请了东盟国家的外长访华,主要原因则是中国和菲律宾的关系有一些麻烦。菲律宾是东盟的创始成员国,中国希望这个麻烦不要蔓延扩大。

2024年4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外交部长王毅在广西同老挝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兼外长沙伦赛举行会谈

2024年4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外交部长王毅在广西同东帝汶外长贲迪拓举行会谈

另外,我们注意到美国好像也准备在其中添砖加火,马上要举行美国、日本、菲律宾三国的元首会晤。美国想要拉上日本给菲律宾打气,准备公开为菲律宾站台,鼓励菲律宾往前冲。在美国的驱使下,菲律宾的出手也越来越频繁,局势也越来越升级。这个时候中国就有必要把能对话的东盟国家都叫来对一下话,沟通交换一下意见。

我们的逻辑是首先要控制好中菲之间的矛盾,要让东盟各国理解,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是不想闹大的,如果要闹大,就是美国驱使菲律宾变本加厉地闹事——美国的印太司令部司令公开叫嚣,如果有菲律宾军人在中菲冲突中受损,美国就要出手干预。

这样的威胁是十分赤裸裸的,所以我的理解是王毅外长请这些东盟国家的人来,是想对他们指出“针对这个问题,你们家有一个重要成员受外人唆使要挑事儿,我的本意不想闹大,但如果它一意孤行,最后事态升级责任不在我”——我觉得这是王毅外长这一些列举动的直接目的。

观察者网:近年来,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的合作和交往日益紧密,是否意味着东盟在中国外交中的地位正在显著提升?中国应该如何推动和东盟的务实合作?

金灿荣:这两天,很多人注意到新加坡《联合早报》发布了一份《东南亚态势报告:2024》,其中一个部分涉及东盟国家民众对于中美两国的看法,得出一个总的结论就是中国在东盟国家的好感率超过了美国,达到了50.05%。具体的好感度因国而异,其中文莱、老挝、印尼、马来西亚等国对中国的好感度超过了70%,泰国超过了50%。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

若东南亚被迫在中美间选边站,选中国的人数首次超过了选美国的。摘自《东南亚态势报告:2024》

东南亚国家特别重视中美,在他们心里中美的分量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很多中国人其实没有能够理解东南亚国家对中国的看法,也没有对东南亚国家有应有的重视。

100年来中国知识界都犯了这个错误,在他们的世界观里世界上就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外国。而“外国”就专指美国、欧洲、日本——那些比中国发达的国家,而其他国家似乎在他们的眼中是不存在的。

实际上,我们现在可以看到西方的地位在下降,包括非洲、拉美、东南亚、阿拉伯世界在内的全球南方国家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些国家地域广阔、资源丰富、人口年轻……正如新加坡著名学者马凯硕所说,西方只占人类的12%——其实在欧美日之外还有一个更广阔的世界。

我认为我们应该特别重视东南亚,无论是战略上还是经济上。东盟在全球南方国家中的地位正在变得更加重要,东盟的规模正在扩大,今年可能会增加一个成员国东帝汶,从10国增加为11国。东盟总的地理面积有450万平方公里,人口达到了6亿,经济增长率也很高,发展势头很好。马凯硕曾经说过,“世界正在进入CIA时代”,C是China,I是印度,A就是ASEAN,东盟。

总的来说,这些年中国和东盟的合作是非常顺利的,现在中国是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投资国,而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东盟的第一投资国都是日本。战后日本一直把东盟当成自己的后院,经营多年,但现在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我们已经迅速赶上了。现在,我们和东盟的经贸联系越来越深厚,中国相当一部分产业正在向东盟转移,中国和东盟之间的产业联系更加紧密了。

去年10月我去了印尼,参观了雅万铁路,这条由中国参与修建的铁路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赞许。雅万铁路是中国和东盟合作的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一方面,这条铁路其实是中国产品的一个大广告:当地的员工和我说,以前他们都觉得中国产品是劣质的代表,一提到买外国货肯定想到的是日本韩国,但是雅万铁路一通他们傻眼了,原来最高级的铁路技术是在中国,而不是日本、欧洲、美国,于是他们对其他中国产品的评价一下子就上来了。

另一方面,在经济上也是很合算的。这条铁路是一个双边投资,我们的投资占85%,印尼占15%,因为我们出得多,就拿到了一个80年的特许经营权,按照现在的客流量推算,25年就可以回本,后面就是净赚的了。

此外,中老铁路也是这一类效果非常好的合作。

观察者网:这种经济上的紧密合作是否有利于东盟在政治上和中国进一步靠拢呢?尤其是在亚太的全球战略地位不断上升,菲律宾不断在南海问题上挑事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东盟国家和中国走得更近,是否能抑制菲律宾的行为,让他们有所收敛?

金灿荣:经济合作基础好能够增加信任,从而有利于政治合作,这是一般的逻辑。但也存在不同的逻辑,越南就是一个例子——中国和越南的经济合作相当好,意识形态也一致,但由于地缘政治的原因,越南对我们的警惕和地缘政治对抗从来没有松懈。另一个例子是菲律宾。中菲经济合作也不错,但菲律宾原来是美国的殖民地,跟美国的利益瓜葛很深,被美国操纵得很厉害。

总的来说中国和东盟经济合作非常好,在外交上中国也非常尊重东盟的主体性,所有的地区合作都让东盟坐在司机的位置上,东盟对此也比较满意。但是中国和东盟的关系还是存在着一些历史遗留下来的地缘政治问题,很多国家对中国持怀疑和戒备的态度,再加上美国的操纵和挑拨,往往就会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

此外,东盟的运行模式和欧盟是不一样的,它对成员国的约束力比欧盟要弱得多,总的来说东盟是很松散的,成员国之间互不干涉内政。你看现在缅甸内部打得很厉害,但是东盟是不管的。

我们不能指望东盟国家去劝告菲律宾,中国应该也没有这个想法,我们只需要告知他们:“你们单位有人闹事,责任不在我,出了问题你们理解就行了”——我们对他们的要求是比较低的。以后矛盾升级,他们不沾边就行了。

我们反复地讲,菲律宾作为美国的前殖民地,美国对他们的影响太深了,幕后的美国才是问题的关键。所以菲律宾的问题上我们要有点现实感,不能太有幻想,想着和它进一步沟通就能让它老实一点,这个可能不太现实。

2023年,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访问美国,与美国总统拜登会谈

虽然如此,我认为在南海问题上,我们完全不用怕。我是偏乐观一点的,我认为无论是南海还是台海,在军事上中国对美国已经有明显的优势了。美国在南海鼓动菲律宾闹事,还要威胁亲自下场,对中国来讲其实是求之不得的机会。我们不会主动挑事,但肯定会后发制人,如果最后升级到中美在南海直接的军事对抗,在这个地域美方必败无疑。如果美国主动给了中国机会,让我们当着世界的面揍他一顿,500年大变局也许一晚上就发生了。

国家间的力量对抗最终还是军事上的直接对抗,西方500年来的霸权本质上还是建立在军事优势之上的。如果西方的老大被中国这样一个非西方国家痛揍一顿,其他科技也好、经济也好,教育也好,这些优势最终也会烟消云散。

所以我觉得美国是不是脑子不清楚了,选择在南海这个地方和中国斗?估计是觉得中国“经济见顶”,家里的事忙得一塌糊涂,一定不会动手,于是怂恿菲律宾冲上去赌一把,当然,最后的结果只会是自取其辱。

观察者网:我们注意到,日本首相岸田即将访美。明显美国也在亚洲加紧布局,美日是不是在未来会进一步靠拢针对中国,日本在其中的心态是怎样的?

金灿荣:美国在亚太的活动,包括美日合作控制韩国、控制菲律宾、支持印度、越南,几乎都要拉上日本。我一直有个观点,从地理和文化上讲,日本天然是西方国家在亚洲的“二鬼子”,具体来讲现在日本就是美国在亚洲的“二鬼子”。

西方人来到亚洲,目标都是对准中国市场,日本则是他们远道而来天然的歇脚地。日本和欧美又都是海洋文化国家,气味相投,所以历史上日本凡是和大陆国家对抗——无论是甲午战争还是日俄战争——欧美都会联手帮日本。但是如果“二鬼子”要做大,把欧美赶出去,欧美也会联手狠狠揍它,这就是日本的宿命。

现在的日本,尤其在安倍去世之后,应该讲是更加坚定地跟着美国走了。安倍作为一个军国主义的“贵族二代”,他还是有点想保持日本的独立性的,所以发扬“忍者精神”,表面谦卑,低三下四,但还是默默布局要走自己的路。结果被美国人看出来了,很快人也就没了。所以从安倍后期到岸田开始,日本更加坚定跟着美国走。

所以现在美国的战略重心转向对付中国,它在亚洲的第一帮手一定是日本。岸田访美,美国在开美日菲三方会议之前,美日先碰头定个调,这是个常规操作。

观察者网:当前的形势下,台海和南海,您认为哪里更危险?美国是倾向于挑动冲突还是缓和冲突?

金灿荣:我觉得台海和南海现在都挺危险的。4月2日,习近平主席应邀和美国总统拜登通电话——“应邀”说明是美国先来找我们的。白宫在这次对话后的通稿中,上来就讲了对于台海局势、南海局势紧张的焦虑,它是把这两者并列的。

美国对于这两个地方都有可能把它牵扯进去是感到紧张的,实际上他们心里也很清楚,在这两个地区和中国爆发直接冲突,美国都是要倒霉的,所以它就急了,然后赶紧说要派财政部长耶伦和国务卿布林肯过来。

这通电话最大的成果就是中国同意他们俩来。是不是很多人注意到耶伦访华上个月初就开始讲了,她单方面放风,说自己马上要去中国了,但是行程一直没有确定,最后只好总统出面,于是耶伦的行程随即就公布了。

白宫的通稿中除了台海和南海,还提到了所谓“中国对俄罗斯国防工业基础的支持,威胁到了欧美跨大西洋联盟的关系”,还谈到了朝鲜、经贸等等。

美国现在的矛盾在于,就像前面我们说的那样,它既希望操纵台湾和菲律宾把台海和南海问题炒热,但又没法真打——国内政治分裂在国会不一定能拿到钱,国际上还有巴以、朝鲜半岛等多方面的牵制——所以他们越到后面越清楚,在台海和南海他们肯定是要输的。

如今美国早已不是处于力量的巅峰期,GDP的一半和金融相关,一旦在大国博弈中败北,它无法承受带来的损失和不确定性,这是关系到美国生死存亡的问题。美国目前还是没有理顺这层关系。

不过另一方面,中国的主观意愿并不想颠覆目前的体系,一是我们实力不够,如果现有的体系垮了我们也撑不起来,当真就会天下大乱。二是在台海和南海两个方面,中国不会无底线让步,一旦动手中国必胜无疑,一个局部的胜利会导致全盘格局的变化。但是中国的特色是我们很愿意对话,只要两位美国高官来,愿意认真对话,肯定会有一点成果,局势也会得到一定的控制。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