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 : 缅甸群雄争霸 谁主沉浮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4-02-22 15:47:01 共8678人阅读
文章导读

林锡星

在缅北诸多“民地武”当中,力量最为强大的有两个,一个是西部的克钦独立军(Kachin Independent Army,KIA),一个是东部的佤邦联合军(United Wa State Army)。前者是美国人扶持的,目前力量最强;后者与中国关系较好,力量次之。克钦独立军与缅甸Tatmadaw之间最近一次协议停火是在1994年,截至2011年,长达17年,后来因拒绝收编,双方又开始大打出手。

若开军(Arakan Army,AA)纯粹是由克钦独立军一手扶持起來的,非常亲美。尽管它的称谓是“若开军”,它却在缅甸东部和西部两线作战,恰好是中缅经济走廊的两头,令人匪夷所思。

综上所述,克钦独立军(Kachin Independent Army,KIA)和若开军(Arakan Army,AA)与佤邦联合军(United Wa State Army)和果敢同盟军(MNDAA)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体系。

有意思的是緬甸Tatmadaw与“北方联盟”达成停火协议后,果敢同盟军(MNDAA)便立即下令,禁止克钦独立军(Kachin Independent Army,KIA)和德昂民地武(TNLA)的人员穿便装在果敢同盟军(MNDAA)的地盘上活动。

在一个民族冲突错综复杂、主体民族占到三分之二的国度里,即使主体民族中有不少人不满Tatmadaw政府的高压统治,但是在地方割据严重,民族冲突不断,时刻面临流血冲突的缅甸,主体民族并没有抛弃还是能够一定代表缅族的Tatmadaw政府,缅甸国内Tatmadaw政府管控的大部分地区并没有人民纷纷揭竿而起。这从侧面也说明了,之前的2020年年底的选举确实是有问题。只因为新当选的民盟政府〔NLD〕试图“闯关”,而军政府也根本没打算通过扯皮解决,直接扣押了昂山素季及其团队。

民族团结政府(NUG)绝大多数大名鼎鼎的联邦部长均在民主阵营的国外。“10﹒27”后,各家“民地武”都各有所获,占据了自己的地盘,而NUG政府却至今仍尚在“云端”。

缅甸Tatmadaw政府在“10﹒27”一系列战事中很少动用精锐部队和坦克,而把主要精力留着对付缅族PDF。

随着战事日趋紧张,,缅甸国管委主席(NaSaKa)敏昂莱大将签署27/2024号命令,宣布《国民兵役法》于2024年2月10日起生效。

前军头丹瑞大将2010年11月4日颁布的《预备役军法》,今由国管委宣布于2024年2月13日正式生效。这是继《国民兵役法》后,又一次丹瑞制定的法律被宣布生效。

2024年2月18日缅甸Tatmadaw收复被反军方武装占领的实皆省(Sagaing Division)果领(Kawlin)市。据悉,果领市是在2023年11月6日被反Tatmadaw武装占领的,时隔3个月后,缅甸Tatmadaw于2月份又重新收复果领市。

自2023年11月3日开始,克钦独立军(KIA)与人民保卫军(PDF)反Tatmadaw武装就开始攻占实皆省果领市,并占领了整个城市,行政完全停顿。Tatmadaw于2023年12月最后一周至2024年1月份第三周开始筹备反攻。2024年1月27日开始空袭。于2024年2月10日缅军方完全收复果领市。目前,为了民众的安全,军方正在清理地雷,为民众重返家园在做准备工作。随即开始城市重建工作。

2024年1月29日缅甸Tatmadaw又有罕见的捷报:收复实皆省甘布鲁(Kanbalu)与掸北茂梅市(Mawkmai)。自去年年底,一直传来缅甸Tatmadaw节节败退的负面消息,不仅让拥军人士垂头丧气,社会上也是人心惶惶。如今终于有了罕见的缅甸Tatmadaw的捷报消息。Tatmadaw进城还真有不少人夾道欢迎。

近日,Tatmadaw与缅北三家兄弟联盟达成停火协议,NUG依然被排除在外,令民族团结政府(NUG)和人民保卫军(PDF)感到沮丧。

据反Tatmadaw的KHIT THIT媒体 2024年1月24日报道:在2024年1月22日上午举行的NUG3/2024次政府会议上,NUG代理总统杜瓦拉希腊(ဒူဝါလရှီးလ)如是说:“革命势力逐步强大,战斗逐步取得胜利之际,各个革命势力必须严格遵守军纪。不能仅急于求胜,而违反军纪。革命势力不仅指NUG国防部直接指挥之下的PDF部队,也涉及其他革命势力。而且革命的胜利必须高姿态,交权于人民。”

但实际上此次掸北之战结束后, NUG似乎被边缘化了,原本那些反Tatmadaw的CDM公务员,听到掸北捷报后,都极度兴奋,以为他们拥有了根据地,但却只是一场空喜。

网上有拥军人士挖苦“民族团结政府”(NUG)和“人民保卫军”(PDF),你们不是高喊支持“10﹒27战役”吗?说什么属于缅甸之春革命的一部分?现在“革命”胜利了,你们为什么不去跟果敢同盟军(MNDAA)要求在老街市设立一个NUG政府的驻扎地?

在外交领域,Tatmadaw政府也作了一些调整,国际社会对缅甸的态度也稍微缓和。

1月28日,老挝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举行了东盟外长会议,军事委员会外交部一位高级官员杜玛拉丹泰(ဒေါ်မာလာသန်းထိုက်)(Daw Malar Than Htaik)代表缅甸出席了会议。

2024年1月29日,联合国各组织常务委员会(IASC)主办的缅甸问题协商会议上,佐乌DR. ZAW Oo博士被邀请参会。据悉,佐乌DR. ZAW Oo博士与缅军方走得很近,他还是缅甸军方的经济顾问,而且参加不久前举办的签署全国停火协议NCA八周年庆典。

无论如何,东盟成员国无法干预缅甸的内政,缅甸前途最后只能由缅甸人自己决定。因此,这次外长会议后所发表的联合声明强调了一点,即东盟会继续依据五点共识应对缅甸的政治危机,唯一的目的是要协助它恢复和平稳定,但政治解决方案必须来自缅甸本身,由缅甸自主自决。现实地说,这或许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除非过程中发生出人意表的突变。总之,东盟或许只能希望缅甸最终能回到和解与民主的道路,避免沦为失败国家。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