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南方”的球,中国怎么接?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12-09 14:05:36 共1336人阅读
文章导读 最近,全球南方(global south)的概念被热烈讨论。一些重要国际会议主题都明确嵌入了全球南方的概念,有的国家还将之用作国际政治孤立的工具。……

来源:底线思维

俞建拖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

2023年1月12日至13日,印度举行“全球南方国家之声”线上峰会

最近,全球南方(global south)的概念被热烈讨论。一些重要国际会议主题都明确嵌入了全球南方的概念,有的国家还将之用作国际政治孤立的工具。

对此,国内的一些机构和学者也许不无担忧,学界和国际组织、民间组织急切跟进和拥抱这一概念,或者大声为中国的“全球南方”身份辩护,或者强调中国与全球南方的紧密关联。本文要指出,这种担忧和申辩是多余的,甚至还有可能过犹不及,效果适得其反。

“全球南方”概念的涌起,某种程度上正在从“经济的”走向“政治的”。这也构成了一种诱惑,使一些发展中大国忍不住要争夺南方国家的领导权。一些北方国家又可能借助这个概念,分化南方国家。

“全球南方”试图在南方国家的基础上构造一种集体身份和意识,以强调某种整体性。但是这种集体身份构造的基础是天然薄弱的,不仅难以通过集体政治行动获得实利,还隐然助推了“南方国家”和“北方国家”的情绪对立,不利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识基础。

南方国家是全球南方的前提概念。南方国家的界定依据具有模糊性,有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现代化水平)的划分,有南半球和北半球区位的划分,有殖民地半殖民地和独立解放经历的历史划分,以及融合上述标准的亚非拉地区发展中国家。当南方-北方、东方-西方的张力被意识到,人们据此选择和表达立场的时候,南方国家才作为全球政治实践的存在显示出真实的影响力。

但是,有南方国家并不意味着存在或者需要一个南方国家集团作为南方意识和声音的全权代表。即使是广有影响的不结盟运动和77国集团,也从来没有获得过对南方的全权代表地位。在国际上,甚至也没有开过一次包括且仅有全部南方国家参加的大会。由此可见,今天构造的全球南方,还是一个尚无统一认知和行动实体的概念。

今年9月印度主办G20峰会,再次展现想做“全球南方”领袖的姿态

全球南方被提出和使用,最初顶多是一种国家群体状态的笼统描绘,无切实的集体政治行动涵义。但是今天,全球南方概念被一些国家热炒,并且作为一种集体身份被突出强调的时候,对于中国来说,也需要清醒地觉察背后的语义陷阱。

无论是从发展水平、区位地理以及历史经历来说,中国当前无疑属于南方国家。但南方是一种状态,这种状态变动不居,中国在持续的发展和现代化的过程中,南方特征也在变化和消解。

对于全球南方这样的集体身份,如果中国声称具有恒久的全球南方身份,未来不可避免会面临与真实发展状态的背离;过度强调全球南方身份,还容易导致与既有北方国家的对立,并且容易为其他南方国家的立场所牵扯。

如果中国当下默认不在全球南方之列,在“非南即北”的思维下,可能被要求承担“北方国家”的道德责任,甚至使得一些南方国家把对殖民国家的历史情节和情绪投射到中国身上,而中国在历史上却曾是半殖民地国家,是殖民侵略的受害者。

如果中国今天强调全球南方的永久身份未来又舍弃,还可能会面临“背弃”的道德指责。因此,对于中国来说,一定要避免赋予全球南方的集体政治行动意涵,如果无法完全无视的话,最多将之作为一种群体状态描述。

对于中国来说,无需特别强调全球南方,还有其他的原因。首先,在被认为是属于全球南方的国家中,包括中国在内,都具有多元身份属性。如拉丁美洲国家,非盟成员国,东盟国家,20国集团成员国,葡萄牙语区国家,英联邦国家,等等。不同身份背后各有政治逻辑。全球南方包括的国家主体范围太广泛,利益诉求和价值观太多元,与数量少得多、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距小得多的北方国家相比,更难形成一致的行动逻辑。

2023年9月26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的倡议与行动》白皮书

其次,中国当下当前和未来的利益格局是全球性。中国作为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全球拥有最多“最大贸易伙伴国”头衔的国家,是联合国第二大缴费国,也是全球治理体系中举足轻重的一员。中国对自身定位的选择,应该与自身利益格局的分布一致。

中国仍是南方国家,并且因为自身的历史经历,对于南方国家的合理利益诉求以及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挑战感同身受。这种健全的南方认知,使得中国相比于当下的北方国家,更能提出符合南方国家国情的解决方案。

南方身份和南方联系,是中国全球利益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从逻辑上说,中国在当下对自身定位时,应该全球思维优先和统领。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发展倡议、全球文明倡议、全球安全倡议,才是当下中国思考国际政治体系构建的概念基石。

第三,中国需要拒绝全球南方概念背后的道德和利益捆绑。作为独立自主的国家,中国有权根据自身的利益考量,在共识的基础上与各国开展平等互利友好的合作,化解各类分歧。但是,这样的合作,需要建立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而不是首先基于某种身份考量,也不天然地背负对全球南方整体的道德义务。

在未来,随着中国进一步地走向现代化,对南方有良好认知和紧密联系的中国更有可能成为全球南方国家和北方国家沟通、合作的桥梁,而非对立对抗的旗手。中国与南方的共同利益,将是构建在合理的、基于普遍共识的价值和准则基础上,而非在南方身份上。

综上,中国在有关全球南方的议题上,应该正本清源,要厘清认知误区,摆脱庸俗化的身份认同以及基于其上的道德情感认同和利益捆绑。从自身的国情和利益出发,基于中国当下在全球的能力与地位,既要支持南方国家合理的发展诉求,积极分享发展经验和提供力所能及的发展支持,同时也要主动避开全球南方带来的语义陷阱,自主选择国际发展的对象、领域和模式,有所为有所不为,推动形成公正包容可持续的国际秩序,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作者为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本文仅反映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立场)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