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缅北冲突,会让军政府“分崩离析”吗?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11-15 13:23:50 共1519人阅读
文章导读 缅北冲突爆发已逾半个月,战火仍在延烧,局势依旧扑朔迷离。10月27日,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或称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发表声明,……

来源:底线思维

受访人/凯亨(伍庆祥)

华侨大学华侨华人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助理教授,中缅问题研究者,缅甸籍华人

缅北冲突爆发已逾半个月,战火仍在延烧,局势依旧扑朔迷离。

10月27日,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或称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发表声明,联合德昂民族解放军、若开军、克钦独立军等民族武装,对缅甸掸邦东北的腊戍、贵概等地的缅甸军政府武装部队发起攻击,代号“1027行动”。这篇檄文,指责军方2021年发动政变后导致国家陷入无序,对大缅族主义表示强烈不满,同时宣称将清剿盘踞果敢的电诈团伙。

目前由缅甸军方掌控的所谓临时政府,如何看待本次民地武冲突?它将如何牵动缅甸民族国家构建、民主化转型与军人政治之间的关系?而缅甸主流社会在经历这么多年的民族冲突和政治改革后,对民地武的观感在发生什么转变,是否暗流涌动?

针对缅北冲突及缅甸政局,观察者网采访了华侨大学华侨华人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助理教授、中缅问题研究者、缅甸籍华人亨凯(伍庆祥)。

10月28日,果敢同盟军与从缅甸政府军缴获的武器合影。图自美联社

观察者网:近日缅北地区爆发冲突,您能否为我们分析一下冲突发生的背景是什么,牵涉其中的主要势力有哪些?

亨凯(伍庆祥):目前缅北地区的冲突虽说是新起的,但其实并没有出乎太多人的意料,因为果敢同盟军和缅甸政府之间的冲突由来已久。

果敢位于中缅边境,首府老街,全称“缅甸掸邦果敢自治区”,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果敢特区,是属于果敢同盟军的一块领地。

2009年,缅甸国防军对果敢特区实施打击,果敢同盟军败退,此后差不多每5年果敢同盟军就会发起一次大规模的反击,比较有名的就是2015年、2019年发生的重大冲突。

但是这次冲突,跟过去几轮冲突有不太一样的地方。前两次果敢同盟军更多的是提出自己要打回来,比如2015年的口号是“回家”,于是果敢同盟军打了回来。而2023年冲突的背景是,近十多年来果敢同盟军和德昂民族解放军、若开军、克钦独立军结成军事联盟,即“北方联盟”,而果敢、德昂、若开又被进一步称为“三兄弟联盟”,这次冲突主要就是由这四家联合发起的,可以看出不是一时冲动之下的袭击,而是谋划已久的一盘大棋。

除了这四家之外,还有2021年缅甸军方政变以后催生出来的反军政府的人民保卫军参与到这次军事行动。这是本次冲突的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特点是,过去果敢所谓的“回家”行动,主要还是直接针对他们自己的领地,也就是果敢。但这次由于铺的棋局比较大,甚至先对腊戌发动袭击。

腊戌是缅甸掸邦北部的首府城市(掸邦面积比较大,在行政和军事上又划分为北部、东部和南部),也是中缅贸易的一个要道。从军事上来讲,腊戌是缅甸东北军区的司令部驻扎地。这次他们在腊戌和果敢两地同时发起袭击,就是想控制或拦截住东北军区的武装前往支援被打击的果敢,是有战略性目的的。同时,克钦独立军和人民保卫军也在缅甸北部实皆省发起战事,遥相呼应。

所以,缅甸方面对这场军事行动的一个共识是:蓄谋已久。前些天,缅甸军方召开了一场国家最高层级的重要会议,即国家国防与安全委员会会议,国防总司令也就是目前军政府领导人敏昂莱在会上也表示,这次军事行动很可能从去年底就已经在开始谋划了。

当地时间11月2日,缅甸军政府最高领导人敏昂莱表示,军方将对在缅北发起袭击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发起反击。图自法新社

观察者网:目前中国民众能看到的消息并不多,被大家提及最多的就是缅北电诈,果敢同盟军在檄文中也提到了这一点。在中缅边境或缅甸其他边界地带,此类犯罪行为的活动大致如何?这些电诈园区背后有什么推动势力,比如中国人常常提到缅北地方势力与电诈赌博等黑产相互依存,这是事实吗?

亨凯(伍庆祥):电信诈骗最近在中缅两国都受到高度关注,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社会层面。很多人可能通过一些自媒体、甚至像《孤注一掷》这样的电影来获取相关信息,可能了解得并不是很全面,甚至有些偏颇。

在中缅边境一带,要了解电信诈骗,就要先了解一个词“民地武”,全称就是“民族地方武装”。民地武和缅甸政府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对立关系,它不隶属于政府,拥有自己的领地,像果敢同盟军以前就是这种状态,类似的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民族武装。在民地武所统辖的地区,相当于是不完全的法治领地,所以长期存在灰色产业,比如赌博,不仅是线上赌博,还有线下赌场。

但像现在这种新型电信诈骗,一开始是没有的,原来这个地下黑产主要在柬埔寨,但在中柬合力打击之下,原来柬埔寨的大量电诈团伙就转移到缅甸,特别是在疫情这几年发展得比较迅速。作为缅甸人,还想向中国解释的一点是,目前在中缅边境的电信诈骗并不是中国人骗缅甸人,也不是缅甸人骗中国人,主要是中国人骗中国人,这些犯罪团伙借用了缅甸的这块比较难管辖的特殊地方。

当然,犯罪活动势必会牵扯到一些民地武。因为这些不法分子来到当地以后,由这些民地武组织提供场地以及保护伞,然后不法分子实施诈骗。

果敢同盟军的这次袭击前面提到的两个特点,其实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提出的口号或目标跟以前不一样,以前只说我们要回家,但这次还增加了两个目标,一是中缅都非常关注的电信诈骗,因为之前果敢同盟军败走以后,新扶持上来的果敢当局或一些果敢当地家族势力是有涉足到电信诈骗行业的,所以果敢同盟军也希望借此次行动来响应中国方面的关切。第二个目标,即回应缅甸主流社会对2021年政变的不满。

我们对果敢同盟军提出的清扫电诈和推翻军政府的目标认知,也不能太偏激,有人认为他们纯粹是借用这个名义或幌子,但其实他们希望去响应主流社会以及中国政府和社会的重要关切,并不是很难理解的事。当然,它最根本的目标还是收复自己的领地,也就是回家,但我们也不能因为其最根本的目的是回家而完全否定其他两个目的。

10月31日,果敢资讯网称,联盟组织已控制清水河街区及周边的缅军据点。图为29日果敢同盟军的士兵在清水河靠近中缅边境的街道清理道路。图自果敢资讯网脸书

观察者网:这些民地武也好家族势力也罢,个中关系比较复杂,您能否为我们梳理一下这些关系?这些地方势力在当地从事地下产业,背后是否得到军方的默许,同时军方是否也在也利用这种支持来牵制不同地方势力?

亨凯(伍庆祥):前面提到民地武有自己的领地,比如果敢,既是民地武的领地,也是缅甸国家层面承认的第一特区,这一点是写在宪法里面的——果敢是缅甸掸邦的第一特区。

之前第一特区由果敢同盟军管辖统领,2009年果敢同盟军败走以后,原本的一些同盟军成员以及当地主要家族势力就被扶持起来,成为目前缅甸政府所承认的第一特区的权力机构。这些剩余的同盟军被重组为两个不同编制的武装:一是边防部队,在缅甸边防部队是一种特殊存在,由当地一些原民地武成员和国防军共同组成,例如原民地武成员占80%,国防军再加入20%,边防部队总体上接受国防军指挥,但又有很大的自主性,他们是有编制的。边防部队的主要职责,是维护边境安全以及牵制民地武。

二是民兵团。民兵团是由缅甸国防军资助成立的规模较小的武装组织,它没有编制,但又是被国家承认的武装,主要职责是维护当地治安,也有防范民地武的功能。

无论是边防部队还是民兵团,都有较大自主性,虽然看起来是受缅甸国防军的指挥,但重要的是他们财务自主,也就是必须自力更生,所以缅甸国防部可能需要给他们开设一些特别允许,比如对于某些灰色产业的运作,国防军会放宽一些限制,于是这些民兵团或边防部队都涉足到电信诈骗行业里面。

这里面的关系非常复杂,可能稍有关注缅甸的人知道是民地武在给这些电信诈骗组织提供保护,但其实既有和民地武合作的电信诈骗,也和边防部队及民兵团合作的诈骗团伙,像前面提到的果敢地区主要家族势力都是受国家承认的民兵团。

观察者网:现在中缅合作打击电诈,需要缅甸政府出面推动此事,这样一来,是否会在缅甸政府与民地武、民兵团或边防部队之间产生矛盾?

亨凯(伍庆祥):这是有可能的。但首先要强调的是,当中方向缅方提出这样一个关切时,缅方是积极响应的。既然中缅两国政府目前都积极行动,展示了打击电信诈骗的决心,那么果敢的民兵团、边防部队和民地武大多也能认识到大局所在。他们之中有些已经认清局势,做了配合。

但其实除了缅北以外,电信诈骗也存在于缅南,就是缅甸和泰国边境一带,那里的情况更复杂,在此先不赘述。至少在缅北既有反抗,也有配合,所以中缅开启联合打击电信诈骗行动以后,可以说成效还是比较明显的。

观察者网:前面一直反复提到民地武或是民兵团或是军方等等,这些名词背后其实是缅甸现代国家构建与民族身份认同之间的一直存在的矛盾。而缅甸政权更替也影响着这几组关系的重塑和政治权力来源,即当中央权力和央地关系这两组矛盾无法解决时,国家运作会出现问题,上述现象就会反复出现,就像果敢同盟军檄文中提到的两点——对2021年政变的不满,对大缅族主义的不满;在当下局势中,这几组关系现状如何,民族和解进程会怎么发展?前两年昂山素季在台上时,民地武在昆明开过停火协调会议等等,不知2021年之后情况如何?

亨凯(伍庆祥):要跟广大读者解释这个问题,首先可能需要对整体背景稍做交代。缅甸于1948年1月4日从英殖民手中恢复独立,但从恢复独立建国至今,缅甸的民族国家建构工作并不成功,可以说至今尚未完成。

因为在独立三个月后,缅甸国内开启了民族武装冲突,一直延续到今天,70多年来没有停止过,所以民族国家建构形势严峻,任何一届缅甸政府的首要任务都是促进民族和解。

2010年,缅甸举行大选,开启民主转型;2011年,当时的吴登盛政府就启动民族和谈进程,在他5年任期内,通过全国性的和谈最终出台了全国停火协议,但只有8家民地武签署了这份协议。然后,到昂山素季时代继续推进全国停火协议以及以联邦和谈大会,在昂山素季的5年任期内,又增加了两个民地武参与签署全国停火协议。

也就是说,到目前有10家民地武签署了停火协议,虽然有一定进展,但从吴登盛政府开始,民地武就和政府一直产生军事冲突,包括开头提到的“北方联盟”这四家民地武仍与政府处于对峙状态。

再比如,我们中国读者比较熟悉的佤邦——它自称佤邦,但缅甸政府并不承认它是一个邦级单位,佤邦联合军是目前公认的缅甸国内实力最强的民地武,它是既不签署全国停火协议,也没有和国家处于对峙状态。

在昂山素季时代为止,缅甸国内就是这样一种现状,但2021年军方政变上台以后,民族和解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也就停滞下来了。

原因是,在已经签署全国停火协议的民地武组织中,克伦民族同盟、克钦民族阵线以及全缅学生民主阵线,这三家民族武装加入、甚至主导参与了政变后新兴的反军方组织——人民保卫军的建立、培训及作战,所以民族和解问题就更加复杂化了。

10月15日,缅甸全国停火协议签署8周年纪念活动在内比都举行。图自央广

观察者网:这相当于在原来的民族问题上,又叠加了民主化转型的问题,是吗?

亨凯(伍庆祥):对的。而且政变之后带来的复杂性在于,1948年缅甸独立后,虽然国内爆发民族冲突至今,但这些民族武装冲突主要发生于缅族政权和少数民族武装之间,而到了2021年政变以后,在缅甸的内陆地区,也就是缅族内部产生了类似前面多次提到的人民保卫军等新兴武装,这些武装是由缅族成立的,换句话说缅族内部也发生了问题,它不是民族问题,而是民主化的冲突。

经历政权更迭后,各种变量因素开始叠加,并互相影响。

观察者网:目前缅甸内部的一些主流声音是怎么看待此次缅北冲突的,他们对军政府的立场有什么看法?

亨凯(伍庆祥):这个问题也要分两个层面来讲,一个是从宏观的整体的视角来看,2021年政变以来,整个缅甸社会对民地武的观感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

在这之前,例如果敢同盟军或克钦独立军等与缅甸国防军发生冲突,一般局限于他们民族内部的支持,但这种冲突未获得这些少数民族之外的主流社会的支持,主要是缅甸社会对民族冲突的心态比较复杂,一方面从民主化、民族平等的角度来说,希望克钦族、果敢族能获得平等的民族权利,但另一方面军事冲突对国家社会安宁、经济发展等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又会反对武装冲突,所以当时缅甸主流社会对于民地武和政府之间的冲突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态,很难有笼统的说法。

但是2021年政变以后,出于对军方政变的反对,缅甸主流社会或者说反军方势力,开始意识到民地武发起反抗的合法性,转而支持民族武装跟缅甸国防军之间的战争,包括此次“1027果敢行动”。

可以这么说,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缅甸主流社会对民族武装攻打国防军并取得一定成绩的行动,表示支持和欢呼,这是缅甸自建国以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人民保卫军(People's Defense Force,PDF)/资料图

观察者网:目前的这种状况,可以理解为缅甸社会取得了某种共识吗?尽管这个共识最终会怎么样暂不清楚。

亨凯(伍庆祥):可以这么说。此前大家的立场是比较复杂的,因为各自属于不同的应用场合,对国家未来的构想存在差异等等,很难形容的一种情况。但目前大家的一个共识就是,至少都反对军政府执政的这种形态。

当然即便如此,事实还是更复杂,因为不同民地武的诉求不一样,甚至不仅不一样,还可能产生竞争关系。所以,广泛深入的共识还是很难。

观察者网:说到缅甸经济的问题,对中国读者而言,上世纪最大的印象大概是金三角一带的混乱和黑色经济,近些年最熟悉的则是中缅经济走廊,据了解疫情前缅甸整体经济的增长速度表现还不错,但是疫情期间又开始出现边境电诈园区的情况,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缅甸这些年来的社会经济状况,当下军政府执政对国家、地方经济发展是什么态度?

亨凯(伍庆祥):缅甸自2010年启动民主化转型的步伐以来,一直到2020年这十年间,整体是以迅速且稳定的速度发展起来的,社会及经济发展都取得了很大进步。在昂山素季执政的5年内,积极响应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一些重大项目也都在相对正常的稳定推进。

军方政变后,由于政治和社会大动荡,经济和金融整体也都出现了极大的不稳定或动乱,甚至前几年我们都在讨论缅甸会不会沦为一个失败国家。当然,大多数学者最后得出一个并不完全悲观的结论,即缅甸不会成为一个失败国家,但可能正在走向一个有限国家的状态,国家各层面要素都很不稳定且极不乐观。

这一现状导致中缅经济走廊框架下的一些合作项目的推进,也会受到延误。这一方面整个社会动荡所带来后果,另一方面则是军政府本身也没有足够意愿来推动这些项目,理由之一是自己作为一个通过政变方式上台的政权,其实也非常清楚自己只是一个过渡性政府——现在政府名称就是看守政府,军方认为在看守政府手上并不适宜推动这种大型合作项目,它可能更愿意推动一些小而美的项目,所以目前中缅经济走廊的很多项目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曼德勒-腊戌-木姐是中缅之间的主要贸易通道 图自缅华网

观察者网:以中国民众的思维方式和国家发展路径来看,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升……慢慢的,很多社会问题可以逐步解决,但在缅甸是否情况会更加复杂?比如,中缅经济走廊涉及一些民族自治管辖的地方,是否会牵扯到不同的利益关系?中央政府是否不足以对地方进行有力管辖或调控?

亨凯(伍庆祥):这倒也未必,虽然缅甸的民族国家建构工作并不成功或者尚未完成,缅甸国内确实也有一些民地武的领地处于实质自治状态,但整体而言,缅甸的绝大部分地方仍由中央政府直接统辖,所以央地之间的矛盾或游离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剧烈。在中央政府管治之下,地方政府(民地武不属于地方政府)通常还是听命于中央的指挥。

虽然民地武的领地不受中央政府统辖,但因为在中缅边境的民地武,一是其领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有些只是很小一块,很多中缅合作项目要么与这些领地无关,要么只需经过一小段而已,所以一方面他们的影响并不大,另一方面中缅边境的民地武虽然和缅甸政府是对峙关系,但对中国方面的一些诉求或关切,他们会积极响应,一般而言都不会去反对“一带一路”项目。当然,这不是说反对“一带一路”项目的民地武不存在。

还有一种情况也带来了一定影响,中缅边境贸易是缅甸所有边境贸易中占比最大的,其中从腊戌到中国的姐告、瑞丽这条通道是中缅边贸中最繁忙、最重要的一条。

2021年以来发生地方冲突,这些民地武、民兵团或边防部队等由于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进入战争状态,直白地说就是资金紧缺,于是在这条边贸路上出现大量由上述武装组织收取所谓过路费或保护费的行为。以前也有但不多,且索取数额不是特别高,现在则是参与索取的武装组织和金额都增加了,此类行为造成的客观效应就是对中缅边贸带来很大影响。

而且由于这种武装之间的对峙越来越严峻时,像中缅的铁路公路建设在很大程度上也会受影响。

观察者网:最后,您认为当下冲突的发展将会走向何方,对缅甸局势会造成什么影响?

亨凯(伍庆祥):首先,能够决定战争走向的因素特别多,我们很难有十足的把握来判断整场战争的最终结果,因为中间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对最终走向产生影响。

但是我们可以从交战各方不同层面的实力对比,以及他们行动背后的目的,来做一个粗略的预估。

前面提到的果敢同盟军,虽然这次获得德昂、若开、克钦、甚至佤邦的一些协助,它自己则有打击电诈及不满缅甸军政府的目的,但最根本的目的是要回家,也就是收复所谓的果敢领土。

从民地武的角度而言,最好的结果可能就是收复果敢,其他恐怕不可能再进一步了。比如,虽然他们现在在腊戌也做了一些牵制性的军事行动,但不可能具备和整个缅甸东北军区司令部进行对战的实力,所以腊戌不可能被民地武攻陷。

但同时,果敢同盟军及缅北民地武联盟的这次行动,已严重威胁到国防军的权威以及缅甸国家的领土完整,所以国防军肯定会加大力度进行反击。

开头我提到就在这两天刚刚举行国家国防与安全委员会,临时总统吴敏绥在会上向国防总司令提出了一个要求:果敢的这次行动很有可能导致国家的分崩离析,所以必须认真对待。

如果局面扩大化,那么其他民地武是否会参与、以什么方式参与、参与到什么程度,都是未知数。此外,还有人民保卫军,也可能发挥更大作用,它们会进行多大的响应也不好说。短期内局势仍扑朔迷离,最终结果目前也还很难有定论。

但我个人认为,在军方看来,短期内最严重的结果可能只是果敢地区又被果敢同盟军收复回去而已,长期则不好说。

缅甸临时总统吴敏绥 图自欧新社

现在民地武一方面牵制着东北军区司令部,一方面攻打果敢,如果成功收复果敢,同时又导致东北军区司令部被击溃,那么整个国家很可能陷入一个极其危险的分裂状态,因为东北军区威慑着缅甸东北部的几乎所有民地武以及国家的领土完整。

在东北地区,除了前面提到的四家民地武以及佤邦等,其实还有其他数个民地武存在,一旦东北军区司令部被攻陷,所有这些民地武毫无疑问都会有军事行动,那么国家就会真正陷入临时总统吴敏绥所警示的“分崩离析”局面。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