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把这大帽子扣给西藏,到底什么是真相?

编辑:环球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11-14 14:13:09 共1002人阅读
文章导读 编者的话:高耸的雪山、辽阔的草原、幽深的峡谷,这些西方游客憧憬的西藏美景却有可能成为当地孩子接受现代化教育的屏障。……

来源:环球网

编者的话:高耸的雪山、辽阔的草原、幽深的峡谷,这些西方游客憧憬的西藏美景却有可能成为当地孩子接受现代化教育的屏障。多山的地理环境和散居的生活特点,造成西藏一些地区的孩子上学交通不便,且又很难通过就近办学解决,于是寄宿制学校就成为最优解。几十年的实践证明,寄宿制能在最大范围内为西藏各地的孩子提供均等优质的教育资源。

《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在西藏多地走访时深刻感受到,在皑皑白雪、坚实冻土之上,寄宿制学校是孩子们温暖的港湾,能帮助他们实现梦想。有学生家长表示,孩子们在寄宿制学校中收获了成长,并常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一位就读过寄宿制学校的藏族青年学者表示,西方一些国家对西藏寄宿制教育的恶意抹黑是对这些孩子极大的不公。

让每个孩子都能享受均等教育

在地广人稀、海拔4700米的西藏那曲市班戈县,一座由中石化援建的小学——班戈县中石化小学成为这个偏远地区的“网红地”。这座被誉为是“离天空最近”的小学,拥有标准的运动场、多媒体教室和设有玻璃暖房的学生宿舍楼。藏式建筑风格的现代化教育综合体坐落于草原和群山之间,远远看去甚至有些“违和”,然而这座小学却满足了方圆几百公里内牧区学生的求学和生活需要。

那曲市班戈县中石化小学学生在操场上活动。单劼 摄

“我们的一些学生来自偏远的牧区,他们的家长大部分时间要忙于农活和工作,遥远的路途和繁忙的工作使得他们无法做到正常接送孩子上下学,把孩子送到学校集体学习和住宿可以使孩子的日常起居得到照料。”班戈县中石化小学校长阿旺旺堆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全校共有1300多名在校生,其中,低年级的学生多为住在班戈县城区的走读生,而三到六年级的学生则是来自班戈县各个地区,他们中的大多数就选择住在学校。他介绍说:“低年级学生个人自主生活能力较差,我们不建议他们在校寄宿,但是一些难以照料孩子的家长会要求我们一定要接收他们的孩子住校,因为学校可以给他们提供更好的生活和学习条件。”

《环球时报》记者在班戈县中石化小学看到,现代化的教育体系和西藏传统文化相结合,让学生们的校园生活丰富多彩。操场上,既有男女生一起打篮球,也有老师带着学生跳尼玛乡谐钦等地方特色民族舞蹈。教学楼里,孩子们上藏文课、语文课和英语课的读书声交织在一起。

在班戈县中石化小学上四年级的白玛坚措来自一个牧民家庭,他的家离学校有100多公里。通常情况下,他需要坐车两个多小时才能从班戈县城回到家中。白玛坚措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为了能让自己在县城接受最好的教育,父母此前在班戈县城为他租房居住,由姨妈负责照顾。选择寄宿后,他很快就适应了寄宿生活。

“我觉得学校的生活条件非常好,特别是食堂的饭菜很美味。平日里老师们会帮助我们解决生活中的任何困难,班上同学也都是我的朋友。学习之外,我非常喜欢打篮球,我最喜欢的球星是科比·布莱恩特,当我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时,我整整哭了一天。”白玛坚措称。

那曲市班戈县中石化小学是班戈县牧区孩子成才的摇篮。单劼 摄

有着相似经历的还有山南市第二高级中学的高二学生咪咪。咪咪的家在离学校700多公里远的那曲索县,若不是学校提供寄宿条件,上学对她来说将是一件很棘手的事。她告诉记者:“住校不仅可以节省时间和来回路费,还能给家里减轻点负担。今年冬天,学校给我们发了冬装校服,还额外增加了一个马甲,我觉得更暖和了,住校生活我没有遇到什么挑战。”

发生在白玛坚措和咪咪身上的故事就是西藏孩子的一个缩影。《环球时报》记者在西藏多所寄宿学校看到,许多来自遥远牧区的孩子没有因为远离城镇而远离现代教育,也没有因为山水阻隔而失去成才的机会,各种保障性和扶持性助学政策让西藏各地孩子都能够留在校园里茁壮成长。

从1985年开始,中央政府在西藏对接受义务教育阶段教育的农牧民子女实施包吃、包住、包学习费用的“三包”政策。2012年,西藏又在全国率先建立15年公费教育政策体系,并建立了学生资助政策体系。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目前“三包”政策每名学生年平均经费标准达4200元,已累计投入220.67亿元、受益学生达655.08万人次。此外,西藏地区的学生资助政策多达40项,实现了应助尽助,尽全力保证孩子都能享受到均等教育。

那曲市班戈县中石化小学学生上体育课。单劼 摄

那曲市班戈县中石化小学学生日常需要学习国家通用语言、藏语和英语。单劼 摄

寄宿制为家长分忧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是否让孩子离家开始集体生活,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家长。许多学生家长表示,送孩子住校是促进孩子成才的最好选择,孩子待在学校里也更让自己放心。

每周五下午,来自西藏江达县的四郎江措便会早早来到拉萨市第一中学门口等待即将放学的女儿。为了让女儿接受更好的教育,几年前四郎江措放弃了过去的放牧生活,举家搬到拉萨市,开超市供女儿读书。去年,他的女儿嘎松措加升到初三,像大多数家长一样,望女成凤的四郎江措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让女儿在学校读寄宿。“我们家离学校较远,初三学生又面临中考的压力,在学校住宿,她晚上能省去回家路上的时间,这样可以多上一节晚自习。集体生活也能让她更加独立,对她的寄宿生活,我们挺放心的。”四郎江措称。

家住西藏自治区山南市麻麻门巴民族乡(简称麻麻乡)的索朗央金也深刻体会到了寄宿制学校的好处。索朗央金育有一儿一女,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山南地区高山峡谷交错,上下学路途崎岖遥远,家长每天接送孩子感觉不太方便和安全。当学校表示可以选择寄宿时,她果断地让孩子到学校开始寄宿生活。“我觉得寄宿制很好。孩子从小就能学习自己叠被子,生活也更加规律,以前住在家里时,我们需要不断地提醒、催促他们整理自己的房间。”索朗央金称。    

那曲市班戈县中石化小学学生在课堂上很活跃。单劼 摄

那曲市班戈县中石化小学学生在宿舍做游戏。单劼 摄

山南市第二高级中学学生家长拉巴卓玛认为,住校之后,孩子的生活自理能力有了明显提高,不仅更加注重个人卫生,周末回家后还能帮家里干些家务活,也爱和家人朋友交流。“老师每周都会通过家长微信群和电话等方式同家长沟通学生在校情况,介绍学校如何开展安全隐患排查及各种应急逃生演练。学校各方面管理非常到位,这是我最满意的地方。”拉巴卓玛称。

对于孩子在学校所接受的教育,受访的家长也是赞不绝口。四郎江措的妻子卓玛巴宗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因为他们夫妇的普通话不太好,所以超市进货时经常会遇到沟通不顺畅的问题,而女儿嘎松措加在学校接受的藏语、普通话以及英语三语教育则能发挥关键作用,“她经常会帮我们和各种客户沟通,充当翻译,为我们解决了很多困难,这让我感到很骄傲。”卓玛巴宗称。

而在索朗央金看来,寄宿制学校的好处还在于能够集中优势教育力量,尽可能为孩子提供最全面的教育资源。“我的两个孩子在学校要同时学习藏语、普通话还有门巴语。到了小学三年级还要开始学英语,这些课程对孩子未来的发展十分重要。”索朗央金称。

“三包”政策给广大农牧民子女带来的好处让索朗央金十分感叹。“等孩子上了大学后,选择一些专业,例如师范、畜牧、兽医、农林类专业都不用交学费。学校甚至还会给孩子们发放补充营养的面包和牛奶。国家的各种补助政策特别好,这让我们感到,即便我们生活在遥远的边境地区,也不会苦了孩子,苦了教育。”索朗央金表示。

“西藏人民自己的选择”

寄宿制学校究竟好不好,藏族民众最有发言权。四川民族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拉加当周,就是从寄宿制学校中走出来的藏族青年学者。2005年,拉加当周从青海的一所寄宿制高中考到北京,最后获得了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作为寄宿制学校的亲历者和受益者,拉加当周认为,寄宿制学校是目前条件下对西藏地区学生最理想、最高效的办学模式。2023年上半年,当美国等西方国家对“西藏寄宿制教育”抹黑时,拉加当周结合自己的亲身体会和考察研究,写了《西藏寄宿制教育最科学、最管用、最普惠》一文予以回击。

“当时这篇文章广为传播,我的很多藏族朋友都在朋友圈中给我点赞,并转发了这篇文章,大家都觉得这篇文章说出了我们藏族民众的心声。”拉加当周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他看来,部分西方国家造谣西藏寄宿制教育存在“强迫入学”、“同化教育”的情况,这完全就是蔑视民众明辨是非的能力,无视寄宿制教育恰恰是西藏人民自己的选择。

山南市第二高级中学在弹奏藏族传统乐器扎木念。(山南市第二高级中学供图)

拉加当周表示:“西藏也曾选择过就近办学等其他方式,改革开放前,西藏几乎‘一村一校’,但西藏地广人稀,村庄分散,交通不便,每所学校学生数量极少、师资力量又不足,很多村校基本上是一个老师承担所有课程的教学,这就导致教育质量难以提高。当时西藏的初中入学率6.5%,高中入学率5.3%,小升初阶段辍学现象更为突出。而在采用走读和寄宿制教育相结合的模式后,有效解决了西藏教育资源短缺且不均的老大难问题。”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0日发布的《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的实践及其历史性成就》白皮书显示,2012年至2022年,国家累计投入西藏的教育经费达2515.06亿元,现有各级各类学校3409所,在校学生94.4万多人,学前教育毛入学率达89.52%,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7.73%,高中阶段毛入学率达91.07%。

一些西方国家选择性无视的背后,是无法伪装的歧视和对偏见的刻意迎合。拉加当周认为,历史上西方的寄宿制学校是一个污点,它有着浓重的殖民主义色彩和严重的种族主义问题,因此当部分西方国家将发生在本国寄宿制学校的“强迫入学”、“文化灭绝”等劣迹编排到西藏的寄宿制教育时,在西方舆论场中就产生了话题性。许多不明就里的西方民众没有来过西藏,不了解西藏的发展成果,依旧在用有色眼镜看待中国、看待西藏,这些误导使他们认为这里还是一个落后的地方,还存在侵犯人权的情况,从而将西藏先进的寄宿制教育制度与西方的“寄宿制学校黑历史”等同视之,以讹传讹。  

山南市第二高级中学学生在学校文艺汇演上表演西藏民族舞蹈(山南市第二高级中学供图)

事实上,寄宿制教育恰恰是西藏高质量发展与人权保障的一种体现。拉加当周认为,西藏寄宿制教育充分体现了普惠性的原则,在党中央和各级政府的努力下,各种教育帮扶政策,极大地弥补了西藏教育资源短缺问题,更好地调配了全国的教育资源到西藏各地,使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都能享受到均等优质的教育,“甚至可以说学校给一些孩子提供了比在家里更好的学习生活条件”。

也正因为如此,部分西方国家恶意攻击西藏寄宿制教育的言论引发了藏族民众的激愤。拉加当周表示:“我个人认为,像美国和加拿大这样真正实行过‘种族同化灭绝’强迫式寄宿教育的国家,在这个问题上是最没有发言权的,它们现如今还在造谣抹黑西藏的寄宿制教育,这只能说明它们还没有从本国寄宿制学校的黑暗历史中做出真正的反省,而是继续站在了人权的对立面。”

拉加当周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西藏采取的寄宿制教育,从更广范围内保证了教育公平,“从我个人的经历和观察来看,这是西藏孩子成才以及走出去看世界最有效的一种途径和方式。对西藏寄宿制教育的恶意抹黑是对这些孩子极大的不公。”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赴西藏特派记者 樊巍 单劼 曹思琦 杨若愚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