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缅甸问题的出路在何方—东盟的结论是政治问题用政治方法解决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09-11 14:51:11 共11242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东盟似乎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途径,但要落实仍很困难,要达到目标更是遥不可及。2015年昂山素季有一句名言﹕我们无需立刻看到遥远的路尽头,我们只需看到可以抵达那里的路就好了。

林锡星

缅甸国防与安全委员会7月31日宣布,批准把原定7月底到期的紧急状态再延长6个月直至明年1月。这是紧急状态第4度延长。

缅甸课题没有快速解决方案,东盟采取的“五项共识”也不能立即解决缅甸问题,但会促使东盟更有效地同缅甸接触。

问题是,东盟该怎么做?在处理缅甸这个棘手的内部问题上,除了继续凭“五项共识”向Tatmadaw政府施压外,也别无其他办法。要Tatmadaw政府改变态度,也并非易事,需要时间和耐性。

东盟领导人日前在峰会上发表19点声明,谴责缅甸境内针对平民的暴力和袭击,并把矛头直接指向Tatmadaw政府。对此,Tatmadaw政府就再次表现出强烈抗拒的态度,指出声明“片面”而且“不客观”。

总体战略上,东盟坚持不选边站乃是明智之举,但个别国家难免成了大国争取拉拢的对象。例如与缅甸毫无瓜葛的东盟观察国东帝汶就大张旗鼓地拿缅甸说事: 8月3日东帝汶总理XANANA GUSMAO声称东盟一天不解决缅甸问题,东帝汶绝对不加入东盟。东帝汶新政府邀请民族团结政府(NUG)外长辛马昂等参加新政府就职典礼;东帝汶总统JOSE RAMOS-HORTS还高调与她会晤。

观察国东帝汶总统拉莫斯前几天又放话:缅甸军政府最终不会赢得战争。他早前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访问时称,缅甸军政府只控制三成的国土,他相信军政府最终不会赢得战争。

亊出反常必有妖,东帝汶的激烈言行与冲动不知来自何方和底气,有点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不能不让人想起2019年远在数千里外与缅甸毫无瓜葛的非洲小国冈比亚在海牙国际法院提交一纸指控缅甸政府对罗兴亚穆斯林进行种族灭绝的诉讼。

鉴于上述种种原因,缅甸联邦共和国外交部对东帝汶使馆发出正式照会,外交部正式照会大意如下:缅甸外交部以2023年8月25日为日期的照会通知东帝汶驻仰光使馆的临时代办必须最迟于2023年9月1日离境缅甸。东帝汶当局不顾缅甸外交部的警告,与被宣布为恐怖组织的NUG反复接触。缅甸反恐中央委员会已于2021年5月8日发布2/2021号命令,宣布CRPH、NUG、PDF(均为反Tatmadaw组织)为恐怖组织。

东盟在一些决策上无法达成共识,其他多数国家仍可决定先行,不会因少数异议而陷于瘫痪。不过,这也等于说,缅甸的发展接下来很可能会陷于停滞状态,国内局势则日益恶化,Tatmadaw政府尚可像往日一样生存下去,但受伤的是广大老百姓。

目前美、中、俄等大国激烈博弈,也许给敏昂莱(Min Aung Hlaing)提供了一些回旋空间,缓解西方的经济制裁。

据统计,欧盟已对缅甸99个人和19个组织实施制裁,称其与Tatmadaw有密切往来或合作,实际上美国和欧盟对缅甸也只能除了制裁还是制裁罢了,缅甸当局和网民对所谓的制裁也就习以为常了。

缅甸军政府现在既要面对反对派愈演愈烈的抵抗,又要治理国家,对于缅北问题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很难凭一己之力铲平毒瘤。中国政府为解决此问题作出了大量努力,与缅方进行了多轮沟通和协商,并达成了联合行动的共识。缅甸军政府首脑敏昂莱也曾当面向中方作出承诺,重视中国公民的安全,愿意与中方展开合作,共同维护边境地区的安宁。综合来看,现在中缅双方联合行动,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7月下旬,中缅关系往来频繁密集,这对稳定缅北局势起了重大的作用。缅中被拖延的合作项目将加速落实到位,2023年8月30日上午10时,中国驻缅甸大使馆陈海大使与缅甸国管委国家副总理兼外交部联邦部长吴丹隋(U Than Swe)会晤,对于加速落实缅中之间的项目,进行了坦诚友好的交流。双方谈的内容有:加强巩固两国之间的“瑞苗胞波友谊”;使缅中两国之间的既定项目尽快落实到位以便获取最大的互利共赢;继续携手合作加强控制中缅边境的稳定和平;中国将继续对缅甸的经济发展给以建设性的资助支撑;关于遣返若开邦逃离难民事宜;在国际社会特别是在东盟以及联合国双方加强互利合作等。

近期东盟领导人对缅甸问题的态度也有缓慢变化。据2023年7月26日吉隆坡讯:“马来西亚表态在不影响人权的前提之下认为应该与缅甸军方进行(非正式)自由对话。”

之前对缅甸问题一直持强硬态度的马来西亚总理安瓦尔在吉隆坡与菲律宾总统小马克斯会晤时如是说:“在不影响人权的前提之下,应该与缅甸军方进行(非正式)自由谈话。”菲律宾总统小马克斯却没有作任何反应。之前马来西亚总理(菲律宾也一样)对缅甸问题持强硬态度,认为不应该与缅甸军方接触谈话。当时,泰国自己安排与缅甸军方(外长)接触进行自由谈话时,马来西亚非常反对,并没有前往泰国曼谷参加,如今态度却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

印尼外长9月4日东盟外长会议开幕式上说,要对“五项共识”认真总结,进行修改。

9月5日东盟外长会议期间印尼外长声称,今后东盟前届主席国、现任主席国、下届主席国要三位一体一道解决缅甸问题,缅甸问题谁也不能在一年内解决,本着帮助缅甸人民的信条,所以三方要同心协力解决问题。

尽管东盟对缅甸问题的态度有微妙变化,但仍万变不离其宗,双方分歧仍很大。

据法新社报道,第43届东盟峰会发表的19点声明中呼吁缅甸国管委和所有相关组织减少暴力袭击,停止针对平民住宅和公共建筑的袭击。

缅甸外交部则表示,缅甸没有代表参加第43届东盟首脑会议,因为缅甸的平等代表权被剥夺,这与《东盟宪章》关于“权利和义务”的第5条相矛盾。

据称,尽管东盟主席就文件草案征求了缅甸的意见,但缅甸的意见和声音没有得到考虑。因此,外交部代表国管委政府拒绝接受东盟领导人关于落实“五项共识”的审查和决定的内容,因为审查不客观,决定带有偏见和片面性。

缅甸外交部再次呼吁东盟成员国严格遵守《东盟宪章》的规定和基本原则,特别是不干涉成员国内政。

缅甸国内真实现状到底怎么样呢?据反Tatmadaw媒体KHIT THIT MEDIA 2023年8月16日仰光讯:“NUG代理总统杜瓦拉希腊(ဒူဝါလရှီးလ)声称军方已经到了穷途末路”。2023年8月15日举办的NUG政府第27/2023次会议上,NUG临时总统杜瓦勒希腊如此说:“缅甸军方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失控崩溃的地步,但是,军方依然会各种手段对革命阵营进行分化,甚至进行挑拨离间,让NUG政府部长之间产生分裂,削弱革命势力,因此革命阵营务必精诚团结,将革命进行到底。”

缅甸的反Tatmadaw势力历来信口开河,爱讲大话和假话。实际上除了烧杀抢刼给Tatmadaw当局造成麻烦之外,也谈不上什么大获全胜,也不能令Tatmadaw失控崩溃,至于阵营内部被分化,甚至NUG政府部长之间产生分裂,那倒是真的。他们那些高官都在西方大国发号施令,脱离地气,寿终正寢是迟早的事。

民盟(NLD)内部也在被分化瓦解,据KHIT THIT MEDIA 2023年8月9日仰光讯:“民盟(NLD)党中央宣布将亨利斑悌育开除党籍”,2023年8月8日,民盟(NLD)党中央开会决议,将由民盟推选上位的副总统亨利斑悌育开除党籍。民盟(NLD)党中央的宣布大意如下:亨利斑悌育(钦族)是民盟党于2016-2021议会期间推选上位任职副总统高职的,但是如今他违背民意与Tatmadaw接触,因此党中央会议决定,正式宣布将亨利斑悌育开除党籍。

现在Tatmadaw政府仍我行我素,缅甸决定弃任2026年东盟轮值主席,致力于解决选举事谊。如今,国际社会也开始关注起缅甸全国选举。

2023年8月31日内比都讯:“缅甸移民部联邦部长接见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FPA)驻缅甸代表”。

内比都移民部联邦部长吴敏斋在会客厅内接见了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PFPA)驻缅甸代表MR.RAMANATHAN BAILAKRISHNAN。双方就缅甸人口普查等事宜进行了交流。这也是对缅甸即将举行的全国选举的一次调查监督。

无论Tatmadaw政府举行或不举行、选择何时举行选举,都会受到抨击,那何不按部就班、稳扎稳打,选择最佳时机才来举行。

缅甸代总统敏瑞(Myint Swe)宣布,把国家紧急状态再延长6个月。这意味着,军政府将无法兑现在今年8月举行全国大选的承诺。

据认为,缅甸要在2024年10月进行人口普查,至少也要在2024年后才能举行全国大选。

在2023年7月12日的东盟外长会议上,东盟轮值主席印尼外长在开幕式上发言时称,缅甸的困境只能通过政治解决才能获得持久的和平。缅甸利益攸关各方坐下来谈,谈出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政治方案以结束危机,这是唯一的方案。但是,东盟努力为结束暴力、恢复谈判的“五项共识”始终未能得到贯彻,也没有产生效果。实际上缅甸诸多“民地武”许多年前早已提岀政治问题政治解决方案,但始终未能达成共识。

东盟似乎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途径,但要落实仍很困难,要达到目标更是遥不可及。2015年昂山素季有一句名言﹕我们无需立刻看到遥远的路尽头,我们只需看到可以抵达那里的路就好了。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