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老友相见—昂山素季一席话掀起千重浪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07-25 11:55:14 共12921人阅读
文章导读 昂山素季从一个家庭妇女走上缅甸民主党派领袖的位置,其中的原因错综复杂,仔细追究,还是因为时机和身份。当理想还只是口号的时候,谁都能喊得很响亮,但一旦落到实处,或许他们才会明白,所有事,说总比做容易得多。

林锡星

如果缅甸Tatmadaw政府无法掌控全局,国内局势继续恶化,国家就有可能陷于内乱,这对东盟和区域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一个动荡不安的缅甸,将成为东盟的累赘。島国老东盟国家当然可以隔岸观火、漫不经心的品头评足,但对近邻尤其是泰国来说是非同小可。泰国更关心缅甸事态是理所当然,勿庸质疑。

2023年6月中旬,泰国在芭堤雅举行了关于缅甸问题的非正式会议。应泰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敦·巴穆威奈(Don Pramudwinai)邀请,缅甸外交部部长吴丹隋(U Than Swe)率领的缅甸代表团出席了本次会议。同时出席的还有东盟成员国文莱、柬埔寨、老挝、菲律宾、越南,以及中国、印度等邻国的外交部长、特别代表、使节等,当时有好几位东盟外长因“种种原因”故意缺席。

泰国军方看守政府绕过下一任新政府举行本次非正式会议,并邀请缅甸国管委(NaSaKa)代表团出席会议,遭到了多方的批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也未派代表出席。

对此,泰国军政府方面的解释是,泰国与缅甸有逾3000公里的陆路、水路接壤边界,与其他国家相比,缅甸的政治危机对泰国造成的影响更大。因此,为尽快解决问题而举行该场非正式会议。

才过了几天,7月9日泰国外长就“秘密访缅”,后来就爆出“泰外长与昂山素季已会晤”的爆炸性新闻。

本次泰国敦·巴穆威奈(Don Pramudwinai)外长与昂山素季会面的时间节点很耐人寻味,恰好是在第56届东盟外长会议召开的前夕。

7月11日,第56届东盟外长会议及相关会议在印尼雅加达召开。缅甸问题毫无意外地继续成为会议的焦点议题。但这次会议令缅甸NaSaKa政府感觉到轻松多了。原先准备对缅甸进行发难的东盟几个国家也哑口无声。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东盟各国也愈发表现出对缅甸局势的不同态度。与泰国、柬埔寨等国继续积极接触缅甸国管委政府外,包括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在内的东盟多国对解决缅甸问题的进度不利,以及缅甸军方对落实东盟“五项共识”的进展缓慢表达出强烈不满。

但无论如何,似乎一切正朝着“局势和平解决”的方向发展中。这是两年来所有什么代表、特使、专员做不到的事,敦·巴穆威奈(Don Pramudwinai)外长在一个月之内就搞定,他探望昂山素季符合东盟推进缅甸和平进程的计划。这次会晤是一个积极进展,是在缅甸军方和昂山素季同意下举行的。

尽管东盟基本共识中继续强调“五项共识”,但这并不能掩盖东盟国家之间的分歧。“五项共识”听起来堂而皇之、没有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套在Tatmadaw头顶上的紧箍咒,用来羞辱Tatmadaw政府,不让他参加高层会议。“五项共识”只有纲领,没有规定如何实施细节,制定者可以随意解释,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当昂山素季与外界隔绝很久之际,她突然选择与她的老朋友泰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敦·巴穆威奈(Don Pramudwinai)会晤,在东盟外长会议上敦·巴穆威奈的爆料,一时间成为国际关注的新闻。敦·巴穆威奈透露的信息有三点:(1)昂山素季健康状况良好;(2)对PDF、NUG她不知情,也不支持;(3)在没有设预先条件限制的情况之下,愿意为缅甸事务协商。

当然,在NUG、PDF内部立即产生极大的冲击与各种反应。对泰国外长转达的昂山素季的言辞,由于不是她本人亲口自由地说出(当尚未获得公开发言权的时候,也只能这样),有人包括民盟党中央对此事的真实性存在疑惑,而且出现很多不同意见的声音。有认为必须遵循昂山素季所说,应该进行和谈,但也有人极度愤怒,宣布走自己武装斗争的路。

随后脸书上出现了一段民族团结政府(NUG)临时总统杜瓦拉希腊(克钦族)的讲话:“尽管昂山素季不支持不承认,我们(NUG、PDF)也要自己走自己的道路,因为我们已经与国外组织联系上,他们会支持我们的武装路线。

数月前,脸书上出现过一则NUG临时总统杜瓦拉希腊(克钦族)的讲话,要求西方向援助烏克兰一样援助缅甸飞机、导弹;最近美国媒体称反军方的NUG政府国际合作部长莎莎博士向美国政府索要5.25亿美元援助。但对此没什么反应。

实际上有识之士早就发觉昂山素季与NUG和PDF之间的关系有问题。6月19日,民族团结政府(NUG)为纪念昂山素季78岁生日举行了庆祝仪式,NUG代理总统杜瓦拉希腊(ဒူဝါလရှီးလ)出席仪式并发表讲话。他表示,“尽管可能在政治上存在方法和战略性关键问题,但昂山素季并没有失去对国家和人民的热爱,昂山素季的整个政治生涯都见证了这一点”。 同时指出,NUG领导的春季革命,不是一场以单一武装道路为中心的群众革命,而是一场以人民道路为基础的伟大政治革命。昂山素季本身也是反抗军事独裁近40年的人。

有些利益攸关者(包括东盟某些国家)以“五项共识”中的停止暴力条款为依据打压和羞辱NaSaKa政府,不让参加高层会议,而暗地里却与NUG、PDF打交道。

早在2021年5月3日下午2:40,在一次采访中 V.O.A主持人问:目前你们(指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RPH、缅甸民族团结政府NUG)的所作所为,有一天昂山素季释放出来,假如她不同意,要你们修改,你们怎么办?NUG“外长”Zin Mar Aung答:“昂山素季绝不会反对代表人民的意愿。” 以上一问一答,重点不在于答案,而是问题,而且重中之重还在于是世界上最大民主大国最具权威的媒体VOA的质疑。

昔卜镇(Hsipaw)前议员吴耶突(登盛政府时期新闻处发言人)在很早之前已表示过,解决问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昂山素季的态度,需要与她在政治桌上谈判,如果有机会与她会面将成为一个焦点,也将会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NaSaKa政府不接受与NUG、CRPH及PDF会谈。

如今人们也没必要对昂山素季的影响力估计过高,因为她已成为西方的弃儿,曾经有过她得势时对88年代的人们不屑的事实,她排除异己,不与其他民主政党合作,搞一党独大。她的影响力已大不如前。

目前缅甸的局势错综复杂,绝对不是昂山素季的一句话,就能迎刃而解。

昂山素季从一个家庭妇女走上缅甸民主党派领袖的位置,其中的原因错综复杂,仔细追究,还是因为时机和身份。当理想还只是口号的时候,谁都能喊得很响亮,但一旦落到实处,或许他们才会明白,所有事,说总比做容易得多。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