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缅甸不会因新的制裁而退却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02-04 15:35:45 共7406人阅读
文章导读 在当前国际环境下,由于没有选举或是否打算举行选举,军政府都会受到谴责。但如果国际社会逼的大紧,继续鼓动反军势力,国内局势持续动荡,军方的立场也不可能退却,很有可能重蹈覆辙,粉墨登场。

林锡星

被调侃为“地图国家”的缅甸,据中国古籍记载它有界无疆。

缅甸的民族问题错综复杂,二战期间,同日本合作的缅族与支持同盟国的克钦、克伦、克耶、掸等少数族裔形成了不同的阵营,加剧了缅族同各少数族裔的分裂。此外,英国殖民者还通过在少数族裔当中征兵(主要是克钦族、克伦族和钦族)和招募警察,利用缅族与诸多少数族裔的矛盾来打压缅族;在少数族裔中传播基督教,并将少数族裔上层的子女送往英国接受教育,以此培养亲英势力等,使得缅族与克伦、克钦、克耶、钦、那加、佤等族群之间在宗教、文化上的差异进一步扩大。

由于1947年“彬隆会议”的成功召开,缅甸于1948年1月4日获得独立,掸族人赛瑞泰出任缅甸独立后的首任总统。但由于掌握实权的缅族总理吴努(U Nu)以及后来靠政变上台的奈温(Ne Win)将军都奉行大缅族主义,各民族邦区并未获得应有的自治权,各地于是开始出现反政府的“民地武”(民族地方武装)。

缅甸这个国家治理难度很大。在今天的缅甸版图上,有很多地方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被分而治之,缅英政府只能管理缅甸人居住的缅甸本部,而且缅甸本部被划归印度的一个省。缅甸本部周围的少数民族地区由英国直接统治。

日本占领缅甸后才采取垂直的治理方法,各民族之间才开始有所交往。

英国殖民统治的重点是印度,对缅甸的管制有限,没有为后者留下一个素质比较高的精英阶层。所以,英国撤离之后,缅甸很快便出现了民族冲突,各民族部落之间相互残杀,至今战火仍连绵不断。缅甸军方(Tatmadaw)几十年的统治又在民众心理上留下了新的创伤。

1947年“彬隆会议”召开之前克钦族人梦寐以求建立包括缅甸还有在印度和中国克钦族人居住区在内的“大克钦国”。后来经过妥协才免强同意加入“缅甸联邦”。

克伦族是缅甸第二大民族,克伦族早在英国殖民统治期间就谋求建立独立的克伦国。从缅甸独立伊始,克伦族就进行了大规模的民族分离运动,直至今日仍如火冲天。

自从缅甸于1948年独立以来,包括克伦族在内的“民地武”就跟政府展开武装斗争,成立了很多民族自治团体,总数达20多个,克伦民族联盟(KNU)只是其中的一个。近些年来,其中有17个团体和中央政府签定了停火协定,但是克伦族却拒绝停火。

1825年,当英国发动第一次英缅战争时,英国殖民主义便利用这种矛盾,诱使克伦族带领英军进攻缅军,曾占领下缅甸,使克伦族与缅族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深。1942年,日本也曾利用这种矛盾制造缅族和克伦族之间的流血事件。1947年,克伦族因对建邦问题不满,随即组建了克伦自卫军。1947年,为了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昂山将军和各个地方武装签订《彬隆协议》,属于英国部队的克伦族没有参加。1947年2月5日,4个武装组织又合在一起,成立克伦民族联盟(KNU)。

为了安抚克伦族人,当选的民选总理吴努(U Nu)任命了一名克伦族出身人的史密斯·邓将军当国防部长。因此缅族人嘲讽吴努不是德钦努(Takin Nu)而是克伦努(Karen Nu)。

吴努总理于1949年2月1日又任命奈温(Ne Win)为部队参谋长,取代克伦族出身的史密斯·邓将军。

1948年7月,克伦自卫军在直通(Thaton)发动武装起义,控制了半个缅甸,几乎攻入首都仰光。之后,又被政府军收复,退守缅甸东南一带。1951年,同中央政府达成协议,建立了克伦自治邦。

综上所述,这就是近两三年该地区战事紧张剧烈的主要原因,加上反Tatmadaw势力把抗争据点设在那里,并把民族问题当成政治工具,使问题变得错综复杂。

真正缅族人之间相互殴斗是发生在实皆省(Sagaing),因为实皆省是全国民主联盟(NLD)的大本营。

今年东盟轮值主席国印度尼西亚外长将着手外理缅甸问题,印度尼西亚计划派一名高级将领前往缅甸,与缅甸军政府领导人会谈,希望与缅甸分享印尼向民主转型的经验。印尼总统佐科2月1日在雅加达接受路透社专访时说:“这是一个方法的问题。我们在印尼曾经历过,情况是一样的…,印尼是如何步上民主之路,这个经历是可以谈的。”

实际上分享印尼向民主转型的经验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早在“缅甸恢复法律与秩序委员会”(SLORC, 后改称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钦纽(Khin Nyunt)政府时期,美国就鼓励缅甸学习印尼民主转型的经验,后来钦纽访问新加坡时,与新加坡当局商谈民主转型的事,结果回到缅甸后就被军事大佬丹瑞(Than Shwe) 废黜了。

后来军事大佬丹瑞(Than Shwe)采用了英国殖民统治时期采用过的双头政治(Diarchy)体制,与昂山素季分享权力,本来运行的还可以,但好景不常, 昂山素季手下清一色是医生,贪得无厌,他们试图依靠民意修宪,并放出清算军方的风声,结果不愉快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如今缅甸的形势不容乐观,各方的评论不一: 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22年缅甸生活在国家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比例达总人口的40%,比2019年的20%多了一倍。公共秩序也有所恶化,抢劫和盗窃事件有所增加;缅甸Tatmadaw接管政权后政治经济动荡,农民罂粟产量因应剧增。

但世界银行2023年1月30日又发布了一项关于缅甸经济形势的报告称,缅甸的经济因冲突干扰、断电和频繁的政策变化而仍在产生毁灭性的影响。虽然一些行业显示出复苏迹象,但国内购买力仍然很弱。据估计,到 2023 年 9 月底缅甸经济的 GDP 将增长 3%。

据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2023年1月31日报道,军事委员会应邀出席了由美国和泰国共同主持的区域军事会议(ADMM)和海上安全专家工作组会议。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表示,邀请军事委员会参加该地区的军事会议是由东盟成员国共同决定的。

五角大楼发言人马蒂·迈纳斯中校(Marty Meiners)表示:“将通过东盟防长扩大会(ADMM-Plus)论坛继续与国际社会合作,敦促缅甸结束针对对抗军事委员会接管政权的暴力行为和释放所有被非法拘留的人员。”

从上述互相矛盾的一些事态和表述来看,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在内对缅甸的要求并不太苛刻,毕竟是内政问题。

经济问题也一样,好也好不到那里,坏也坏不到那里。

尽管国际社会施加压力,但缅甸军方仍我行我素,积极筹备大选事宜,确保完胜。

2022年12月21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涉缅第2669号决议。对此,12月23日缅甸外交部发布声明强势回应道:“缅甸最懂自己的事,缅甸有能力自己解决。”外交部该声明声称,联合国该决议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因为它“干涉缅甸国家内政”。外交部声明还说,当局正在按照“2008年宪法”向前迈进,事实上最应该谴责的应该是反军方阵营(NUG、PDF)滥杀无辜的恐怖行径。声明还说,当局依然遵循2008年宪法,包括举行来年的2023年选举,为维护国家的稳定发展而继续努力。看得出来,如同对待东盟峰会“五项共识”一样,缅甸当局对联合国的该决议,根本不以为然。

军政府实施的紧急状态今年1月底已到期,根据宪法,紧急状态已不能再延长,而选举必须在紧急状态结束后的6个月内举行,因此选举不会迟于今年8月1日举行。

不过,缅甸境内的抵抗势力四起,民众不太可能去投票,因为他们可能会遭到报复。反Tatmadaw的武装力量已放话要对付那些配合选举的人,而据媒体报道,在仰光协助核查选民名单的工作人员已数次遭攻击。

2023年1月5日上午,“巩发党”与37家政党在内比都会晤,以“共同携手协助国家”为题进行了两小时的座谈。会谈时,“巩发党”主席呼吁,所有政党务必友好团结一致,共同携手。

据悉,所谓“协助国家”的言外之意即是协助今年2023年8月即将举行的缅甸选举。缅甸是政党最多的国家,一共有90多家政党正式注册。

军政府1月27日在缅甸官方媒体《环球新光报》上发布由敏昂莱签署的新选举法律,示意大选的脚步临近了。

这项法律取代了2010年的原有立法。新法禁止那些与“被认定从事恐怖行动”或被视为“非法”个人或组织有联系的政党和候选人参选。

此外,想参加选举的政党必须在成功注册后3个月内拥有至少10万名成员,这是过去规定数量的100倍。该政党也须持有1亿缅元资金,并存入国有的缅甸经济银行。政党还必须在注册后半年内在全国至少165个镇区开设办事处。

新法还规定,现有政党必须在两个月内向联邦选举委员会重新注册,否则可能被暂停参选资格三年,甚至最终被解散。这一系列新法可能阻碍民主派精神领袖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参选。

但军方对昂山素季还是不放心。缅甸军政府法庭12月30日以5项贪污罪再判处昂山素季入狱7年,结束对昂山素季18个月来的审判。

昂山素季在2021年2月的政变中被推翻,之后遭缅甸军方囚禁和对她提出一连串指控。昂山素季之前已经在贪腐、非法进口对讲机以及违反官方机密法等14项罪名下被判入狱26年。

内比都监狱特别法庭以5项腐败罪名判处昂山素季 7 年徒刑,致使她的总刑期达到33 年。加上12月30日的新判决,昂山素季的累计总刑期达33年,意味着她将要在风景秀丽的茵雅湖畔的家中度过余生。

驻仰光的总检察长吴季敏(U Gyi Myint)早2021年4月就指出,政变是企图将昂山素季从缅甸政治中驱逐出去。

只要昂山素季还在政坛,军方就永远不会获胜。军方要长期监禁她,消除她在政治上的影响力。昂山素季今年已78岁,她是在用自己的命与Tatmadaw打赌。

据法院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虽然军事委员对会前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的起诉都已结案,但她仍被关押在内比都监狱。

早在去年,军事委员会主席会见东盟特别代表时表示,所有案件宣判完毕后,将对昂山素季转为居家软禁。

据NEWS WATCH报道:印尼外长声称,刚刚担任东盟轮值主席的印尼绝对不会仅仅关注缅甸问题,缅甸问题虽然重要,但绝对不是唯一要做的事。

另外外长还说:“要解决缅甸问题,必须由缅甸人自己决定解决。东盟仅仅是尽量协助促成。”言外之意显然是在重申东盟一贯原则;“不干涉内政”。

她最后还说,印尼在帮助解决缅甸问题之际,不仅一定要与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等东盟国家携手合作,同时一定还要与中国、印度、日本等周边大国家合作。

印尼的态度与立场比较新颖,随着东盟轮值主席国的更换,帮助缅甸解决内部问题以加强东盟团结的机会将再次出现。

但缅甸代总统敏瑞在缅甸国防与安全委员会会议上说,当前“局势特殊”,再延长紧急状态是“合适的”。缅甸国营电视台也引述缅甸军政府领袖敏昂莱的话说,全国330个城镇里,只有198个“百分百稳定”,其余的则不完全在军政府的掌控中。

军政府再次延长紧急状态意味着,原本须于紧急状态结束6个月内,即最迟今年8月1日举行的大选将得再推迟。

2023年1月31日缅甸国管委任期满两年,在内比都召开“国防安全委员会”宣布“缅甸国家目前仍处于非常时期。” 2023年2月1日下午6时,当局终于公布了2023年1月31日在内比都举行的“国防安全委员会会议”的最后决定:由于国家目前仍处于非常时期,根据宪法第425条,“国家紧急状态”再延期6个月,然后根据宪法第419条,自2023年2月1日起,国家的权力再次转交给以三军司令敏昂莱大将为首的“国家管理委员会”,将全国紧急装态再次延长6个月,并宣称会努力实现将来参加议席代表制(PR)选举投票的人数不会少于2020年11月的大选。

同时,缅甸国家管理委员会于2月1日发布第(5/2023)号令宣布,对国家管理委员会成员进行人员调整重组。

在当前国际环境下,由于没有选举或是否打算举行选举,军政府都会受到谴责。但如果国际社会逼的大紧,继续鼓动反军势力,国内局势持续动荡,军方的立场也不可能退却,很有可能重蹈覆辙,粉墨登场。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