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缅甸NaSaKa政府力挽狂澜维系政权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2-12-19 14:42:36 共6646人阅读
文章导读 缅甸内乱加剧是东盟的“主要危险点”,也对推进议程、应对未来构成挑战。

林锡星

缅甸内乱加剧是东盟的“主要危险点”,也对推进议程、应对未来构成挑战。缅甸课题是东盟眼下面对的挑战之一。缅甸局势并未如各方所期望那样有改善,而是继续恶化,暴力冲突也不断升级,缅族主要领袖之间也没有展开对话的意愿。

如今缅甸的内斗已发展到民间撕裂,相比于为富不仁,弱者相食才最可怕。反Tatmadaw阵营滥杀的“异己”都是下层官员(村长、十户长)和一般教师或同乡,他们有什么罪呢?如今被反Tatmadaw阵营滥杀的无辜比Tatmadaw当局绳之以法惩处的人还要多。

旅居美国的昂山素季胞兄吴昂山乌(U Aung San Oo )曾在National Post上以“U Aung San Oo 为国提有益建议”为题发表声明:“国家总理敏昂萊放任军训班、爆破训练班以及提供武器的叛国组织的存在,其后果是令负责保卫城市安全的公务人员不断招到袭击的原因,无辜的人民招到杀害。”

2021年缅甸政局变化,周边东盟国家为此十分关注,早先时间,就发布了“东盟峰会缅甸问题五条共识”,特别是东盟轮值主席首相洪森尽心竭力想帮助邻国解决困境,东盟缅甸问题特使柬埔寨外长以及首相洪森都纷纷访缅,苦口婆心劝说。前不久在缅甸有关当局按惯例在“民族节”期间发布特赦令,放出善意信号。缅甸问题特使宣布,即将第三次访缅,但最终特使的缅甸行程还是泡汤。柬埔寨首相洪森就缅甸问题下了结论:“要解决缅甸困境,至少需要5年”。

尽管NaSaKa主席敏昂萊希望在12月份与“民地武”达成协议并且能如期举行选举,但人算不如天算,战事却愈演愈烈。

2022年11月Tatmadaw与克伦民族解放军(KNLA)和克伦民族防卫军 (KNDO)共发生了290起战斗。

尽管国家管理委员会把2022年定为“和平年”,但从2022年1至11月,在克伦民族联盟(KNU)的6个团内共发生大小战斗4113起,比2021年还多了1000多起。

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夫丁·阿卜杜拉(Saifuddin Abdullah)表示,马来西亚将不会支持缅甸明年举行的选举。美国当局也多次声明,缅甸2023年的选举是不会公正的。

由于近期印度与缅甸当局有密切往来,印尼外长2022-12-13放声印度政府应遵循东盟的规则,否则对解决缅甸问题上让东盟遇到波折。这位女外长呼吁其它所有国家与东盟一致向缅甸当局提议遵循五点共识来解决问题。大家与东盟步调一致,以支持对缅甸问题的解决方案,若各自采取行动,就无法摆脱缅甸目前陷入的困境。印尼2023年将是东盟的轮值主席国,接棒解决缅甸问题。

印尼会坚持“五点共识”还是另寻途径,只能拭目以待。

但缅甸国家管理委员会(NaSaKa)的反应却非同寻常。

在缅甸国家管理委员会(NaSaKa)11月18日举行的第21次新闻发布会上,NaSaKa发言人、新闻部副部长Zaw Min Htun将军声明:“有些东盟国家在对待NaSaKa政府问题上脱离了东盟宪章框架,缅甸在执行外交政策时不会放弃原则,一定会捍卫国家权益,独立和主权是不容侵犯的。”

Zaw Min Htun将军接着说:“我们的政府从2008年开始根据2008年宪法启动一项民主工程,我们的政府绝对不会偏离这个民主方向,要坚定不移地继续走下去。对担当起这样一个依法保证的伟大事业的政府,有些东盟国家脱离了东盟宪章框架对待它。尽管国与国之间打交道时有自己的自由,但他们在利用“东盟”这个组织。东盟宪章是东盟的灵魂,我们为这种偏离形为而担扰,为东盟的将来而担扰。任何偏离基本原则的企图只会令人们对东盟的信任度下降。”

但是他说:“无论如何,緬甸是东盟的一员,没有缅甸参与的任何决议按东盟宪章规定是无效的。无论他们如何操作,东盟内部是有分歧的,我们暂时还会呆在东盟里。”

如今联合国在耍猴一样玩弄缅甸常驻联合国代表席位问题。根据联合国代表资格委员会的报道,吴觉莫吞(U Kyaw Moe Tun)将继续担任缅甸常驻联合国代表。吴觉莫吞大使(U Kyaw Moe Tun)虽然继续担任缅甸常驻联合国代表一年,但无权代表缅甸。

去年,民族团结政府 (NUG) 提名吴觉莫吞(U Kyaw Moe Tun),军事委员会提名昂杜凌上校(Aung Thurein)代表缅甸出任联合国大使,但被拒绝。

东盟拒绝缅甸政府代表参加高层会议,只邀请派非政治人物参加,这也是的首创,显然是赤裸裸地在羞耻一个主权国家。如果撇开什么政治立场和政治正确与否来分析,缅甸除了存在74年的老军阀间的斗智斗勇(相得益彰)以及最可怕的弱者相食(指那些以反军为借口搞烧杀抢却)之外,缅甸Tatmadaw政权比东盟许多国家的政权还牢固。

东盟除了“五点共识外”这个法宝外,并没有拿出一个可操作的、确实可行的动作。你不能把缅甸Tatmadaw政权看着是摇摇易坠的政权,你要让他做妥协,你首先要让他有自信心。

据THET HTWE NAING-FREELANCE JOURNALIST 2022年12月1日报道,路透社记者询问缅甸NUG临时总统杜勒瓦希拉(Duwal Sheila)缅甸情况何时了时,临时总统杜勒瓦希拉语出惊人,他回答道:“因为缅甸军方经常用战机袭击我们,我们目前急需防空导弹,只要援助我们这类能够袭击战机的导弹,我深信半年内我们就能搞定。”

杜勒瓦希拉还透露军方使用的是俄罗斯战机,因此反军方阵营迫切希望国际社会应该立即像援助乌克兰那样,援助缅甸反军方阵营。若这样,缅甸军方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据Myanma Platform 2022年11月15日报道,美国拜登总统也敦促军事委员会参与落实东盟“五点共识”。

据《日经亚洲》报道,现任美国大使托马斯·瓦杰达(Thomas Vajda)将于12月晚些时候任期满回国,美国对缅甸外交关系降级,华盛顿已决定不派遣继任大使。

美国外交部发言人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告诉日经亚洲新闻,当托马斯·瓦杰达大使离任时,将由黛博拉·林恩(Deborah Lynn)担任美国驻缅甸大使馆的临时代办职责。

11月12日在柬埔寨举行的美国-东盟首脑会议上美国总统拜登声称美国-东盟新共识是解决当今世界上最重大问题的至关重要一步,并答应帮助缅甸恢复和平。

11月28日美国副总统访问泰国曼谷时又声称要和缅甸人民站在一起。

美国参议院12月15日以83票赞成,11票反对通过了2023财年的“国防授权法案”,法案中包含援助缅甸的所谓的BURMA Act项目,将援助对抗Tatmadaw政府的NUG、NUCC、CRPH的组织和CDM人员之外,对民地武组织EAOs和人民自卫队PDF的援助也正式列入法案中的援助项目。报道称美国对这些反对势力只是在技术方面的援助,以及边境地区难民的人道主义援助,并非提供他们武器弹药。该法案也授权惩罚与军政府有关和合作的人员和公司企业。

法案通过后观察家认为是对反Tatmadaw势力的极大鼓舞,但实际上对Tatmadaw势力的伤害也不是太大。美国的态度基本上是温和的。

从20世纪历史,以及现在的缅甸局势来看,这个国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还会是军政府统治,这是它的国情决定的。至于缅甸能否完成转型,就要看2023年的选举了。

2015年,吴登盛任期结束,缅甸再次大选,昂山素季代表的“民主同盟”在选举里获胜。军方也认了。

然而,昂山素季集团统治的几年里,政绩乏善可陈,经济上吃吴登盛总统时期留下的红利,北方的少数民族问题无法解决,基本原地打转。

缅甸NaSaKa政府在经过疫情天灾以及政局动乱的冲击之后,的确是希望做点实事,特别是开展经济尤其是农业、出口贸易以及旅游,因为这是解决最基本民生问题的关键。

2022-2023财年头8个月出口大米128万吨,比去财年同期增长14万吨。

鉴于缅甸未能兑现与东盟达成的五点共识,以致对解决缅甸问题一直没有进展,在东盟领导人会议上缅甸代表的席位一直处于空缺。反观经贸方面,2022-2023财年4-8月5个月内,与东盟的贸易额则达到50多亿美元;其中与泰国的贸易额为近25亿美元,居首位;与新加坡的贸易额有18亿美元,占第二位;与印尼的贸易额是5.35亿美元,占第三位;与马来西亚的贸易额为4.9365亿美元,与越南的贸易额为2.2256亿美元,与菲律宾有8600万美元,与柬埔寨有308.6万美元;与文莱有3016.6万美元。

从缅甸投资委员会获悉,至今已有52个国家投资缅甸,外国投资项目包括12个领域。主要还是:电力能源、燃油天然气、其他生产业等。来年一整年,外资投资额有望达到150亿美元。

自缅甸2021年政局变化后,缅甸与俄罗斯的关系颇为密切,双方派了不少团队互访,但雷声大、雨点小,像是一场秀。缅甸从俄罗斯购买武器和石油是真的。

据POPULAR NEWS 报道:2022年12月8日开始燃油价已经连续5天持续下降,维持在每公升1900缅币(Kyat)左右。12月12日的燃油价是,#92每公升1785至1805缅币;仰光其他燃油价,#95每公升1895缅币;柴油每公升2185缅币。

但缅甸要真的发展经济还是要靠中国,但要低调,多做少说。

就从边贸开始说起:

近日中缅边贸开始重启,预计来年2023年1月10日中国春节前后,中缅边贸木姐—姐告口岸,有望重新开启。

木姐商会副会长吴敏登(U Myint Thein)说:“现在若瑞丽大桥以及木姐-姐告口岸能够重开,那么缅中边贸就能够恢复如初。而且我们希望,不仅仅是这一个口岸(指木姐-瑞丽),其他4个口岸也都能够重开,那么缅中边贸肯定立即能够恢复到疫情之前(2018-2019)的最佳状态。我们十分期待,也很有信心。”

2022年11月23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接受缅甸最大传媒集团瑞丹伦下属天网电视台One News频道独家专访。陈海大使全面介绍了党的二十大重大意义和主要成果,结合习近平主席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七次峰会、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等重大外交行动,介绍中国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外交政策,阐释党的二十大和中国式现代化为中国同缅甸在内的东盟国家合作带来的新机遇。陈海表示,中方始终秉持为缅甸国家和人民好的理念,在“一带一路”、中缅经济走廊框架下同缅方开展多领域合作,相信中国新时代新发展将为中缅合作带来新机遇,为两国特别是缅甸人民带来更多福祉。

缅甸是中国的近邻,我们有20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有很多合作增长点。缅甸同时也是“一带一路”合作的重要节点国家,我们期待同缅甸各界继续携手共建“一带一路”和中缅经济走廊,尤其要使这些合作的成果更早更多地惠及缅甸人民。

2022年11月27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与国际合作部部长吴哥哥莱(U Ko Ko Hlaing)在內比都举行了会晤。会议期间讨论了如何通过目前实施中的两国合作项目促进双方的共同利益。此外,还讨论了加强新冠肺炎防控方面的合作;继续为缅甸的和平进程提供支持;继续合作维持边界的和平与稳定。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