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缅甸局势牵动四方:劝和成周边各国焦点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2-08-17 14:36:43 共2919人阅读
文章导读 至于问及缅甸是否寻找另外的平台组织加入时,发言人直言不讳地说缅甸正在协商加入“欧亚经济组织”,曾派多位部长出访参观协商,同时也在研究和探讨加入世界上的其它组织,但没有具体说明。看来缅甸和东盟的前景真是“不容乐观”。

作者:林锡星

缅甸每年6月后进入雨季,7、8月常有瓢泼大雨,一直到10月中旬雨季结束。一般这个季节Tatmadaw和各路民地武都会偃旗息鼓、修养生息。等到年底雨季结束后,再发动新一轮旱季攻势。这已经形成常态。这种战争一般都在人烟稀少的边远山区进行。但自从2020年发生宪政危机后,形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鉴于缅族反军势力致力于内斗外溢,把“民族斗争工具化”以后,已稍微平静了的“民地武”与Tatmadaw的内战又沉渣泛起,烧杀抢劫在缅族居住地区遍地开花,在中南半岛激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政治漩涡。

Tatmadaw为了安抚周边少数民族、巩固边境,在平靖“民地武”时一直采取极为谨慎的姿态;泰国深受缅甸动乱骚扰,在反制过程中不得不权衡自己的得失,始终保持与缅甸Tatmadaw的友好亲善关系;美国当然重视缅甸局势,不过对于美国而言,让缅甸现政府倒台或许更重要,或者再乱一点也在所不惜;中国在积极斡旋,坚持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持续推进政治和解,但不为人所动。

除了中国和缅甸行政管理委员会(NaSaKa)外,没有人提“宪法”,似乎“2008年宪法”不存在一样。缅甸当前发生的是“宪政危机”和“利益分霑”恶斗,却被伪装成“民主”与“专制”之争。

缅甸:我行我素、虚与委蛇

从目前情况看,谁都毫无和谈的意愿。Tatmadaw的策略是:

一、把昂山素季搞臭,现年77岁的昂山素季目前被控18项罪名,军事委员会以6起案件判处昂山素季11年徒刑,现在又以与 Daw Khin Kyi (昂山素季的已故老妈)基金会有关的4起案件再判处她6年徒刑。昂山素季确实被抓住一些把柄,如今是吃不了兜着走。

据法新社报道,7 月 1 日,国家行政委员会(NaSaka) 发言人表示, Nasaka与昂山素季之间的谈判并非不可能。NaSaka发言人 Zaw Min Tun 称:“在政治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们不能说与昂山素季的谈判是不可能的。”

不过,据全国民主联盟(NLD)圈内人士称,老太太很固执。想当初只要她一句话,也就不至于酿成今天这个样子。

如今全国民主联盟(NLD)已碎片化,不知昂山素季还有多少能耐来整合他们。

二、稳住与Tatmadaw关系好的“民地武”,目前已完成与10支“民地武”的第一轮和谈,并准备进行第二轮和谈。

三、招安,在泰缅边境开设欢迎营地,目前已陆续有人投诚。根据军事委员会的声明,3156 名 CDM 基础教育人员和 231 名包括 PDF 在内的各种组织的武装反对者已重新进入法律框架。

四、据POPULAR NEWS JOURNAL2022年8月14日报道:“缅甸各地将组织人民安全组织进行治安自卫。”这是2022年8月10日上午在国管委(NaSaka)主席会议室举行的会议上,国管委副主席军方二把手如此宣布的。

五、缓解国际关系。军事委员会主席敏昂莱(Min Aung Hlaing)称,今年他将优先落实与东盟达成的5点共识中的优先事项。敏昂莱在 8 月 1 日上午 8 点向公众发表讲话时表示,他已履行了 1 年半的国家职责。他说,“由于 Covid-19疫情,很难执行东盟5点共识。今年,在东盟5点共识中,我们将按照东盟的原则开展工作,”他在讲话中补充说:“我们正在以最好的方式处理国际关系,并尊重《东盟宪章》。”

除此之外,为2023年的选举筹备工作,也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东盟:颇费思量、意见不统一、缺乏调解成员国内部事务的能力。

首先是老东盟与半岛东盟国家的意见大相径庭,半岛东盟国家大都与缅甸有共同经历,对缅甸比较宽容,不会说三道四,也不会越俎代庖。岛域老东盟也基本上保持冷静,支持“5点共识”。

泰国与缅甸边贸繁忙,边界地区存在毒品与武器走私问题、难民与非法劳工问题、天然气供应问题与能源合作问题、政治犯越境避难问题、边贸更是繁忙,因此双边始终保持良好关系。

唯独马来西亚处处与缅甸过意不去,可能是本国的政局比较紧张或者对缅甸在处理“罗兴亚”人问题上不满,不时提出令人惊讶的话题,马来西亚有关当局甚至提议在难民与人道主义援助上与反Tatmadaw 的“民族团结政府”(NUG)合作,其态度比较符合西方的教条。而“民族团结政府”(NUG)也以桃报李,其“外交部长”甚至信口开河,否认了过去“全国民主联盟”(NLD)资政昂山素季对“罗兴亚”人的态度,并答应让穆斯林在缅甸西北近1/5的土地上建立自治区。

柬埔寨作为东盟轮值国主席,在处理缅甸问题上颇费心机。柬埔寨外交部长兼国际合作部长普拉萨德坤在6月29日至7月3日作为东盟驻缅甸特使第二次访问缅甸,7月6日返回金边时,他告诉记者和外国外交官,行政管理委员会(NaSaka)领导人暗示,反对派必须改变主意,停止攻击Nasaka。Nasaka 的原则是必须包括三件事:首先是,如果反对派想要加入政府,就必须停止试图推翻政府;第二点是他们不会取代(NaSaka)政府;第三,2008年宪法必须是和谈的基础。

柬埔寨外交部长兼国际合作部长普拉萨德坤尽管熬费苦心,仍看不到双方有丝毫妥协的苗头。受到各方的压力,他声称,自己又不是“超人”,不可能一下子解决问题,呼吁大家要有耐心。

美国:当然重视缅甸局势,不过对于美国而言,让缅甸现政府倒台或许更重要,或者再乱一点也在所不惜。如果没有中国,美国或许对缅甸毫无兴趣,美国基本上是被缅甸海外侨民牵着走的,因为Tatmadaw和昂山素季都不是美国称心如意的人选。

在8月5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谈到了即将举行的军事委员会选举。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敦促国际社会不要承认即将举行的2023 年军事委员会选举。他说:“在当前情况下,明年将由军事委员会举行的选举不会是自由和公平的,因此我敦促国际社会不要承认选举计划。”

早在1994年4月23日,前总统卡特时期的缉毒顾问伯恩访问过坤沙MTA总部。据缅甸政府透露,1995年又曾有美国议员访问坤沙的地盘(现在的南佤),美国人提出向坤沙蒙泰军(MTA)提供武器和财政援助的建议,并承认其“掸邦国”,作为回报,蒙泰军(MTA)必须同意在其管辖区内建立一个巡航导弹基地,但被坤沙拒绝了。可见美国对该地区关注的是政治,而并非毒品或民主问题。

日本:日本认定缅甸是亲日国家,与缅甸保持良好关系,对缅投资不减反增。

日本是缅甸的重要投资者,根据日本对外贸易振兴机构JETRO(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是有日本政府背景的一家机构)的一项调查显示,70%的日本在缅企业将会继续运行或扩张业务,52.3%回答将维持现状,13.5%将会扩张,27.5%回答将削减,仅有6.7%回答将撤离缅甸或迁移国外。

以上是2021年8月至9月,对在缅投资的日本企业进行调查后,12月份公布的结论,有近180家企业和公司参与此次调查。据称,截至2021年6月底,在缅甸的日本企业和公司共有433家。

《缅甸之光日报》、POPULAR NEWS JOURNAL等2022年8月11日内比都报道:“日本议员MR.HIROMICHI WATANABE为首的代表团与国管委主席会晤”。在与国管委主席看守政府总理会见时,日本议员如是说:“将加大力度对日缅经济合作的投资”,同时还透露,日本还将在内比都正在兴建的“全球最大佛像”公园内种植樱花以表达日缅友谊长存。

媒体对日本与Tatmadaw(包括印度)的关系视而不见。

中国:恩威并重,反复重申既定态度。尽管缅甸一些人受NGO挑泼,对中国很不友好,但中国与Tatmadaw和“全国民主联盟”(NLD)均保持良好关系。

中国与“全国民主联盟”(NLD)有过一段蜜月期,昂山素季还亲自担任“中缅经济走廊”建设和“一带一路”掌门人,但她周围都是一帮亲西方的政客,对中缅经济合作采取“对冲”政策,能拖就拖,能削减就削减。

中国与Tatmadaw也有一段“孽缘”,Tatmadaw的第4号人物登盛(Thein Sein)总统拿中国利益当投名状出访民主大国,紧接着解除报禁,引进NGO,也伤害了中国。

因此不存在中国偏谁的问题,中国只希望缅甸太平。

2022年7月3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缅甸蒲甘同柬埔寨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布拉索昆就缅甸局势交换意见。布拉索昆介绍了作为东盟缅甸问题特使访缅情况。

王毅赞赏柬埔寨接任东盟轮值主席国以来积极斡旋缅甸问题,重点阐述了中方在此问题上的三个期待。

一是期待中国东盟共同推动缅甸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持续推进政治和解,鼓励缅各党派以国家大局和人民利益为重,理性务实、互让互谅,兼顾各方合理诉求,早日恢复稳定、实现和平。

二是期待中国东盟共同推动缅甸重启民主转型进程,实现还政于民愿景,探索符合缅甸国情、具有缅甸特色的政治发展道路。

三是期待东盟秉持“东盟方式”,坚持不干涉内政、协调一致的基本原则和传统,保持定力,排除干扰,耐心协调,建设性落实东盟“5共识”,维护东盟整体团结和主导地位。

俄罗斯横空出世,带来了美俄搏弈,决非吉祥征兆。

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8月3日率代表团抵达缅甸首都内比都进行访问。俄罗斯塔斯社的报道引述拉夫罗夫在与缅甸领导层会谈时的话说:“我们声援(军政府)旨在稳定缅甸局势的努力。”

最不幸的是俄美在缅甸博弈。缅甸和俄罗斯将深化军事和使用核能方面的合作。探讨了两国利用核能在科研、医药生产、农牧业、食品业等领域展开合作的空间,并签署了核能合作谅解备忘录。

至于问及缅甸是否寻找另外的平台组织加入时,发言人直言不讳地说缅甸正在协商加入“欧亚经济组织”,曾派多位部长出访参观协商,同时也在研究和探讨加入世界上的其它组织,但没有具体说明。看来缅甸和东盟的前景真是“不容乐观”。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编者按:该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和观点。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