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方接管政权四个月 缅甸安全形势观察

编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1-06-03 13:54:26 共314人阅读
文章导读

作者:沧海君

自缅甸军方于2月1日接管政权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到现在已经整整四个月了。军方接管政权之后不久,出现了缅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抗议示威活动,同时由于大批人员参加罢工,导致很多银行、店铺、工厂停业,社会经济运转一度陷入停顿;进入四月以后,一方面缅甸各大城市的游行示威等抗议活动的规模和数量都开始远远少于之前,大部分罢工人员开始复工,银行、店铺相继恢复营业,社会经济运行初步得到恢复,但另一方面爆炸、枪击以及纵火事件则频繁发生,加上多支少数民族武装持续与政府军发生激烈冲突,让人们对缅甸的安全局势倍加关注。而通过以下五个方面的评估,可以让人们对缅甸的安全形势以及今后的走势,形成比较清晰的印象。

(一)兵力对比悬殊 民族武装冲突主要局限于边境地区

在缅甸军方接管政权之后不久,由10支已签署全国停火协议的少数民族武装组织组成的缅甸和平进程领导小组就于2月20日通过视频会议达成一致,反对军方接管政权,之后军方虽一再表明愿意继续以全国停火协议为框架进行谈判,但均遭和平进程领导小组拒绝。在近四个月中,缅甸的克钦独立军、克伦民族武装、德昂民族武装等多支少数民族武装在多个省邦主动向政府军发起攻击,占领了一批重要据点。

虽然过去数年中,这些民族地方武装与政府军之间也不时发生冲突,但是在最近几个月中,冲突的频繁程度和烈度都远超以往。据缅甸克伦民族武装统计,自5月1日至26日的近一个月时间里,该武装与政府军交火193次,致政府军方面128名官兵阵亡,其中包括1名上尉。同时,克伦民族武装还攻占多处重要军事据点。在冲突中,该武装2人阵亡,9人受伤。有1名平民在交火中丧生,5人受伤。而从2月1日至4月8日,克伦民族武装与政府军交火200余次。这也就是说,仅仅在对克伦民族武装的方向,缅甸政府军在近三个多月中,作战就超过四百次,伤亡数百人。而在北方的的克钦独立军则是在克钦邦、掸邦、实皆省三线出击,攻占了包括帕敢翡翠矿区、德乃琥珀矿区等多处重要军事据点,与政府军之间的交火也达到了数百次,并给政府军造成了上百人伤亡。

「克伦民族联盟」(Karen National Union, KNU)(AFP)

虽然缅甸政府军目前面临同时与多支民族地方武装作战的困难,在战斗中频繁失利,并且由于士气低落出现了部分官兵向民族地方武装投诚甚至逃往其他国家的情况,但是从兵力对比来看,政府军仍然保持着绝对的优势:缅甸的现役部队在四十万到五十万之间,另外还有十多万预备役人员,目前的战斗减员和投诚、逃跑人员所占比例很小;而近期与政府军冲突比较激烈的民族地方武装中,克钦独立武装的作战部队有大约一两万人、克伦民族武装的兵力在一万人左右、德昂民族武装的兵力大约为三五千人。全部的十多支主要民族地方武装的兵力加在一起也只有十多万人,最多只相当于政府军的不到五分之一。由于兵力对比悬殊,所以目前几支民族地方武装在部分地区获得的胜利,距离改变整体力量对比还相当遥远。而且在缅甸的民族地方武装中,像实力较强的佤联军等一些武装目前并没有加入到对政府军的作战当中,所以,目前民族地方武装的攻势还远远无法动摇政府军对国家大部分区域的控制。

而且,从作战区域来看,目前,缅甸民族武装与政府军作战的主要区域仍局限在边境省邦,不仅距离仰光、曼德勒这样的大城市很远,甚至在一些发生冲突的省邦,民族地方武装也没能控制当地的主要城镇,这是因为双方不仅兵力对比悬殊,而且在装备上的差距更大,缺少重型武器的民族地方武装在山地作战具有优势,但却难以实现占领和控制主要城市的作战目标。

另外,缅甸的国土面积超过67.6万平方公里,是东盟国家中大陆面积最大的国家,(如果放在欧洲来比较,这个国土面积大于法国;如果放在中国,大致相当于云南、贵州和重庆面积的总和),所以在这样的国土面积上,政府军与民族地方武装目前在边境地区的冲突,对于国家整体的经济运行,目前还没有形成太大影响。

(二)新组建的民间武装短时间内难以形成有规模的战斗力

以民盟人士为主的反军方力量于4月16日宣布成立缅甸民族团结政府,之后于5月5日宣布将组建人民防卫军,缅甸国家管理委员会随即于5月8日宣布民族团结政府、人民防卫军等组织为恐怖组织。5月28日,人民防卫军在网上发布视频,展示首支部队在南部军区完成训练,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内政部长吴伦哥腊出席典礼,并检阅部队。视频中显示的部队仅有数百人,装备也比较简单,因此据专业人士评估,这支部队在短时间内还难以形成有规模的战斗力。

人民防卫军

另外,在民族团结政府宣布组建人民防卫军之后,缅甸数十个镇区的反军方民众先后宣布组建了人民防卫军在当地的分支,但是目前这些新成立的民间武装中,与政府军进行有规模作战的主要仍是在实皆省、钦邦、克耶邦等边境地区,难以对缅甸腹地的安全构成影响。而且从军方在部分地区缴获的武器来看,这些主要依靠自制武器的民间武装,作战能力要远低于组建多年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

(三)部分反军方人士靠极端方式难以实现逼停社会经济运行的目标

近两个月来,在缅甸的仰光、曼德勒、毛淡棉、东枝等主要城市,发生了数百起爆炸、纵火和枪击事件,一些反军方人员希望通过这种极端方式阻止军方对社会经济恢复运行的推动,进而达到瓦解军方统治的目标。

在最初一段时间里,学校、银行、镇区基层办公室等机构是爆炸、纵火和枪击的主要目标,其中对银行的袭击主要是为了阻止金融机构的运营;对基层办公室的袭击主要是为了阻止军方控制下基层政府的运转;对于学校的袭击,则主要是为了阻止学校复课。据缅甸国家管理委员会5月28日发布的统计显示,自5月1日至26日,缅甸各高校和中小学校园累计发生18起纵火事件和115起爆炸袭击。在5月5日缅甸高校复课当天,仰光德贡大学等高校附近就连续发生多起爆炸,让很多原本准备返校的高校学生非常恐慌。而根据缅甸社交媒体的信息,目前缅甸中小学的报名率不足10%。

缅甸军方缴获的土制炸弹

针对这种情况,缅甸军方已经加强了对于学校、银行和基层办公室等机构的安保力度,这类机构周边都派有军警驻守,而且用沙袋构筑了掩体,因此在今后一段时间,这类的爆炸和纵火事件将会逐渐减少。另外近期还发生了多起以片区基层管理人员为目标的枪击事件,但是这除了让很多在政府基层机构工作的人员形成恐慌和戒备心理以外,并没有实现阻止这些机构运转的目标。

从最初发生的一系列爆炸的实施效果和一些制造炸弹过程中出现的意外来看,很多制造炸弹和投放炸弹的并非专业人员,因为一方面自4月初到5月初发生的一系列爆炸事件中,不少炸弹或者由于威力不足、或者由于没有投放到有效地点,并未造成人员伤亡或建筑物损坏;另一方面,在5月4日和6日,缅甸的勃固和仰光先后出现了两起制造炸弹过程中因操作不慎引起的爆炸,其中在勃固发生的爆炸造成了包括一名民盟议员在内的五人身亡。

自5月中旬以后,缅甸各地爆炸事件中造成伤亡的比例在不断提高,说明一些制造炸弹的人员在操作上正逐步熟练,在炸弹的投放上也开始将普通民众和民用设施作为目标。5月25日和29日,在仰光和曼德勒的两场婚礼先后遭遇伪装成礼物的炸弹袭击,其中在仰光的这起爆炸造成了包括新娘在内三人当场身亡;而在仰光、东枝和木姐,则连续发生了多起投放在路上的炸弹导致过路行人或者驾车人员的伤亡;另外一些桥梁、加油站和超市停车场也成为爆炸袭击目标。这些以普通民众和民用设施为攻击目标的袭击,加重了人们出行的恐惧,同时也引发了不少人的反感。

近期缅甸警方接连破获了多起自制攻击性武器的案件,缴获了大量制作炸弹和枪支的工具和材料,其中仅5月21日,缅甸仰光警方就根据线索逮捕到了23人,查获了定时炸弹44个、自制炸弹2080个、燃烧瓶58个、自制手枪24支等。由于缅甸存在大批反对军方统治的人士,所以在一段时间内,这种采用极端方式发动的袭击还难以迅速消失,但是将会随着警方打击力度的加大和失去民众的支持将逐渐减少,同时试图以这种方式逼停社会经济运转的目的将难以实现。

(四)汇率与物价 成为保证经济安全运行两大关键

近四个月来,缅币汇率暴跌与物价飞涨,成了影响缅甸社会经济安全运行的两大主要风险。

5月9日,缅币汇率从2月初的1300多缅币兑换1美元,跌至1660缅币兑换1美元,创历史新低,之后市场汇率一度跌至1700多缅币兑换1美元,而且继续下跌趋势明显,引发了缅甸民众恐慌。之后缅甸央行先后六次向市场大笔投放美元,其中5月9日和12日各投放了600万美元,5月17日、18日和20日各投放了300万美元,整个5月共投放了2400万美元平衡汇率。加上2月3日投放的680万美元,缅甸军方自接管政权以后,已投入超过3000万美元稳定外汇市场。在缅甸央行的强势干预下,缅币汇率近日相对稳定,下跌趋势初步得到缓解。但是,在之后几个月,汇率能否继续保持稳定,将成为政府保证经济安全运行的重要指标。

同时,缅甸物价飞涨,让很多民众的生活出现了严重困难,据统计,目前,缅甸的大米、食用油、肉类和蔬菜都至少上涨了百分之15%,加之缅甸目前食用油存在巨大进口缺口,预计将继续上涨。同时,受缅币贬值影响,占缅甸药品市场85%的进口药目前已涨价至少10%,并且有部分药品开始出现短缺。同时,经济受疫情和政治动荡的严重影响,很多人近期收入锐减,因此不少经济界人士担心,如果物价的继续上涨,极有可能出现社会动荡,因此需要政府采取有力措施稳定物价。

(五)多项恢复社会经济运行举措与疫情防控形成矛盾

为了减少大规模罢工对经济形成的影响,缅甸军方在接管政权之后,采取了多项措施推动社会经济恢复运行,但是一些政策却对新冠疫情防控出现了严重的矛盾。其中,规定乘坐国内航班人员不需要提交新冠检测证明和要求仰光、曼德勒等地多处市场强行开业,都存在很大的疫情传播风险。同时,近期,缅甸西部的若开邦、钦邦和实皆省,中部的勃固省和伊洛瓦底省、北部的掸邦都发现了大批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西部各省邦发现的确诊病例中由一部分已经确定是从印度和孟加拉国返回人员携带的。因此,如何在推动经济恢复运行的同时,避免疫情蔓延和爆发,是目前缅甸面对的一个重要安全课题。

(沧海君)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