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蔡英文当选总统 施明德:毛骨悚然

编辑:自由时报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15-07-23 05:52:09 共1820人阅读
文章导读 若蔡英文当选总统 施明德:毛骨悚然

 

若蔡英文当选总统 施明德:毛骨悚然

2015-05-25自由时报

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宣布以独立身分角逐明年总统大选,提到对可能对手的看法,他直批,蔡英文「不适格」,更说蔡英文如当选总统,让他毛骨悚然。(资料照,记者王敏为摄)

〔实时新闻/综合报导〕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宣布以独立身分角逐明年总统大选,今早接受周玉蔻专访,谈到对可能对手的看法,他直批,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不适格」,更说想到蔡英文如真当选,让他毛骨悚然。

    据《联合新闻网》报导,针对所有可能的对手,施明德从国民党谈起,他认为,月初赴中出席「国共论坛」的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已经不可能加入这战局,不然人民会质疑其访中目的,而提到王金平,施明德则说,如国民党愿意征召王金平,他应该会接受。

    近日,施明德将炮火对准蔡英文,他认为,蔡英文在国家重要问题上讲不清楚,宪改主张也变来变去,再批她为「空心菜」,施明德表示,民进党提名谁都好,但他就是认为蔡英文「不够格」,还说,想到蔡英文当选,就会让他毛骨悚然。

施明德对蔡英文的看法  (值得一读,看看施明德对蔡英文的形象怎么说)

    我是一个对「总统」绝对不信任的人。 这是我的政治哲学、知识和一生经验所得的结论。因为绝对的权力不只会使人腐化,也会使人邪恶!

    回顾我一生都在扮演着一个艰苦的角色「总统的敌人」!蒋介石、严家淦、蒋经国、李登辉都关过我;陈水扁是我奋力把他送进大牢;而对马英九我也下笔批判他、攻击他、纠正他,不假辞色。我确信台湾最恐怖、最邪恶的动物名字叫做「总统」!不管在戒严时期或民主化的今天都是如此!我们不能不时时提防。

    百万红衫军整个月包围着总统府,也赶不下一个贪腐的陈水扁。而且陈水扁迄今都还不向人民低头及悔罪,从那时到今天却还有很多各界的领袖、派系、政党在支持他、挺他!因为他当「总统」时拥有太多的资源,包括权位、金钱、名誉,早已收买了数不尽的阿扁们!

    2016年又到了总统选举年。我极其谨慎地又将扮演着「总统的敌人」的角色。

    我不想有一天再从「支持者」变成「反对者」,而产生后悔、懊恼的自责。

蔡英文被严密保护着

    在现有的政党势力保护下,除了许信良没有政、商、媒的保护网外,其他三人:马英九、蔡英文、苏贞昌我们都无法检视他们的全貌。其中「最谜样的总统候选人」就是蔡英文。

我努力要了解她,发现她自我保护和被保护得极其严密。这样的人一旦变成台湾最恐怖的动物「总统」,台湾将会如何?坦白说我不寒而栗。

    从网络上查知的静态经历数据显示,她涉入政坛从1992年起先后被连战、李登辉提拔,担任国民党高官。2000年政党轮替后又被阿扁高升。7年前才加入民进党。两年多前竟然变成了民进党的主席。背后是哪些巨大势力在簇拥她,以便日后得此大收割?

    近期的动态数据更凸显了她的谜样!她领18趴却大骂18趴;她高调去彰化反国光石化,人们却发现她就是在行政院副院长任内大力落实国光石化的人!现在她反核四运转,而当年她是催促核四赶工的人。对「戒急用忍」,对「ECFA」她都有前后矛盾的发言。现在她每做一件大动作,世人都会发现她「正好」有相反的纪录!她这种谜样的程度,连性倾向都早已在社会中引起广泛的窃窃私语。

    盲目地选出一个「谜样的总统」将是台湾的大灾难。我一生的「正业」正好是「总统的敌人」,对我即将面对的「新敌人」,我不可能不枕戈待旦,也不可能不检视他、监视他、剖析他!总统职务是一个中性的角色,我不会因为「蔡英文」是女性就对她手软。

    针对蔡英文总统候选人,不是女子蔡英文!

    抽丝剥茧,努力要了解「谜样的总统候选人」蔡英文有什么不对?

    如果蔡英文只是一个平凡女子我不会闻问她个人的种种。

    如果蔡英文只是主委、副院长、党主席我也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幸她今天要选「总统」而且呼声极高,可能成为2016台湾最恐怖的动物「总统」!

    所以环绕「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的一切问题,一夕之间都不再是女性议题、同性恋议题,它们不折不扣全然变成「总统议题」!选民都有权要求「准总统蔡英文」回答。她无权把问题透过其保护势力转移、窄化、肢解成女性问题、同性恋问题及人权问题!

别人不在乎,「总统的敌人」在乎!

    这两天某些妇女团体、同性恋团体、政客把我针对「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的提问

    扩大成全国未婚女性都应做性向表态,以及扭曲成我在强迫同性恋者出柜都是恶意的攻讦,我不必回应。蔡英文是否为同性恋者早已是台湾社会未公开的议题。

    如果有一天吕秀莲、陈文茜、高金素梅、李纪珠和陈菊等未婚女性出来竞选总统,我还提问这些话题,我才是白目又无知。

隐匿总统的性倾向,怎会与公共领域无关?

    台湾总统的权力与影响力大到人们难以想象的程度。「第一先生」或「第一夫人」在台湾的影响力是非常巨大的。总统隐匿性倾向会造成法律、社会和媒体无法监督总统的亲属关系。

异性配偶须报财产

    我国法律目前所规范的总统亲属关系都是以异性婚姻为唯一基础。我们大胆假定蔡英文当选总统而她又是个同性恋者,依现行法律只能要求她申报「异性配偶」的财产,限制她「异性配偶」的任官权及种种行为回避。而她不会有「异性配偶」,所以她任何「同性配偶」就算社会知情,法律上完全却无法加以监督与限制。

    这时她任命其秘密「同性配偶」及其家属担任大官或掌管国营事业,甚至要其「同性配偶」担任「吴淑珍」藏钱、拿钱、洗钱、卖官的角色,请问社会、媒体如何监督?在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我们又要用什么法律来追诉她不具合法地位的「配偶」及其亲属?

    为了要预防或监督国家将来可能遇到的弊端:总统同性配偶沦为「吴淑珍」,我才会请问「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的性倾向?同性恋的爱情和异性恋一样伟大、一样神圣,社会想了解「总统候选人」是否为同性恋怎么会是不应该?怎么会是「侵犯人权」?怎么会是「性别压迫」?请问总统候选人蔡英文想躲避这个问题又是为什么呢?若她是基于选票考虑那就是不道德,也是对台湾社会的不信任。

    这两天台湾社会表现证明台湾人民对同性恋的包容与尊重是相当高。

没有出柜的诚信与勇气如何领导国家?

    全世界现在看得到的同性恋政治领袖还不少,冰岛女总理西达朵提、柏林市长沃维莱特(德国社民党的可能总理人选)和巴黎市长德拉诺埃(宣布角逐法国社会党魁,考虑2018年角逐法国总统)等等都是「出柜」的同性恋政治领袖。没有出柜的诚信与勇气如何成为政治领袖。

    相反的,在位而未「出柜」的同性恋政治人物,一旦衣柜被打开反而变成丑闻没有不下台的(英国前财政部次长劳斯也被揭发滥用职权领取国会房屋津贴,用纳税人的钱付房租给他的同性男友,后辞职平息风波)。

问题不在同性恋,问题在有没有诚信!

    欧洲社会也是在经历过这些出柜的政治领袖后人们才懂得说出「那是私事」。

换句话说,一旦「出柜」后才会成为私事。这也是人们对从事公共事务的政治人物「诚信」的基本考验。

总统不会有人权问题,只有特权问题!

    我是独裁体制下的政治犯,政治犯当时所承受的社会歧视绝不亚于同性恋,我以成为「被歧视的政治犯」作为代价所追求的「基本人权」正是许多人今天拿来帮蔡英文防卫的利器!所有的人都应该享有「人权」,唯独总统例外,因为总统必须交出自己的某些「人权」,来享有作为总统的庞大「特权」。

    总统是2300万人中唯一没有人权问题的人,而且还是有巨大能力侵犯人权的人。

    所有捍卫总统人权的人都是在拍马屁,才是别有政治目的。侵犯「总统」的权利往往能保障或促进人民更多的利益!所以总统不会有人权问题,只有特权问题!

     「总统」一直是台湾最恐怖的动物!防「总统」要比防猛虎、防小偷、防强盗还要严密! 我们要严密监督「总统」!永远不能袒护,包庇、溺爱「总统」!

( 这篇文字是个「总统的敌人」施明德沉重的告白! )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