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凯:中美缅关系与翁山淑枝

编辑:联合早报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15-07-16 11:39:34 共2058人阅读
文章导读 亨凯:中美缅关系与翁山淑枝

 

亨凯:中美缅关系与翁山淑枝

    不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在与缅甸的关系上都试图使用自己的价值观以及关注点为核心。但常常忽略了缅甸本身的情况和需求。这并不会促进中美对缅关系的发展。

    翁山淑枝将于6月19日度过其70岁生日。生日前几天的“破冰”访华之旅更像是中国送给她的寿礼。不过,虽然她的访华之旅引起国际和中国媒体的广泛关注,在缅甸国内却没有获得很大的反响。

    6月14日,当她从中国乘机回到缅甸,在仰光国际机场上一如既往受到了大批拥戴者的欢迎。“粉丝”们还高举口号,宣告翁山淑枝才是缅甸总统的最佳候选人。翁山淑枝的面簿账号上发布了机场的照片,观察其下的100多条评论,出现频率最多的内容为对翁山淑枝的祝福与表示对她的爱戴,其次就是关于支持她当选为总统。

    这是一次巨大的政治讽刺。中国为了改变其在缅甸的形象,放弃了一直以来的单线外交,与“敏感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反对派”领袖接触,中国媒体因此在报道上也受到了一定的束缚。而在缅甸方面,政府因翁山淑枝的访华而脸上无光,至于缅甸人民关注的只是自己的“偶像”是否能长命百岁及成为总统而已。

    翁山淑枝访华之旅是否真能实现中方的希望,即“促进两国人民之间的了解”,还是会继续作为“西方价值的代言人”,是最近媒体及学界所热烈讨论的问题。在缅中关系已复杂化的今天,中国邀请翁山淑枝访华的意图是非常明确的。然而,如果认为翁山淑枝的一次访华之旅,就能左右缅中关系今后的发展,甚或是缅甸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关系的发展,无疑是对国际政治的天真幻想。

    我们需要回到一些根本的问题上来讨论缅甸政治与外交的未来:翁山淑枝自己的政治诉求是什么?她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中国和美国在缅甸的利益是什么?缅甸对两者又有着什么期盼或防范?三者是否能达成共识?

    翁山淑枝的理想

    翁山淑枝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人,有着自己的政治追求,当然也就面临着许多挑战。毫无疑问,将20多年的光阴与人身自由奉献给了缅甸民主事业,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与缅甸人民的热爱后,翁山淑枝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成为缅甸总统了。

    然而,这个目标却有个难以跨越的障碍。根据缅甸现行宪法第59条(f)对总统候选人资格规定为,不论是本人、其父母、妻子或丈夫、儿女以及儿女的妻子或丈夫,不得是拥护外国政府者、或受外国政府统治者或拥有外国国籍。由于翁山淑枝的已故丈夫及两个儿子均为英国国籍,因此不符合总统候选人的要求。

    翁山淑枝“复出”后就一直致力于改变该项规定。但这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缅甸宪法中对一些“重要”条文修改的条件设立了非常严格的要求。缅甸宪法第436条规定,如欲修改上述条例,需获得国会75%的同意后,再经过全民公决获得半数以上赞成票,方可修改。虽然翁山淑枝及其全国民主联盟党(简称民盟)在2012年的45个议员席位补选时获得了43席,但与25%的军人议员及和在剩余席位中占有近80%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简称巩发党)来说,民盟只是一个弱势群体。没有军方与巩发党的支持,民盟毫无改变宪法的机会。不仅如此,剩余的少数民族政党也不愿支持民盟。

    原因在于,首先单从国家角度而言,宪法第59条(f)的规定虽然过于严格,但也无可厚非。对于军方来说,由于翁山淑枝自2012年参与竞选以来就一直强调未经选举即成为国会议员是不符合民主的,将致力于修改这项法律。这就动摇了军方的政治根基,因此不可能支持其成长。作为执政党的巩发党,虽然多数为前军方领导,但宪法并未对其席位提供保障,必须经过竞选、胜选,才能获得议员资格,因此也不可能支持民盟的主张。而剩余的10多个少数民族党派等,在2012年补选时即便在各自的民族地区参与选举,却仅有一个党派获得了一个席位,少数民族党派自然也不愿助长民盟的气势。

    翁山淑枝与中国“邻居论”

    经过民盟的努力与多方协调,宪法第59条(f)近日出台了修改草案,但仅仅是删除了对“候选人子女的‘妻子或丈夫’不得是外国公民”的要求。离翁山淑枝的要求还有很远的距离。目前,离年底大选时间已越来越近,翁山淑枝或许更应该考虑的是“成为国会议长后的工作计划”以及推选出/培养出另一名足以服众的民盟总统候选人。

    翁山淑枝与中国其实也是有着历史渊源的。翁山淑枝之父翁山将军当年成立“我缅联盟”时信仰共产主义,认为苏联与中共将能助其从英国殖民地手中独立出来。因此一直试图与中国获得联系,并希望能到中国进行“军事培训”。后来通过努力,与缅甸的中共成员取得联系后,组成“30壮士”至海南,却阴错阳差最后接受了日本的军事培训。并在日本的合作下攻回缅甸。翁山与中共的关系也就不了了之。

    2012年中国在缅投资的蒙育瓦铜矿遭到民众反对后,翁山淑枝成为铜矿事件调查委员会主任时,与中国再次建立了“联系”。翁山淑枝的调查报告中,对铜矿项目提出了100多条改善意见,但支持该项目继续进行。这使得翁山淑枝首次受到大批民众的反对,但也促成了中国本次对其访问的邀请。

    翁山淑枝并非如部分媒体所说“突然”访华,实际上是经过两任中国驻缅大使与她的多次交流,加上民盟其他主要成员的多次访华后得以实现的。在今年4月民盟第三号人物吴温登访华时,翁山淑枝的行程已经得到确认。不过,翁山淑枝与中国的关系是否从此就一路发展还很难说。

    翁山淑枝与美国两党之争

    中国希望翁山淑枝今后也能继续为中国合法投资的项目提供政治支持。不过,翁山淑枝希望的是,中国今后的投资项目能更透明并考虑到社会及生态责任。翁山淑枝上次对铜矿的支持,已经使她失去一部分的民意支持,此后翁山淑枝对中国投资项目上已变得谨慎。

    翁山淑枝就与中国关系的“邻居论”被媒体广泛提及。她说,邻居是不能选择的,所以要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这句话看似是对中国表示友好,实际上显示出缅甸无奈的选择。中国只有自己成为缅甸的好邻居,才会真正获得缅甸人民的喜爱。

    缅甸已经成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一项重要议程。奥巴马及其代表的民主党,由于遇到了缅甸改革的关键时期,而在美缅关系以及对缅甸民主改革推动的工作上获得了较大的成绩。为此,奥巴马两次访问缅甸。而与翁山淑枝的两次会面都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从奥巴马与翁山淑枝的两次互动,可以了解美国对缅甸的政治与文化霸权主义态度。2012年,奥巴马初次访问缅甸,与翁山淑枝会面并进行新闻发布会后,以美式礼仪对翁山淑枝进行“吻礼”。对于文化保守的缅甸人来说,这是难以接受的行为,但即便是在翁山淑枝不愿意接受的情况下,奥巴马依然坚持完成了他的礼仪。2014年,奥巴马再次访问缅甸时,再次上演对翁山淑枝的“吻礼”。而此次,翁山淑枝只得“欣然”接受。弱小的缅甸,弱小的翁山淑枝,在强大的美国霸权面前只能选择接受。

    另一方面,缅甸与美国的关系,并非只是奥巴马(民主党)政府与缅甸的关系,缅甸甚至成为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的竞争的棋子。据仰光媒体集团主席吴哥哥指出,美国共和党并不乐见民主党在缅甸问题上取得进步,因此这也是为何许多缅甸国内的一些非政府组织受到了共和党的资助,这些组织到处反对政府的重大项目,完全是为反对而反对,其中包括翁山淑枝支持的铜矿项目。

    而当缅甸改革工程已进入一定阶段后,奥巴马政府也从敦促缅甸民主改革的单一问题扩展到其他人权等议题,但或许就背离了缅甸民众的意愿。奥巴马第二次访缅时的主要议题是缅甸西部孟加拉裔穆斯林(罗兴亚人)的问题。然而,在其演讲上,台下听众举着的牌子上写的是还是敦促其帮助缅甸实现真正的民主政府。而他有关上述孟加拉裔穆斯林的讲话受到了许多缅甸政党及人民的反对。

    不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在与缅甸的关系上都试图使用自己的价值观以及关注点为核心。但常常忽略了缅甸本身的情况和需求。这并不会促进中美对缅关系的发展。翁山淑枝无疑在今后会继续对缅甸政局发展起着重大影响。翁山淑枝愿意与中美两国都保持友好的关系,但首先中美两国的诉求要符合缅甸人民的意愿。

    中美两国均需要放下身段,认真看待缅甸实际情况,结合自己的需求,以平等的姿态与缅甸来往。随着中美两国与翁山淑枝以及缅甸政府的关系“正常化”,将不仅促进缅甸的改革、发展与稳定,也保护了各自在缅甸的利益。

    作者为缅甸华人,长期研究缅甸问题

    转自《联合早报》,2015-6-20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