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高雄,祖国就统一了”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4-06-18 15:40:12 共614人阅读
文章导读 第十六届海峡论坛·两岸智库论坛6月14日在福建厦门举行,两岸100多位专家学者围绕“两岸融合发展与台湾机遇”主题展开深入研讨和交流。……

来源:底线思维

第十六届海峡论坛·两岸智库论坛6月14日在福建厦门举行,两岸100多位专家学者围绕“两岸融合发展与台湾机遇”主题展开深入研讨和交流。

来自台湾孙文南院的汪明生院长在主旨演讲环节分享了自己近30年的两岸交流经历,呼吁大陆“如果要谈统,必须想办法联合岛内有生力量”,具体而言,可以以全台湾最早由蓝转绿的地区——高雄为试点,着手改变。

观察者网获授权整理、刊载演讲全文,文章已经演讲者本人校对。

汪明生院长演讲现场

【演讲/汪明生,整理/观察者网】

我自1987年返回台湾,便扎根于台湾南部,至今已逾数十年。1998年,高雄成为全台湾最早由蓝转绿的地区,这一年也恰逢大陆启动公共管理,我们开始积极投入两岸交流工作。

台湾曾有“国统纲领”,规划了近程、中程、远程三个发展阶段。目前,近程阶段已完成,中程阶段旨在建立互信与合作,远程阶段则致力于协商统一。而大陆在新世纪的崛起中,其方向已明确指向民族复兴。

经过近30年的两岸交流,以发展为基础,我们现在应进入融合统一(融统)的阶段。然而遗憾的是,台湾发生了变化,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异化。这种异化在岛内感受尤为深刻。

因为我个人在南台湾——在这边要特别感谢主办单位,让我有幸与北部的精英们交流,他们很多是我年轻时就敬仰的人物——所以,我想直言不讳地说:

两岸大局包含融合统一和民族复兴,现在主要可以操之在我的,应该是南台湾;两岸如果要谈融统而非只谈发展,高雄的重要性超过美国华盛顿。

高雄所在地理位置(图/百度地图)

2008年两岸实现全面“三通”,当时我们到北京,有学者就说“两岸就是中美”。很抱歉,我要在这边讲:中美当然重要,尤其从大陆的角度来看,然而,既然谈两岸,就不是只有大陆,还有一部分叫台湾。

刚已讲过,台湾从1998年就开始变了——从1998年至今,时间不短。我1998年开始做两岸交流的工作,2000年左右,当时跟我感情非常密切、常有话就直说的南部官员学生跟我说过:“汪老师,你跟大陆讲,共产党怎么还不来?李登辉闹得太不像话了。”但时至今日,共产党还没来,拖了很久了。而在2008年,当时岛内的人力银行做过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台湾三分之二的年轻人愿意来大陆——为什么是“愿意”?因为他们原先对大陆几乎看不上眼。

我们有幸很早就看到大陆的定调和上下一心,我们也很早就预见到大陆今天的发展,但我们仍选择待在台湾,因为我们希望能够配合大局——什么大局?即融统。我们希望大陆不要只顾把自己搞好而忽视台湾。

实际上,从南台湾看,岛内实质上已经走上了“台独”之路,他们只是没有真正地“修宪”罢了。近年来,尤其是从疫情后至今,我们在网上看到大陆已忍无可忍,几乎要动手了。我在这里明白地讲:我个人不反对大陆动手,但关键在于动手后的局面如何处理。不要只考虑统一,更要考虑统一之后的发展。

所以,在朋友中、在台湾南部、在孙文南院,我常简短地表示——“统好”,即统一后台湾能够发展,让绝大多数台湾同胞能够摆脱现在的梦魇。这是我们的目标,甚至是我们的责任。

只不过,融统,不只是让台湾人来大陆。我要强调一点:大陆是后方,后方只是阶段性的,我们在这边酝酿、筹备,真正的前线在岛内。如果要谈统,大陆要联合岛内有生力量,不然没有太多选项。

而动手后的善后工作,与我们现在所提的,其实完全是一回事——导正台湾。因为台湾已经偏了,离祖国越来越远了。

对于这点,我们在南部30年前就感受到了。原来高雄的市长是吴敦义,他离开高雄后,我就很少和他接触了。因明辉兄的安排,我在台北碰到他,我记得他一看到我,脸马上就白了——因为他在高雄时,我是和他接触最多的学者。当然,从吴敦义的角度来看可能也有一些理由,但现实就是,国民党从1998年至今,在高雄是不谈两岸的。

高雄跟台南不太一样,高雄是一个劳工城市,这些劳工基本上蛮质朴的,你要跟他们多亲近。大部分投绿的高雄人并非真正支持“台独”,而是被蓝营放弃、被绿营洗脑。

请容许我再强调一遍:台北没有什么大问题,台北的发展大体上还是按照正轨;真正的问题在高雄,从两岸融统来讲,高雄的重要性比美国华盛顿还重。因此,若以高雄为试点着手改变,将具有重大意义。

翻转高雄,祖国就统一了,不要再拖了!

因为我个人学的是公共事务,所以希望能借这图加深各位的一点印象。

图中是台湾,中间用一条虚线分了左右,左边是南台湾,右边是北台湾。

这30年来北台湾经过太多折腾、变化,从①走向②;而我们长时间所待的高雄,属于③,仍是传统社会。这几十年来,高雄真正的发展其实寥寥可数,那边大部分人安于现状,而少部分较有想法、有条件的人会选择离开,当韩国瑜所说的“北漂”。

另外,在时间世代的变化方面(标示在图的下部),随着个体意识的普遍突显,年龄层也产生了不同的社会结构与价值观点。

要改变的南台湾,除了③传统社会,也包括最左边被民进党长期洗脑的——我这边特地标上了问号——其中包括我的官员学生,也包括我在台湾中山大学开创的研究所,他们基本上全面绿化了。必须承认,在台湾这块,民进党是在认真工作的,而且他们埋头深耕,只做不说,而蓝营是整天在台面上喊。

我们年轻的时候试过只靠台湾的力量改变南台湾,马英九当选时是一个大好机会,韩国瑜是最后一个可能,然而如今……俱往矣。

请容许我在这边再次强调:不能只是酝酿准备,不在台湾有所作为的话,就都是空的。我们的选项不多了,不然就是一代拖过一代,此恨绵绵无绝期。而要翻转改变,请从南台湾、从高雄开始。

大陆要了解这些情况。听说福建背负了任务,要早一点出头,我们期待看到成果。谢谢大家!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