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美国"诱惑",夹在中俄间的蒙古要怎么做?

编辑:观察者网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2-11-30 12:25:19 共218人阅读
文章导读 在2020年抗击疫情关键时期,蒙古向中国捐赠了3万只羊的重磅大礼,随后很快收到中国回赠的茶叶,两国间“羊来茶往”的友谊在国际上传为佳话。……

来源:观察者网

► 文 观察者网 刘程辉 编辑 冯雪、郭光昊

在2020年抗击疫情关键时期,蒙古向中国捐赠了3万只羊的重磅大礼,随后很快收到中国回赠的茶叶,两国间“羊来茶往”的友谊在国际上传为佳话。两年后,蒙古总统乌赫那·呼日勒苏赫应邀于11月27日至28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为两国关系发展带来了新契机。

蒙古,是与我国陆上边界最长的邻国,也因其位于中俄之间的特殊地理战略位置,长期以来备受西方关注。在全球经济政治格局加速变化之际,蒙古总统访华有何意义?中蒙该如何进一步拓展合作,共同规划未来发展蓝图?面对蒙古推进同美日等发达国家的关系,我们又应该如何正确看待?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地区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钟飞腾对观察者网表示,借此次访问契机,中蒙将会加深在基建、产能、资源开发、绿色产业等领域的合作,中国还可以帮助蒙古在东北亚事务中发挥更加积极有效的“纽带作用”。

尽管蒙古在“第三邻国”政策的指引下也在发展同美日等发达国家的关系,但钟飞腾指出,中蒙是搬不走的邻居,我们更应该以大国心态理解蒙古的外交布局。“蒙古领导人非常清楚,他们发展同他国的关系是不能损害中国利益的。从未来发展趋势看,中国现在拥有很强优势,我们一定要有这种自信。”

“二十大后持续的外交热潮,表明很多国家都渴望搭上中国发展的快车。”钟飞腾强调,从历史上来讲,只有极少数国家能够把发展规划从蓝图变成一个现实,中国经验对蒙古等国而言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想搭中国发展便车

呼日勒苏赫访华期间,两国发表了《联合声明》,一致同意携手推进现代化建设,朝着共建和平共处、守望相助、合作共赢的两国命运共同体方向作出努力。两国元首还共同见证签署关于经贸、投资、海关、荒漠化治理等多份双边合作文件。

呼日勒苏赫是一周内第二位访华的外国元首,也是二十大后,第六位访问中国的外国领导人。此前,古巴共产党第一书记、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在11月24日至26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与此同时,这还是呼日勒苏赫首次以总统身份访华。在当前世界政治经济局势纷繁复杂的特殊时期,此访释放出重要信号。

2021年6月25日,呼日勒苏赫宣誓就任蒙古总统(资料图)

钟飞腾表示,从一方面来讲,呼日勒苏赫总统在2018年就曾以总理身份访华,是一位对中国比较友好的领导人。中方给他的评价也很高,此次访问再次凸显了双方的友好关系。

“另一方面,这也是我国外交布局有所调整的一个体现。”钟飞腾分析,在新冠疫情、俄乌冲突等多重全球因素叠加下,世界政治经济格局都在发生变化。中共二十大报告与十九大及之前的报告相比,对我国的外交布局作出了调整。我们将周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摆在了更重要的位置上,要推动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并且尽量帮助更多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在全球治理当中发挥更大作用。

特别是在经济层面,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中国经济则保持了稳定发展,比如2021年中国仅经济增量就达到了3万亿美元,相当于法国去年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中国毫无疑问成为了带动全球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蒙古总统访华显然也是想进一步加强同中国的经济联系。”钟飞腾说。

他表示,二十大后中国主场外交热潮持续,反映出中国对世界的影响越来越大,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很多国家都非常渴望了解二十大后中国的政治经济走向,希望能跟中方领导人进行线下面对面会晤,了解中国对外关系和经济布局,以便能够搭上中国这趟快速发展的列车。

“中方理念与西方不一样”

“蒙古非常重视中蒙俄的协作问题。”钟飞腾注意到,中蒙在本次《联合声明》中指出,“双方积极评价中蒙俄元首第六次会晤及三国合作成果,一致同意同俄方一道,加大力度推进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加快推进中蒙俄经济走廊中线铁路升级改造和发展可行性研究,积极推进中俄天然气管道过境蒙古铺设项目。”

“今年8月,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应邀访问蒙古;9月,中蒙俄三国元首在上合组织峰会期间举行会晤。所以本次蒙古总统访华,首要就是把这两次会晤成果以文件的形式固定下来。”钟飞腾说。

近一段时间来,受全球新冠疫情、俄乌冲突等诸多因素影响,蒙古对外贸易严重受阻,外汇储备大幅缩减,本币汇率持续走低,商品供应出现短缺,物价不断上涨,该国经济社会承受了很大压力。

3月31日,蒙古国家大呼拉尔(议会)主席赞丹沙塔尔表示,危机和机遇是并存的,他呼吁蒙古广大民众客观看待当前世界局势给蒙古带来的“阴影”,使生活转入节约型状态。

钟飞腾指出,因为对于蒙古来讲,最重要的还是在当前形势下如何发展经济,那么就必然会涉及到其地理位置。蒙古既是一个资源供给国,还是一个夹在中俄之间的内陆国,想要发展好经济,蒙古肯定要处理好跟两个大国的关系。

2022年8月8日,蒙古国总统呼日勒苏赫在乌兰巴托会见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外交部网站)

钟飞腾还指出,蒙古会继续加强同中方在国际地区问题上的协调,正如《联合声明》所说的那样,中蒙“在国际地区事务中拥有广泛共同利益和相近立场主张”。

“我觉得蒙古总统访华同中方进行了一些政策上的沟通,是富有成效的,总体来说蒙古还是比较支持中俄的立场。”钟飞腾说,中方元首在G20峰会期间会见了多国领导人,进行了非常出色的元首外交,汇聚了很多信息,受到了各方极大关注。通过访华,呼日勒苏赫总统可以了解到这些信息,这对于蒙古下一步的外交政策布局会产生重要影响。

钟飞腾提到,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是,蒙古是上合组织观察员国,也是北约的“对话伙伴国”,可以说蒙古在多个跨地区性组织都有参与。而中方今年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上郑重提出了全球安全倡议,蒙古也对此表示支持。

“中国提出的全球安全倡议跟西方是不一样的,”钟飞腾说,“美国经常炒作其他国家是威胁,搞排他性。我们认为不应该这样,有些问题需要通过协商的方式来解决,不能搞分割。所以不难理解,蒙古会同中国加深在新的全球安全观方面的合作,这样也会壮大中方全球安全倡议的支持力量。”

除了上述方面,钟飞腾指出,由于蒙古是比较典型的资源能源出口国,很多粮食也依赖进口,这两年来的粮食安全问题、能源危机等全球共同面临的问题,容易对蒙古造成影响,也是蒙古需要同中国保持密切沟通的领域。可以预见,在呼日勒苏赫访华之后,中蒙合作的大门会“越开越大”。

又一条跨境铁路开通

在我国与邻国接壤的陆上边界线中,最长的就是中蒙边界,达到近4700公里,这为两国交流及经贸往来提供了便利条件,给未来深化合作提供了巨大潜能。在钟飞腾看来,两国在基础设施建设、能源贸易往来、绿色发展乃至治国理政等方面的协作大有可为。

中国一直以来都是蒙古对外出口的重要市场。商务部数据显示,2021年中蒙双边贸易额达到100亿美元;中国已连续18年是蒙古第一大投资来源国和贸易伙伴国;中蒙贸易总额占蒙古对外贸易总额的60%以上,两国经济互补,尤其在矿产资源、劳动力和技术等方面形成良好的供需关系。

2022年9月4日,北京,参观者在服贸会首钢园蒙古国展区了解产品。(IC Photo)

蒙古海关总局通报称,在2022年的前五个月,蒙古100%的铅精矿、铁矿石、铜矿粉和锌精矿,以及87.5%的煤炭出口到中国,蒙古共向全球的56个国家出口商品,其中,中国占比达81.4%。

钟飞腾表示,近些年中澳关系陷入低谷后,我国煤炭进口出现了方向性的变化,蒙古成为我国最大也是最主要的煤炭进口来源地。截至9月21日,甘其毛都口岸累计完成蒙古煤炭进口1003.53万吨,同比大增138.32%。

“中蒙要发挥好、挖掘好陆地连接的优势。”钟飞腾注意到,两国今年8月同意加强边境合作,推动口岸能开尽开,铁路公路应联尽联,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双方还签署了甘其毛都口岸跨境铁路接轨方案备忘录。本次《联合声明》再度提及,中方将在过境运输、出海通道等方面继续给予蒙方支持,协助蒙方确保重要国计民生物资进口;两国还将加快推动中蒙铁路、公路、口岸等基础设施和矿能资源大项目合作。

随着中蒙经贸关系日益紧密,通往中国的铁路运输通道成为近年来蒙古主要建设方向。就在11月25日,蒙古开通一条通往中国的新铁路——宗巴彦-杭吉铁路,这是蒙古1956年建设扎门乌德-二连铁路后,时隔66年向中国方向铺设的第二条铁路运输通道。这条铁路将把大宗商品从包括奥尤陶勒盖金铜矿(OT矿)在内的一些矿山运送到中国。奥尤陶勒盖金铜矿是世界上已知最大的金铜矿床之一,初步探明铜储量为3110万吨、黄金储量为1328吨,距离中国边界不足100公里。

2022年11月25日,蒙古国总理奥云额尔登在杭吉口岸铁路通车仪式致辞。图片来源:蒙古国政府官网

“两国的跨境铁路协议值得关注。”钟飞腾回忆,从前中蒙边境蒙古一侧有大约二三十公里没有连接铁路,蒙古对华出口的煤炭等矿产不得不中途卸下,转成公路运输,极大增加了成本。

“所以随着通关能力互联互通水平的提升,我相信蒙古的资源矿产对华出口会进一步加强。”钟飞腾说。

英国《金融时报》25日称,在经历近3年疫情之后,中蒙跨境贸易终于正在接近疫情前的水平。报道引述蒙古总理奥云额尔登的话说,“目前每天平均有1300节大宗商品车厢离开蒙古边境”,“2019年这一数字为1500节。”

取经“中国式现代化”

除了贸易,对华合作能带给蒙古的还有很多。

蒙古是世界上面积第二大的内陆国家,约156万平方公里。“他们面积跟我们的新疆差不多。”钟飞腾说,就是这么大的国家,人口却非常少,仅有300多万,而且接近一半的人口集中在首都乌兰巴托。人口分布失衡,基础设施落后,严重拖累了蒙古家发展。

“中国强大的基建能力,有助于激活蒙古的资源潜能。”钟飞腾强调,蒙古境内的煤炭、水电等资源能源丰富,要想把这些资源优势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发展优势,离不开完善的基建——这是一个国家经济起飞的必要条件,而中国在这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8月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提到,中蒙同意协调推进额尔登布仁水电站项目,加快解决蒙西部百姓用电问题。支持棚户区改造、污水处理厂、肉制品加工厂等民生项目尽快落地,更好惠及蒙方人民。

蒙古总理奥云额尔登曾表示,如果不清除口岸障碍,打通交通运输的关键节点,蒙古就无法实现跨越式发展。蒙古必须尽快将口岸用公路、铁路、高速公路连接起来,并将航空运输业提升到新水平。

2019年7月,由中铁四局承建的蒙古国乌拉巴托机场高速公路顺利移交给蒙古国政府,这也是蒙古国有史以来第一条高速公路。(中大机械网站)

“我们能够帮他们完善道路、水电等交通和能源基建设施。”钟飞腾特别提到,中国在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发展方面,同很多发达国家是不一样的。“尽管存在一些误解中国的言论,但中国并不会像历史上的殖民主义者那样去发展和蒙古的关系。历史上,殖民者倾向于把某个被殖民国家,锁定在单一经济作物或者资源供给国位置上。而我们帮助蒙古建设道路、电厂等交通和能源基建,对当地输出一些产能,帮助蒙古提升自主发展能力。”

钟飞腾认为,基建、产能、资源开发、绿色产业等方面,都会成为中蒙务实合作推进的几个领域。只有发展了,这个国家才能保持稳定。蒙古等周边国家的稳定对中国非常重要,是一个互利双赢的过程。中蒙已经达成在植树造林、去荒漠化领域加强合作,这对双方的绿色发展是很重要的。

“其实还有一点国外非常关注,那就是中国式现代化。”钟飞腾特别提到。

去年12月,蒙古国家大呼拉尔(议会)通过“新复兴政策”,被视为该国促进经济复苏的重要举措,旨在尽快恢复受疫情影响的国民经济。“新复兴政策”主要包括口岸复兴、能源复兴、工业复兴、城乡复兴、绿色发展复兴、国家效率复兴等六方面内容。

钟飞腾分析,蒙古有“新复兴政策”,中国现在也在加强“一带一路”规划,两国可以在治国理政的理念上进行交流,对接各自的发展规划,中国的发展经验对蒙古如何更好地把政策落地是有帮助的。

“从历史上来讲,只有极少数国家能够把发展规划从蓝图变成一个现实,而中国在这方面的能力是非常突出的,所以我们这种经验对蒙古等国家而言无疑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激活“东北亚”

在东北亚地区安全、经济及人文互联互通层面,蒙古的作用不可小觑。

今年6月下旬,蒙古成功举办共商东北亚安全问题的第七届“乌兰巴托对话”国际会议。蒙古外交部国务秘书那·安赫巴雅尔在致闭幕词中表示,“乌兰巴托对话”国际会议已成为地区安全问题及其解决途径、加强互信方面开展对话的传统平台,并强调对话是解决地区和国际领域面临的任何问题的唯一途径。

“在一些国际和地区问题上,如果由蒙古参与斡旋或牵线沟通,敏感度会比较低。”钟飞腾指出,蒙古在协调和沟通方面存在特殊优势,可以在比较宽松的环境下与对方讨论一些敏感议题,这也是中方支持蒙古举办“乌兰巴托对话”国际会议的一个重要原因。

2022年7月5日,蒙古乌兰巴托,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与蒙古国总统呼日勒苏赫会晤。(澎湃影像)

钟飞腾说,历史上,东北亚很多区域都受到过蒙古族文化影响,比如汉族和蒙古族等民族通过茶马古道保持经济文化往来。“随着中国在东北亚区域影响力不断增强,我们可以把这些人文概念找回来。我觉得可以聚集在东北亚的概念下,通过蒙古历史上对这个区域的人文网络、商业网络影响,唤醒东北亚国家的地方力量在区域合作当中的作用。”

钟飞腾还提到这样一个观点:把蒙古的资源能源纳入到东北亚国家相关的利益布局当中。

2022年8月29日,正在蒙古国访问的韩国外交部长官朴振同蒙古国外交部长巴特策策格举行会谈,就两国关系、半岛和地区及国际事务等彼此关切进行磋商。(澎湃影像)

“各国可以商讨以蒙古为起点,共同建设能源输送管道,相当于把安全利益分散化、多元化,把所有国家联系到一起。”钟飞腾说,如此一来有助于缓解东北亚地区的安全困境,大家遇到紧张局势的时候,首先就会考虑坐下来商量。就当前而言,东北亚国家面临着美国对华实施包围的压力,如果能够围绕蒙古的资源能源建立起多边机制,无论是对缓和局势还是展现中方外交实力,都大有裨益。

“因此在东北亚事务当中,中国应该更大力度地支持蒙古发挥更加积极而有效的作用。”钟飞腾说。

夹在中俄间,又有美国“诱惑”,怎么处?

本世纪初,蒙古将外交政策拓展为“爱好和平、开放、独立、多支点”,并将“第三邻国”策略写入对外政策构想。在与中俄发展关系的同时,蒙古提升了对西方国家、联盟的重视程度。身在中俄之间的蒙古,成了西方阵营频频“离间”、积极争取的对象。

2012年7月,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访问蒙古,并将美国称作蒙古的“第三邻国”;自2003年起美蒙发起代号“可汗探索”的年度联合军演,后来逐渐拓展为多国维和演习;2019年,美国与蒙古同意将两国关系提升到“战略伙伴关系”的层级;今年10月,蒙古同美日在东京举行三边会谈,讨论内容涉及印太愿景和地区经济与安全问题。

就在本次结束访华后,呼日勒苏赫还将在11月29日至12月2日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

美国国务院10月30日发表的美日蒙联合声明

有西方媒体借机挑唆蒙古同中俄关系。比如美国《外交政策》杂志10月27日撰文,大肆渲染“蒙古渴望同中俄保持距离”“与龙和熊为邻让蒙古处境尤为凶险”“中俄让蒙古恐惧”之类的论调,声称蒙古一直在寻求国际社会支持,试图摆脱中俄影响,保持独立。

“我们应该理解蒙古在外交政策上的考虑。”钟飞腾强调,在大国之间实现采取外交平衡是很多中小国家的策略,可是蒙古同西方发展关系绝不意味着“一边倒”,更不会成为西方打入中俄之间的“楔子”。

钟飞腾说,对蒙古而言,倒向任何一方都会引发另一方不满,完全倒向美欧的乌克兰就是前车之鉴。

“从蒙古角度上来说,这个国家被中俄两个大国环绕,我觉得他们想通过引入第三方实现平衡,是没有问题的,我们应当理解蒙古的安全关切。”

2021年7月24日,蒙古乌兰巴托,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左)与蒙古外交部副部长蒙赫金(右)举行会谈。(澎湃影像)

钟飞腾提醒,我们不应该过度解读蒙古这种行为。无论从蒙古地理位置还是历史来讲,不可能跳出中俄的圈子去发展同他国的关系,甚至引入外部势力作梗,这是不可能的。

蒙古总理奥云额尔登8月在乌兰巴托会见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时表示,蒙方坚定认为应尊重各国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尊重各国自主选择发展道路,坚定支持一个中国原则,反对外部势力干涉台湾、西藏、新疆、香港等中国内部事务。

“蒙古想在中俄之外开辟第三条发展道路,我觉得能够理解,这也符合中国的理念。中国搞双边关系也不会针对第三方。从蒙方表态可以看出,蒙古领导人非常了解,他们发展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是不能损害中国利益的。”钟飞腾说。

除外部环境,蒙古外交政策同样受到国内社会、政治生态影响。

钟飞腾认为,在游牧民族文化影响下,蒙古国内环境非常开放多元,存在各条外交路线的支持势力。蒙古之所以发展同中俄外的第三方关系,其实也是照顾到国内其他势力关切,这样蒙古国内社会和政治生态才能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

“和平、开放、独立、多支点——这是蒙古反复思考的定位,是非常清晰和灵活的。蒙古不可能犯下‘倒向西方’这样致命的错误。”

“从未来发展趋势看,中国现在有很强优势,我们一定要有自信。在跟这些邻国交往时,我们当然要采取不同于美国的模式,坚持所有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这点非常重要。”钟飞腾说。

来源|观察者网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