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曾在中国常驻的日本朋友讲,“已经习惯中国的社会氛围”

编辑:环时深度观察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2-09-28 14:51:47 共246人阅读
文章导读 编者的话:1972年9月29日,中日双方签署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实现邦交正常化。……

来源:环时深度观察 


编者的话:1972年9月29日,中日双方签署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实现邦交正常化。中日纪念邦交正常化50周年来临之际,中国驻日本大使孔铉佑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中日两千多年悠久交往的历史长河中,50年只是一个短暂片段,但这50年无疑是中日关系发展最迅速、带给两国人民福祉最多、对地区和世界影响最大的50年。孔铉佑大使2019年5月履新之前,曾先后三次在中国驻日本使领馆工作,最早的一次是在上世纪80年代。谈及亲身见证的两国友好合作和起伏变化,他强调说,中日关系的内涵从来不只局限于双边,也一直与地区和国际形势紧密联系、相互影响,“中日关系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存在不少问题和挑战,作为邻国这十分正常,关键是双方要妥善管控风险和处理分歧,防止影响两国关系大局”。

记者|邢晓婧 范安琪

“中国速度”给日本社会带来巨大心理冲击

环球时报:1972年9月,中日邦交正常化缓和了当时世界的紧张局势,也促进了世界政治格局多极化发展。在当时的背景下,中日邦交正常化有着怎样举足轻重的意义?

孔铉佑:中日关系内涵从来不只局限于双边,一直与地区和国际形势紧密联系、相互影响。

50年前,中日在冷战背景下实现邦交正常化,不仅为两国开创了50年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开启了两国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新篇章,也大幅改善了亚洲地缘安全环境,维护了地区长期和平稳定,对打破东西阵营坚冰、促进全球化和多极化具有重要意义。

中日得以实现邦交正常化,关键在于双方能够摆脱冷战思维束缚,顺应和平发展大势,从两国根本利益出发作出独立自主的战略决断。

这反映出政治体制、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完全不同,甚至是曾经敌对的国家也可以超越分歧、求同存异,和平共处,共同发展。事实证明,中日恢复邦交以及此后两国关系蓬勃发展,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为世界发展和繁荣注入了正能量。

21世纪的今天,我们更应汲取前人经验和智慧,准确把握潮流和大势,理性作出明智选择,确保中日关系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行。

环球时报:在不同时期处理中日关系时有哪些“变与不变”?您有什么感受可以分享?

孔铉佑:作为长期从事对日工作的外交官,我亲身经历了中日关系的起伏变化,也见证了两国友好合作的成长收获。

邦交正常化50年来,中日交流合作取得长足发展,双边贸易额从10亿美元增长至3700多亿美元,人员往来在疫情前达到年均1200万人次。这些成果不仅为两国各自发展提供了坚实支撑,也有力促进了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繁荣。

中日关系发展至今,其政治基础和精神内核从未改变,即中日应始终坚定和平友好合作信念,坚守四个政治文件原则和精神,把握和平共处、互利共赢、世代友好的大方向。唯有如此,两国关系才能稳健前行。

同时,双方面临的内外形势不断发生变化,给中日关系带来更多复杂因素。

其中最显著的是中日实力地位的逆转,以及随之而来的日本社会对华心态调整。

2010年中国GDP反超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今年年底,中国GDP可能达到日本的4倍,这种超乎想象的“中国速度”给日本社会带来巨大心理冲击,甚至导致部分人对华认知产生偏差,需要一定时间作出调适。

我曾亲身参与中日多个政治文件和共识的出台过程,尤其是亲历中日四点原则共识的谈判,深知两国关系的重要性和复杂性。

最大感受就是无论内外环境如何变化,中日作为不能搬家的近邻和拥有长期交往历史的伙伴,应该始终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妥善管控矛盾分歧,不断增进政治互信,不被一言一行所扰,不为一时一事所惑,真正从两国和两国人民根本利益出发,共同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

环球时报:回顾过去一段时间,中日之间的交往并非一帆风顺。围绕各种问题两国之间不时产生摩擦。为什么您经常强调,中日双方难免存在这样那样的矛盾分歧,但问题如果得不到有效管控,就会成为两国关系改善发展的障碍?

孔铉佑:中日关系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存在不少问题和挑战,作为邻国这十分正常,关键是双方要妥善管控风险和处理分歧,防止影响两国关系大局。具体而言,双方面对矛盾分歧应该把握几条原则:一是切实重信守诺,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和一系列重要共识,不触碰两国关系红线;

二是坚持“中日互不构成威胁、互为合作伙伴”的定位,不断增信释疑,避免误解误判;

三是坚持求同存异,本着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精神做好及时沟通和危机管控,防止局势升级甚至失控。

相信做到以上几点,中日关系这条大船就能够把稳航向、乘风破浪、行稳致远。

中日关系再次来到关键路口

环球时报:8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天津同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局长秋叶刚男共同主持中日第九次高级别政治对话。您如何看待近期中日两国的高层互动?

孔铉佑:不久前杨洁篪主任在天津同秋叶刚男局长举行高级别政治对话,就两国关系和地区国际问题进行了深入沟通,取得了积极成果。

在国内工作时,我曾多次参与这一对话机制,每次双方都会进行广泛、坦诚的交流沟通,在中日关系重要节点就两国关系作出规划和展望。

高层互动对中日关系具有不可或缺的引领作用,同时也离不开适宜的舆论环境和民意氛围。希望日方同中方相向而行,共同为培育和维护两国关系改善发展势头作出不懈努力。

环球时报:作为亚洲大国和世界第二大、第三大经济体,中日两国对于地区和平与稳定有何作用?在推动区域和国际多边合作方面取得了哪些成绩?未来中日还将在哪些领域进一步深化合作?

孔铉佑:邦交正常化50年来,中日为地区乃至世界树立了合作共赢的典范。

在中日共同引领下,亚洲区域合作方兴未艾,全球最大的自贸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顺利实施,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初见成效,东亚各机制务实合作稳步推进。

近年来,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中日各领域交流合作受到一定制约。

同时,两国优势互补、互有需求的基本格局没有改变,在节能环保、医疗养老、财政金融、科技创新等领域,双方合作面临更加广阔的新空间,应该共同挖掘潜力,不断做大利益蛋糕,实现更高水平合作。

作为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双方还应共同维护多边主义、自由贸易和区域一体化进程,围绕应对气候变化、粮食能源安全、环境保护等课题积极开展合作,为促进地区和世界发展作出应有贡献。

环球时报:当前中日关系依然复杂严峻,站在邦交正常化50周年的新起点,中日应该如何面向下一个50年?

孔铉佑:面对百年变局、世纪疫情及世界形势深刻演变,中日关系再一次来到何去何从的关键路口,面临邦交正常化以来未曾有过的新局面。

双方应拿出使命感和责任感,落实好两国领导人关于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的重要共识,引领中日关系以更成熟稳定、健康强韧的姿态步入未来50年、100年。

为此,双方一要增进政治互信,积极开展包括高层在内的各层级对话沟通,不断增信释疑,为中日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夯实根基。

二要深化务实合作,持续做大做强共同利益基础,为中日关系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充沛动能。

三要激活民间友好,广泛开展人文交流及民间地方交往,着眼未来加强青少年交流,为疫后有序恢复人员往来做好谋划和准备。

四要妥处矛盾分歧,管好业已存在的老问题,化解刚冒头的新问题,防止对两国关系大局形成干扰。

五要顺应国际大势,维护和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和开放的区域主义,在团结还是分裂、合作还是对抗的重大抉择前做出正确选择。

环球时报:针对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窜台、日本在内的七国集团发表涉台错误言论以及“8·15”前后日本内阁成员和一些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等恶劣行径,我驻日使馆密集发声驳斥,并积极阐述中方立场。这一系列的举措取得哪些成效?又遇到哪些挑战?

孔铉佑:针对美、日在台湾、历史等问题上的消极言行,我们通过交涉、对外发声等方式,密集表明了坚决态度和明确立场。

在我们及时有效工作下,日本舆论出现了不少理性声音。

一些主流媒体刊发社论,表示不支持佩洛西访台,指出此举明显出于政治私利,不利于台海和平稳定。

不少有识之士开始发出声音,批评佩洛西窜台,强调日本不应在涉台问题上跟着美国跑,而应拿出更多政策自主性。

另一方面,偏激观点在日仍大有市场,一些人叫嚣“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认为日本应坚决支持台湾。

部分保守政客和利益相关者更是妄图在台海局势上煽风点火,借机推进日“修宪强军”进程,从中谋取私利。

围绕台湾和历史问题,日本国内各种论调层出不穷。

我们要做的,不仅是点明其恶劣性质,更要讲清问题背后的历史经纬,指出这些问题涉及中日关系政治基础和两国恢复邦交的原点,揭露此次美日挑衅在先、我正当反制在后的是非曲直,争取国际社会广泛理解和支持。

同时敦促日本政府在有关问题上重信守诺,谨言慎行,不得给中日关系造成干扰和损害。

日方叹服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

环球时报:您如何与日本各界分享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对方对哪些中国经验感兴趣?

孔铉佑:习近平外交思想是我们开展对日工作的原则指引和根本遵循,是我们在同日方交流过程中最常谈及的话题。

这一重要思想囊括了中国全球治理和周边外交的理念、政策、方针,有助于我们向日方阐释中国每一个外交行动、每一个政策选择背后的宏观逻辑和战略思考。

同日方交往过程中,对方常流露出对中国国家治理模式的兴趣,经常感慨中国制定国家长远发展规划、落实具体项目计划的雄心,叹服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效率和能力。

同时,日本社会对中国科技创新和新兴业态十分感兴趣,对中国社会蓬勃生机和发展活力羡慕不已。

一些曾在中国常驻的日本朋友讲,“已经习惯于中国多元包容、充满活力的社会氛围,回到日本反而感到很不自在”。这些都充分体现了我们的发展吸引力和制度优越性。

环球时报:如何才能帮助日本社会和民众更好地认识和了解中国?

孔铉佑:随着中国体量不断增大,与世界接触交流增多,我们已经走近舞台中央、聚光灯下。

在此过程中,我们难免遭受一些误解甚至中伤,正当的维权活动也可能引发非议。

针对涉及主权权益和原则问题的抹黑和攻击,作为外交官必须守土有责、主动回击、以正视听,坚决、有力捍卫国家核心重大利益。

面对一些不负责任的指责和谣言,我们可将其视作大国成长过程中必经的烦恼,冷静沉着应对,及时激浊扬清,有效维护国家民族尊严和可信可爱可敬的形象。

新时代的中国外交官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在重大原则问题上毫不妥协,不折不扣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同时要善于沟通协调,推动交流合作,不断扩大朋友圈,为祖国改革发展稳定营造良好外部环境。

应该看到,日本媒体高度重视中国和涉华报道,很多媒体能充分认识到中国对日本的重要性及对地区乃至全球稳定发展的重要意义。

同时,一些日本媒体对中国仍存在根深蒂固的误解和偏见。

我们的任务就是巩固和扩大积极因素,化解和抑制消极因素,努力引导日本媒体客观全面报道,带动日本社会和民众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一个准确的中日关系。

事实上我们的工作已经见到成效,日本国内一些保守学者开始作出反思,认同中国发展给日本和世界带来的机遇。

不少年轻人对中国发展充满兴趣和憧憬,认为日本在很多方面应该向中国学习借鉴。这些都反映出日本社会对华认知的积极变化。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