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教的艺术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智语共享 发布于2012-09-28 23:40:29 共1647人阅读
文章导读 管教的艺术

 

管教的艺术

口述╱林朝富 撰文╱刘纯吟

    社会变化得很快,孩子的思想行为也变化得很快,快得让家长受不了,让老师们束手无策。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爸妈只要给我一个眼色,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打不屈服
    记得和儿子最激烈的一次争吵,是在他念国三的时候。 当时,他非常叛逆,也爱顶嘴,不管跟他讲什么,他永远有各种理由反驳。 他最爱听西洋饶舌歌曲,乒乒砰砰,听得我头皮发麻。
隔天就要段考了,他却把音乐开得震天价响,半躺在沙发上,我忍不住大声斥责他:「音乐转这么大声,真的看得下书吗?」

    一回头,发现他站了起来,双手握拳,瞪大眼睛说:「我就是要这样才读得下!」

    身为父亲,我怎能忍受孩子挑衅的态度,「你现在这种姿势是要跟我打架吗?」我问他。

    他生气地冲回房间,「砰」的一声,把房门重重关上。

    那时,我已失去了理智,拿着鸡毛撢子就冲进房间。

    他立刻识相地起身,伸出手,把头转向另一边。 那种倔强的态度实在让我忍无可忍,便开始动手打他。

    见他不哭也不求饶,我心里出现一个声音:「今天不打到你哭,我就输了;我一定要打到你哭、你求饶才行。」

    我把他扭出房门,要他双手撑在走廊的墙上,开始没命似地打他,每打一下就骂一句:「打死你!」

    那天,他穿着一条短裤,不久,双腿就布满一条条鞭痕,不仅红肿,还流出些微血丝。 我转而抽打他的小腿,这时候,终于听到哭声了,是太太和女儿的哭声。

    太太跑过来护卫他,我冷冷地对她说:「我在教孩子,你不要管,他才国中而已,就管不了,以后怎么教!」

    女儿也哭喊着:「爸爸,求求您不要再打了!弟弟,求求你赶快说对不起!」女儿一边求、一边哭,他却默不出声,仿佛事不关己。

    打累了,我把鸡毛撢子狠狠摔在地上,进他房间拿出了他的书包,用力地往门口一甩说:「你有种就给我离开这个家!一辈子都不要回来!」没想到,他真的穿好衣服,系上鞋带,拾起书包,背着就往外走。 我气不过,冲出去又把他拉回来揍了一顿。

◆主动道歉
    晚上,我根本没心情吃饭。 躺在床上,双眼直望着天花板。 心里想着:为什么孩子会变成这样? 我的教育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明天,我要怎么面对儿子? 要不要跟他道歉? 哪有父亲跟孩子说对不起的? ……一整夜,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清晨五点多,半睡半醒之际,我看见房门被推开,儿子走到床前,跪下来放声大哭:「爸爸,对不起!」我赶紧下床,紧紧抱着儿子,勇敢地告诉他:「爸爸对不起你。」
站起来的瞬间,我猛然察觉,孩子已经长大了,不但比我高,连肩膀都比我宽,而我却只会拿大人的权威去压制他。 我为前一天的行为感到很后悔,不解自己为什么要发疯似地打他? 真的是「打在儿身,痛在父母心」啊!

    见他伤痕累累,我去拿了一瓶碘酒说:「爸爸帮你搽药好不好?」他说:「不要,现在搽会很痛。」

    夏天是穿短裤校服,我只好建议他改穿长裤去上学,他点头说:「好。」

    当他背起书包,离开家门那一刻,我望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又掉了一次眼泪。

    我心里想,昨天的他是如此叛逆,今天怎么会主动来道歉? 太太为了解决我的疑问,从儿子房间拿出一封信,上头写着:「亲爱的儿子,你是我们的唯一!爸爸妈妈永远爱你,不论你犯了什么错,爸爸妈妈永远会原谅你!妈妈求求你,找个机会跟爸爸说对不起。」

    简单几个字,敌过我用棍子伤害了彼此。

    回想过往,仍感到忏悔不已,真的如同《证严上人》所言:「孩子不是反对父母的教导,而是反对父母教导的方法跟态度。」

◆爱的智慧
    上了高中,儿子依然没有放弃他喜欢的热门音乐。 但,我已经懂得怎么包容、接受,我跟着他听饶舌歌曲,试着去了解那些吵闹的音乐。

    有一天,他要我帮他向学校请两个小时假。 我问他要做什么? 他拿出一张CD说:「我想去参加这位饶舌歌手的签唱会。」

    闻言,我心里虽不同意,但想到一味地反对,只会造成反效果,于是,就帮他写了一张请假单。 第二天,他兴高采烈地告诉我:「爸爸,谢谢你!老师已经准假了。」看着他脸上绽放的笑容,我想,这或许是个对的方式。

    签唱会那天,我告诉他:「爸爸今天请了一天假,陪你去参加。」他不解地问我:「我自己去就行了啊!不用您陪啦!」

    我告诉他:「你只请两个小时假,搭公车会来不及上第三节课,我载你比较快。」

    到了西门町,离预定时间还有一小时,队伍已经排了五百公尺远。 我们等了很久,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走到前面,问清原委,主办单位说:「已经发出三百个号码牌,签完这三百个,歌手就要走了。」

    我穿越人群,告诉儿子这个消息,他不相信,我又陪他走了一趟,确定之后,他非常失望地回到他用书包占的位置。

    我请儿子看看队伍中的青少年,他们铺着报纸,有人躺在地上睡觉、有人在抽烟、有人在打牌……我搂着他的肩膀说:「儿子呀!你不希望自己就是其中一个吧?」

    他默默无语,背起书包说:「爸爸,您带我回去上课好了。」到了学校门口,要下车那一刻,他回头对我说:「爸爸,您放心好了,以后我不会再做这种傻事了。」

    从那时候起,我知道孩子对我产生了信任感,因为他知道我们是「同国」的。

    和孩子有了更多共同话题,也让我更加确信,用爱心与耐心陪伴孩子,才是「爱孩子的智慧」。

    上了大学,儿子开始用电脑创作饶舌歌,还将我常听的北管音乐拿去搭配。 那时,刚好新闻局在征选歌曲,没想到竟被选为佳作,得到了五万元奖金。

    2005年,贡寮国际海洋音乐祭有一百五十个乐团报名参加,儿子组的团「拷秋勤」荣获前十名,受邀上台演出。

    表演当天,由于沿途塞车,我和太太开了四个多小时才到贡寮。 现场只有我们两个人是「 LKK 」(闽南语「老人家」的意思),年轻人都穿着比基尼、泳裤,儿子站在台上就像个指挥官,请台下的人举起右手,大家就跟着举右手,跳左大家就跟着跳左边。 我边陪儿子看乔丹打篮球、看王建民打棒球,从不了解到逐渐熟悉,那时我才了解年轻人的精力要这样发泄。

    后来,新闻局想录制一片专门收录年轻人创作的CD,与国外作音乐交流,儿子有两首歌被收录在其中,让我们感到很骄傲。

    成长过程中,儿子始终不放弃他的兴趣与理想。 如今,他就读台北艺术大学硕士班,虽然依旧热爱乐团,但也同时拥有好成绩,让我们感到很放心。

    我暗自庆幸,还好当时转变了想法,改变了对待的方式,化解了我们亲子间的冲突,而不是掉进不可自拔的漩涡。

    每个人都是在为人父母之后,才开始扮演这个角色、学习其中的奥妙;爱,不代表了解,所以更要用心陪伴。 试着去了解孩子的行为,那么,在亲子关系上,「虽不中,亦不远矣」。

   《幸福密码》同理心就是站在孩子的高度去看世界。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