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里冰与雪( 文、图:许文舟)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24-04-11 16:12:34 共2622人阅读
文章导读

桃花源里冰与雪

文、图:许文舟

当我的生活趋于惯性,日子陷入琐碎,突然就想到西藏的冰川了。除了我所处的三线城市一年四季都得接受火辣辣的阳光烘烤,还由于常常在西藏朋友江洋才让的镜头里,冰川的诱惑。加之江洋才让的一再邀约,便动了前往西藏的念头。除了能刷出钱的微信,一定还得带上比钱充裕的期待。于是出发前的攻略里,再次搜索了西藏的冰川,发现米堆冰川就在离国道318线上,这是最初让我定睛米堆冰川的理由。


到西藏,爱雪山的人当然不少,喜欢冰川的人也很多,每座雪山都有寄托与赋予。波密的三月,每一座山,葱倩、蓊郁而丰荣。这是波密有别于其它藏地的独特之处。而桃花之上的冰川静默着,貌似岿然不动,实际时刻在增减。增厚或变薄,消融与堆积,循环往复,历经千万年。冰川映衬下的桃花,既能看到仙境的光鲜,也能窥见俗世的繁华,在亦仙亦俗的村寨里,有杂乱的生活场景,也有让人肃穆起敬的规矩。所以,除了猎奇,得必须怀揣敬重,才能卸下习惯性的怀就,然后打通感恩的经脉,不管是冰川也好桃花也好,才能给你一种难于随便涉足的胜诉深邃。


在波密看的第一座冰川是米堆冰川。米堆冰川位于波密县玉普乡境内,距县城103公里,醒目的标识一下便吸引了我,往左一转,就踏上了去米堆冰川的路。米堆冰川由无数条冰瀑汇流而成,每条瀑布高800米、宽1000米,两条瀑布之间还分布着原始森林。要与冰川近距离接触,就得徒步走进茫茫林海。抬头,一条巨大的冰瀑布跌落入米堆河源头的冰盆地中,巨大落差,让人感到眩晕与震惊。米堆冰川下端是针阔叶混交林地,皑皑白雪终年不化,郁郁森林四季常青。较缓的冰面,镌刻着许多生物微生物的足迹,伏藏着某中神谕,这些古老的信息,蜿蜒在冰面与时间一起风化,再随季节又生。


江洋才让不仅诗写得好,摄影也搞出了不菲的成绩。这个土生土长的藏族朋友,总是陷在冰火两重天的创作境界。诗歌的激情与镜头下的冰川,貌似水火不融,但他的创作始终在两重天里游刃有余。江洋才让悉知的米堆冰川,让他在此寻找到了创作的富矿。冰川下常常溪流潆绕,一旦遭逢凹地,便有清旷与幽寂的湖,成匍匐状。此旋,紫色的烟岚弥漫着帕隆藏布大峡谷,冰雪与桃花一点点卸下荒寒。我听见大雪封实的水面,有断裂的声线传出。


不管冰川离人间烟火多么邈远,都不同程度受其影响,没有准确的数值,当地居民都清楚,冰舌似是变薄变小,而慕名而来的游客却越来越多。可能与米堆冰川离著名的318国道只有8千米的原因,这是波密冰川中最受人待见的一座。


我特意借助现代软件,查了一下米堆冰川的资料,这座主峰海拔6800米,雪线海拔只有4600米的冰川,末端海拔也才3800米左右。在冰川的消融区,触觉已涉足广袤的针阔叶林,山头银装素裹,山脚森林葳蕤,让每一个身临其境的游客,都会感到无比震惊。摄人心魄,也勾人魂。在这里,我遇到一位上海的画家,据说已连续五年来波密看冰川,拈毫着色,施诸丹青,而每一次回到上海,又觉得画得失魂落魄,好像“在场”时,他画的冰川,才有气韵。我站在画家身后,粗重的线条,尖硬的棱角,沉着的笔致下,冰川成了饶具象征寓意的灵座,原始而古朴,看来,以万年计的堆叠,履盖了多少仙踪。据资料载,波密是西藏冰川最多的县,冰川多达2040条,占波密县总面积的26.1%,江洋才让说,如果你愿意拍冰川,那至少得呆上十年八载。我不敢答应,也无能为力答应。西藏的事情,不能随便承诺,又轻言放弃。我离冰川还有一段距离,这是保护措施下的缓冲地带,一条涧水匍匐着来到身边,那算是我与冰川的间接相拥。掬水而饮,清冽甘甜,倾倒掉保温瓶里的水,灌装一壶,它是我带回云南老家的物证,证明我在一座冰川前的仰望才懂的谦逊。之前,每当凌绝顶,都或多或少滋生倨慢之气,但在波密的冰川前,俯仰之间,便知道了人的位置。宁谧而安静,是冰川的自然状态,那怕再激动的人忍不住发声,完了就会后悔。


冰川的消融是注定的事,虽然它的速度不像箭镞迅疾,但一刻也不会停下。从冰川下来,江洋才让带我去他的一个老朋友家,远远地便看见炊烟袅绕的灶屋,以及站在地边沉思样的牦牛。进屋,主人正在煨桑,小院弥散着柏枝清香,而烟雾冉冉上升的尽头,便是严懔的冰川。随着主人双手合十,此刻的我,微如芥子,心灵不由自主地被莫名地钳制与约束。雪峰虽然威严,常有烟霞逸游,那是它不可多见的喜颜。当春风转为夏雨,桃花簌簌而落,冰山也缩缩身子,似乎雪峰也淡了一些,不再耀眼。每每回想起把保佑与祈愿交给一块石头,留在冰川下的路边,比起那些虚伪的赞美,石头实在得多,至少,它都代表了我,与冰川遥遥絮叨。而我带回云南老家的,除了虫草,雪莲花以及真真假假的天珠,还有旷野的风。冰川下的风虽然带刺,却不暄哗张扬,它就是娓娓道来的故事,叙述着一座冰川亘古迷面。随着桃花凋谢,充足的阳光下,时序便进入长夏的模式。


桃花源里冰与雪,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寂廖展台,而是活动纷呈的节日。每年三至四月,波密县都会为一朵桃花举行诸多活动。我见过一场藏族少女们手绘桃花活动,那真是一场声势活大的集体描摹,在肃静里,丹颜落纸,马上晕染开来,立体出桃花的脉络;微风轻拂,再让画画的少女们摇变为一朵朵绽开的桃花。而一棵棵桃花树下的许愿,同样是在虔诚的心境里,在桃花的容颜中埋藏下来年才能开启的秘密。人们在桃源里徜徉、徘徊抑或冥思,从烟熏火燎的生活里置身仙境般的桃花源,渐渐平静的心再被灼灼桃花引燃。由一朵桃花作“路引”,带来了客源、商机以及发展的后劲。签约数倍增,订单量上涨,都是冰雪与桃花引领下的杰作,当然,波密县委政府也非常重视发展旅游,每年桃花节前都会带着真诚邀请到昆明、成都等地,为一朵桃花呐喊。


我到过波密的第二条冰川,是嘎隆拉冰川。那次去墨脱因为所办的边境通行证过期,被检查站档在了波密县与察隅县交界处,所以歪打正着去看了嘎隆拉冰川。嘎隆拉雪山,让来自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暖湿气流不能逾越,也让青藏高原的寒流止步于此,造就了一天可以经历四季的墨脱秘境。嘎隆拉山是驾车墨脱的必经高山,地势陡峭、气候多变,山顶常年被冰雪覆盖,高寒孕育了数条冰川,冰川融水,最终汇入雅鲁藏布江的支流。嘎隆拉冰川分为东冰川与西冰川。东冰川位于嘎隆寺东侧,海拔5520米,末端海拔3600米,长约5.5公里,由东向西流动,其冰舌平均宽度400米。嘎隆拉山山脉托举着厚厚的积雪蜿蜒起伏,彩色云雾在峰腰间环绕,如果冬季来,肯定能看到日照金山。可惜,我无此缘。


波密的冰川那么多,我无缘逐个相见,把它们的名字抄记下来,心头再挤,就得给它们安上灵位。位于念青唐古拉山东段南坡,朝向东南的卡钦冰川。位于波密县松宗镇朗秋冰川。位于波密县玉仁乡的则普冰川。位于波密县朱西村的朱西冰川......。每座冰川都有众多的忠实粉丝,每年观冰川最佳时间段后,沿路都会新堆一些玛尼堆,既有宗教的象征意义,也有传统的路标作用。在我看来,每一块石头都是朝圣者们沉淀淀的祈福。风马随风飘荡,自此天各一方。与桃花源的绵长、细腻与隽永相比,冰雪的波密有它深邃、神圣与肃穆的一面。


同样是来自资料,波密县被《中国国家地理》认定为“最美冰川之乡”。原因是青藏高原最大的冰川群就在该县境内。中国共有冰川46377条,面积59425平方公里,而波密县共有冰川数量2040条,总面积为4382.5km2,占波密县总面积的26.1%。不用立什么碑,准确无误的数值,早把波密的冰川拔上头筹。波密不仅是中国的有名的冰川之乡,波密周围还有十几座海拔超过6000米的雪山。包括波密最高峰明扑不登山;易贡湖畔念青唐古拉山纳雍嘎簸峰;波密西北念青唐古拉山脉的业理峰;波密城外的塞该哥拉峰;波密城外的若荣峰等。

冰雪与桃花源并不脱节,彼此烘衬,并且都各自鲜明的属性。

(许文舟 中国作协会员 中国徐霞客研究会理事 临沧市作协副主席 通联:云南省临沧市凤庆县凤山镇东城社区阳光花园六栋二单园  电话:18988306285)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