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翁宇巴腊(苏顺路 洛杉矶)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2-08-03 21:56:01 共1849人阅读
文章导读 富翁宇巴腊(苏顺路 洛杉矶)

 

富翁宇巴腊

苏顺路 洛杉矶 2012.7.21

    在仰光大金塔下, 十字路口, 至今矗立着高僧宇威色拉纪念碑, 顶端有宇威色拉雕像, 由渺茗富翁宇巴腊出资所立。高僧为英殖民统治时期著名抗英民族英雄。可见宇巴腊崇高抗英爱国精神。

    在缅甸伊江三角洲专区, 渺茗县城对岸. 龟雷村正中江边, 仅有一幢白色两层洋楼, 是著名开明富翁宇巴腊住宅。我童年时代家居龟雷村, 有幸与宇巴腊同乡, 深感荣耀。

    宇巴腊可谓缅甸传奇人物。他长相英俊, 才气过人, 聪明智慧, 心地善良, 年轻时即从父母手里继承家业, 积累财富, 用于民生。

    三十年代, 英殖民统治时期, 渺茗建有牢固监狱。据说除仰光永盛大监狱, 属全缅第二大监狱, 为英人残酷统治缅甸一个铁证。当时宇巴腊充分利用其雄厚财力, 名声地位, 保持与监狱联系, 许多冤假错案, 经他努力穿梭, 得到合理解决。他尤其关心被关押的农民群众, 积极营救他们, 许多得到减免负刑, 保释。因此, 常有受惠群众, 携持土产, 登门拜谢, 络绎不绝。这只是他慈善工作一部分。他以特殊方式抗拒英殖民统治。

    当四十年代初, 日本法西斯入侵缅甸, 宇巴腊适时联英抗日。日军占领渺茗黑暗岁月, 宇巴腊埋名隐身, 在广大人民群众的贴心保护下, 成功躲过日军迫害。可惜, 他胞弟宇巴茗, 残遭日军屠杀, 见不到胜利暑光, 给他带来巨大伤痛。

    当二战结束, 英人重返缅甸, 到了渺茗, 首先将他家的英军暗探接回英国, 表彰他的功劳, 而他或许已投入缅甸民族独立运动。

    关于宇巴腊的个人生活, 家庭婚姻, 当时我身处童年, 不甚了解。据传, 他到外地取媳妇, 他的双亲, 首先见到女方父母, 长相一般, 颇为爱儿担心。可当儿子将媳妇接回家来, 见儿媳妇美貌如仙, 两老喜出忘外, 笑口不拢。

    宇巴腊的媳妇叫杜纽, 我童年见过他们, 印象当中, 宇巴腊洁白英俊, 帅气十足, 杜纽则可称绝代美女, 文雅高贵, 举止端庄, 两人非常相配。

    宇巴腊秘书叫宇迎挨, 当时近五十岁, 抗战时期, 留守洋楼, 总管家务。我家与宇迎挨较熟, 他有空会来我家坐, 记得炎热夏天, 还在我家客厅睡午觉。战争年代, 物质奇缺时, 送给我家一匹洁白细织棉布, 边有蓝线, 十分珍贵, 我们感激不尽。可惜, 当时我才八岁, 没有从他口中了解更多宇巴腊为人处事。

    一九四八年元月四日, 缅甸脱离英殖民统治, 宣告独立。我想, 宇巴腊一定积极投入建设新生国家的各项工作。

    记得五十年代中期, 执政的自由同盟党分裂, 宇努为首的廉洁派与宇巴瑞为首的巩固派争夺国会议席。在全国笵围内, 宇努派占上风, 赢得多数国会议席。然而, 在我们渺茗, 强势宇努派参选人, 败在以无党派独立人士参选的宇巴腊手下。宇巴腊光荣地前往仰光, 参政建国。可见宇巴腊在渺茗人的心目中,威信独大, 无人能比。

    真诚希望他的亲属, 了解他的人, 能修书立传, 歌颂他的丰功伟绩,流芳百世。

    注: 一九九五年, 我们举家回缅甸探亲, 回到阔别二十多年的渺茗, 三, 四十年没有回访的龟雷村北江边, 由于江水冲蚀, 旧居已沉入江底。一九九八年, 我独个回缅探亲, 赶赴渺茗, 探望病危大哥, 一星期后大哥病逝。我家后人在龟雷村中, 观音庙堂, 为大哥超度行善。发现宇巴腊洋楼, 已沉入江底, 只留几根残柱凸露水面。现在又过十几年, 不知还能否见到残柱露水。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4 条评论

苏顺路 11 years ago 回复TA

回应评论:感谢叶于先生对"富翁宇巴腊"文章的评论。  讨论:   一,英雄问题:笔者沒有写宇巴腊是英雄。只写高僧[宇威色拉]为英殖民统治时期,著名抗英民族英雄。 二,矛盾问题:二战时期,陳嘉庚先生,积极抗日。日军佔领新加坡时,陈嘉庚先生被迫辗转到印尼等地避难。 由于得到华侨的掩护,得以安全地度过3年多恐怖时期。[南侨回忆录]。不知当时宇巴腊的处境与陈嘉庚先生相似与否。 三,"他"问题:第一个"他",不是"他",是"他家的英军暗探。"。笔者沒写清楚是他家的印籍男佣[英军暗探]。实属重大遗漏。顺此致歉。不妥之处,敬请指点。 此致  苏顺路 2012-08-07

缅华网网友叶 11 years ago 回复TA

宇巴腊这个人算不算抗英民族英雄?本人知识膚浅.但我认为:评价-个英雄要用亊实说话.作者把他称为"著名抗英民族英雄",他的抗英亊碛在那里?作者也不十分了觧,仅仅举出:他为贫苦農民打抱不平,出钱出力,营救被关牢獄的農民群众,减免負刑,保释.这只是富翁的慈善行为而已.在争取民族國家独立方面有什么言論和行动呢?
作者说:在日本占领期间,"宇巴腊适时联英抗日",却又说"宇巴腊埋名隱身",是不是矛盾?
在"当二战结朿"这-段,讲了三个"他",是不是宇巴腊本人?他是英軍暗探?作者说"他或许已投入缅甸民族独立运动".是親身投入还是间接参与?作者也不清楚,那最好不用"或許"说话.
表揚一个做善亊的富翁是不错的,表揚一个"民族英雄"的资料还不够.
共同探討.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