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立达:穿着缅甸裙子与当地人“斗智斗勇”

编辑:澎湃新闻 思想湃 文章类型:缅华人物 发布于2018-10-30 10:15:49 共3299人阅读
文章导读 邢立达:穿着缅甸裙子与当地人“斗智斗勇”

在知乎上搜索邢立达,第一条搜索结果便是关于邢立达的“手气”为何这么好?的确,邢立达几乎每年都会给学术界以及古生物爱好者惊喜。“发现首枚古鸟类琥珀”、“发现首枚恐龙琥珀”、“发现首枚雏鸟琥珀”等,他是众多古生物琥珀发现的“第一人”。邢立达曾经在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团队的研究速度跟不上野外考察的速度,他积累着大量素材还来不及做科研。足以见得,邢立达的考察发现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进行着。

邢立达在恐龙等古生物化石的形态学方面也有不俗的成果,2007年开始,他先后研究了重庆綦江、永川、大足,甘肃刘家峡恐龙足迹群(中国最大恐龙足迹群)。2013年底,他开始走出国门,对外蒙古,加拿大西部,以及朝鲜半岛、伊朗等地的足迹点进行调查与研究,并且开始了一个全新的科研方向,即琥珀研究。在10月25日的思想湃上,邢立达分享了自己在缅甸琥珀矿区的一系列发现,以及自己如何与琥珀商贩“斗智斗勇”的故事。

“步入古生物学界的这二十年来,我从来没想过会有机会与这些琥珀标本接触。”邢立达说。

思想湃现场

第一次意识到,缅甸可能有恐龙琥珀

琥珀是化石的一种,也是科研很重要的一个方向。古生物学家们在中国东北部、波罗的海、美国西部、蒙古戈壁等地区,通过对琥珀的研究皆有重大发现。他们在中国东北部的热河生物群发现了带毛的恐龙,美国西部发现了霸王龙-角龙-鸭嘴龙动物群,蒙古戈壁发现了窃蛋龙-特暴龙动物群。但一直未对东南亚进行挖掘研究。

“白垩纪的东南亚可能是热带雨林、可能有恐龙,我们几乎一无所知。”邢立达说。

直到2013年,昆虫学家张巍巍在缅甸发现了一块带有蜥蜴的琥珀。当时,张巍巍以为是恐龙的脚,于是给正在云南考察的邢立达打了电话。一听发现恐龙的琥珀,邢立达拿着手机就往有信号的山顶跑。结果,他一看照片便认出不是恐龙,而是蜥蜴的腿。在此之前,全世界的蜥蜴琥珀不超过十个,这块琥珀极其稀有。而这次的发现,冥冥之中为邢立达的科研打开了一扇窗。

“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缅甸琥珀包裹着昆虫以外,很有可能包裹着恐龙时代的脊椎动物,包括蜥蜴、恐龙、鸟类、青蛙。”他说。

在缅甸的首次发现:天使之翼

缅甸由于政治原因,当地极其危险。从密支那到德乃,再到矿区区区不到150公里的路程,却需要花费将近一天的时间,途中还可能会遇到暴雨和雷区。邢立达就曾看到过一头踩到定向雷死掉的小象。

或许是因为危险以及矿区严禁非本地住民进入,这片矿区不曾有科学家踏足,邢立达是当时唯一一位到那里考察的古生物学家。他在当地一位华侨向导的带领下,扮成本地人几经进入矿区,认识了众多与琥珀相关的人,包括华侨、商贩、挖琥珀的工人等。正因为他的这份精神,所以成就了现在人们口中的“第一人”。

邢立达发现首枚古鸟琥珀算是一个偶然。当时,与邢立达同住一个宾馆做珠宝猎人的法国朋友告诉他,自己发现了一枚包裹着鸟翅膀的琥珀,并且带邢立达去商贩那看琥珀。这枚琥珀便是现在的“天使之翼”。

邢立达这样形容这枚琥珀标本,“很小,与冬季大衣上那颗最大的纽扣一般大小,琥珀里的翅膀上有两个爪子。“现在的鸟类,几乎翅膀上是没有爪子的,所以它是一只非常特别的古鸟。“一定要买下它”是邢立达当下的念头。当晚,他经过几番“价格战”后买下了这枚贵重的琥珀,并立即赶往机场,赶最早的航班回中国。

果不其然,“天使之翼”经过MicroCT扫描后确定是中生代的古鸟,它是世界上最小的恐龙,体长仅有3.5厘米,属于反鸟类。同时,邢立达在琥珀的珀体内发现有挣扎的痕迹,从而确定这只古鸟是在死前被树脂包裹住的。

左侧图为MicroCT扫描图,右侧为复原图 绘图/刘毅

第一个发现琥珀中的恐龙的人

在缅甸发现“天使之翼”后,邢立达完全将考察重心放在了缅甸。他笑着说,自己从来没想到,一个古生物学家每天穿着当地的“奇怪裙子”,与当地人“套近乎”。当地的商贩都知道邢立达在寻找脊椎动物的琥珀,一枚蚊子琥珀与一枚羽毛琥珀的价格是天壤之别,因此,他们一有新发现就找邢立达。

发现琥珀中的恐龙可以说,是让邢立达声名远播至古生物圈外的一次重大发现,这也是2016年全球最受媒体关注的科学发现之一。邢立达在现场分享了这次发现的过程。

这天,邢立达如往常一样逛“琥珀摊子“,一枚看似土鸡蛋被商贩称之为”蚂蚁上树”的琥珀吸引了他的注意。“植物怎么可能会有羽枝,显然是羽毛。而这个条形物只可能是鸟类,或是恐龙的尾巴,”他说,当下他就意识到,这颗“土鸡蛋”很可能会是人类第一次看到恐龙的琥珀。经过几番讨价还价,邢立达很便宜地买下了这枚琥珀。经过同步辐射扫描,显然是一只恐龙的尾巴,它有八节椎体。这次的发现,让很多人开始接受恐龙有毛这件事。

对于邢立达而言,当所有人将目光聚焦在恐龙有毛时,他关心的是,琥珀中恐龙的断口很“鲜”,经过微量元素分析,这是恐龙生前遗留的血液。“这只恐龙很可能本身是完整的,只不过挖掘时,一榔头下去四分五裂了。”他可惜地说。

复原图 绘图/张宗达

邢立达在缅甸的“挖宝之旅”并没有结束。后来,他又发现了世界上第一枚雏鸟琥珀、第一枚压成鸟琥珀、第一枚介形琥珀、第一枚蛙琥珀、第一枚蛇琥珀。他如数珍宝地为现场的观众介绍这些史前生物。

而为了收藏这些标本,邢立达及其团队建立了德煦古生物研究所。目前,研究所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脊椎动物琥珀收藏序列。他说,明年会向公众展出一大批珍贵的标本。同时,他还透露,明年将发表近期的发现。

缅甸琥珀脊椎动物群复原图 绘图/张宗达

对话邢立达

Q1:您在演讲时介绍了,去往缅甸琥珀矿区的危险,能否分享下,您是如何尽量避开这些危险因素的?

A: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关于个人在缅甸当地考察遇到的一些状况。我在缅甸当地有一位长期联系的华侨向导,他对进出矿区了如指掌。印象深刻的一次是,我如往常一样打扮成当地人的样子,因为非本地住民是禁止进入矿区的。途中我们遇到地方武装士兵检查证件,而这次与之前不同,他们不仅检查证件还盘问,我心里着急,情急之下指了指嘴巴,比划起来,还好向导马上会意,说我是他的哑巴亲戚。这才渡过难关。

Q2:您说过,恐龙研究的终极价值在于“只有恐龙1.6亿年漫长的存在,特别适合解释演化的本质。”为什么这么说?这里的演化史单指恐龙类生物的演化吗?

A:对,因为恐龙特别典型。它们崛起于三叠纪晚期,还是很弱势的物种,然后抓住了大灭绝的一些空隙,快速发展、巨大化、多样化,并且学会了飞行,占据了地球1.6亿年,并留下了丰厚的遗产,也就是今天所有的鸟类。

Q3:关于恐龙的灭绝有很多观点,您比较认同哪一种?

A:地外小行星撞击引起一系列反应,加上当时恐龙的演化进入低谷期,没有挺过去。只有鸟类作为恐龙的后裔留下来了。

Q4:对于热爱冷门学科又苦恼于未来就业问题的学子,您有什么建议吗?

A:这其实是无解的。我想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欧美有一些人认为,古生物学是“贵族学科”的缘故。如果真的很喜欢,又不介意比较长的时间找不到工作,那可以尝试。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