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抗日战争中印缅战场滇缅抗战纪实展”7月6日厦门华侨博物院开展(王起鹍摘编)

编辑:侨挚友 文章类型:历史回眸 发布于2022-07-08 15:14:09 共4272人阅读
文章导读 “昨天大使馆叫我去参观医院船,不知道还要体检。其实我不愿体检,年纪大了,该入土了,体检有啥用啊?”中国远征军老兵刘大江8月31日在缅甸仰光家里对记者说。……

来源:侨挚友

部份图片展

历史资料文章--

百岁远征军老兵留在缅甸70年 不愿回国打内战

--探访95岁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刘大江

2013年09月01日

中新社记者 张浩

2011年5月16日,刘大江老人坐上从缅甸飞往合肥骆岗机场,在阔别祖国50多年后,中国远征军老兵刘大江终于回家了

2013年在缅甸福建同乡总会“福星学校十周年”庆典会上王起鹍与95岁高龄的远征军老兵刘大江,并听他讲述参加远征军的故事

“昨天大使馆叫我去参观医院船,不知道还要体检。其实我不愿体检,年纪大了,该入土了,体检有啥用啊?”中国远征军老兵刘大江8月31日在缅甸仰光家里对记者说。

95岁了,刘大江依然声如洪钟,一边说话一边比划手势,走路不愿让人扶,每天用放大镜读报。“比我吃得都多。”他的侄孙刘晓峰说。

中国海军和平方舟医院船的骨科医生吴海宏问他:“老爷子您有哪不舒服的?”刘大江笑答:“没有,经过8年抗战,底子好得很!”

1945年8月15日,正好是日本投降那天,远征军的队伍要回国,刘大江却选择留下。“我说我不回去,因为回去要打内战,中国人打中国人,死了没价值。”后来,他和北京来的两个流亡学生一起,在仰光的广东观音庙旁办起了华夏小学。

“我们很受华侨欢迎,因为那的广东人只会讲广东话,福建人只讲福建话,都不懂普通话。一下来了一百多学生,都想来学普通话。”在缅甸生活的70年里,刘大江当了近50年华文教师。

刘大江1919年出生在上海。读中学时,他眼见日军飞机在上海炸死市民,愤恨不过,便跟几位同学投军,到南京上防空学校。之后,他辗转山西、武汉、贵阳、兰州、重庆。

在重庆,刘大江到《大公报》当练习生。不到一年,远征军司令长官罗卓英从印度来重庆,想招募一些知识分子,因为当时美国支持了远征军一些武器,四川的老百姓不会用。刘大江便再次参军。他历经“驼峰航线”到了印度,在“野人山”接受一年训练。后来,他入缅作战一年,参与了密支那战役,主要工作是修理汽车。

近70年过去,刘大江还能迅速回忆起许多战友的名字。今年1月4日,访缅的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前往仰光的二战阵亡日军墓祭拜,刘大江闻讯还前去抗议,“我一直反对日本军国主义!”

新中国成立那年,刘大江和缅甸侨生庄秀凤结婚,两人当时都在学校教书。1957年,大使馆派他们夫妇两人在内的教师团到北京参加国宴,“陈毅向我们敬酒。”他们还参加了阅兵,“我们在东四观礼台,毛主席还向我们招手了。”之后一年,夫妇俩分别在北京虎坊桥小学和东四幼儿园学习。

学习结束,刘大江回了一趟老家——安徽太和县,“那好像仰光的一个乡镇,没有一部汽车。”半个月后,刘大江回到缅甸。“气候不适应,冬天太冷,在缅甸一年就只用穿这几件。”他指着自己的背心说。

2011年,阔别中国54年的刘大江回国寻亲。他一路带着勋章,到了太和县,大为惊讶,“这简直跟仰光一样了!”

刘大江夫妇没有孩子。自从20年前太太去世后,他一直孤身一人。2011年回国后,侄孙来仰光照顾他,并花了1430万缅币(约10万元人民币)为他装修了老房。如今,中国在缅企业商会每月会给他发5万元缅币的“工资”,还给他家里挂上了一方“宝剑”。

1967年,华侨中学被缅甸政府收归国有,刘大江只能当家教。不过,虽然学校被收,华中校友会每年春节还会给刘大江一个红包。“我的学生很多,朋友很多,好多人都七八十岁了。这里的华侨对教师太尊敬了!”

关于自己长寿的秘诀,刘大江认为是生活有规律。他不喝酒,60岁后就不抽烟,每天早上5点多钟起来喝早茶,之后去公园里和华侨打一小时“八段锦”,下午也会出去遛弯儿。

刘大江将和平方舟的体检结果叠得很整齐,压在自己泛黄的新华字典下。“除了血压高,看来也不会有事嘛。”

他对医院船印象深刻,“最少有上千人来看病,挤得满满的,医生知道我是老兵,都特别关照,好多人对我拍照。”刘大江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就住黄浦江边上,那里面就没有一艘中国军舰。在南京倒是看到了军舰,可是最多只有这艘船一半长。”

远征军老兵刘大江归葬昆明 参加大阅兵成遗愿

2015-07-17 来源:中新社  记者 胡远航

17日,远征军老兵刘大江英魂被送达昆明金陵陵园远征园,长眠于这个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刘大江是生活在缅甸仰光最后一位远征军老兵,1937年入伍,参加过太原保卫战,曾只身渡黄河。1942年,已从文当记者的他弃笔从戎,加入中国远征军,并参与了惨烈的反攻密支那战。2013年,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缅甸“拜鬼”,已95岁高龄的刘大江还组织参与现场抗议。2015年6月24日,刘大江因病在缅甸去世,享年97岁。

17日10时,刘大江的骨灰在亲人的护送下,被安葬在金陵陵园远征园,这里长眠着他的40多位战友。众多志愿者、民众自发前来迎接刘老英魂,并敬献鲜花。

“爷爷自称‘半世漂泊’,现在终于魂归祖国了,”刘大江侄孙刘晓峰说,“昆明是爷爷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回来和战友们在一起,是他的夙愿。”

“老人在世时得知能参加9月3日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非常激动。即便卧病在床,老人还想坚持到9月3日,但没想到就这么走了。”刘晓峰含泪说。

云南志愿者周德蓉在得知刘老想要归葬祖国后,一直忙着张罗相关事宜。“这些老兵当年为祖国而战,值得我们铭记,”周德蓉说,“相比物质关怀,老兵们更追求精神认可和荣誉,但我们还是应给予安在的老兵更多关爱和守护,让他们有尊严、有质量地安度晚年。”

71年前,10万中国远征军为对抗日本侵略者、保卫滇缅公路这一国外援助的最后生命线,向缅甸进发。在3年零3个月的战斗中,中国共投入兵力40万人,伤亡过半,无数英魂长眠在中缅边境的莽莽群山之中。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