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追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

编辑:观察者网 文章类型:历史回眸 发布于2022-01-07 16:03:00 共10825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为纪念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六十周年,西藏军区司令员、开国中将张国华的女儿张小康在采访当年参战老前辈、收集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组织战史研究者一起编写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一百问》,……

来源:观察者网

为纪念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六十周年,西藏军区司令员、开国中将张国华的女儿张小康在采访当年参战老前辈、收集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组织战史研究者一起编写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一百问》,全景式反映了这次反击作战,特别是讲述了英雄、功臣、烈士、伤员等前线指战员和支前民工可歌可泣的战斗事迹。

这场战争虽然已经过去整整一个甲子,但它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淡忘,一代又一代的军人、军迷始终对这次反击作战抱着浓厚的兴趣。

尤其令中外许多军事专家、研究者着迷的是:我军在兵力火力并不占多大优势的情况下,怎么能在短短几天内就歼灭了印军最精锐的王牌部队7个多旅?我军为什么在胜利之日主动回撤?我军为什么主动释放印军俘虏并主动向印度交还战缴武器装备?    经张小康同意,观察者网选其有关内容逐篇发表,以讲述这场战争的真实情况。

【文/张小康 等】

对于举世瞩目的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我们可以从“作战方向及指挥机构”、“作战阶段及参战部队”、“作战结果及战略意义”这三个方面来作简要了解。

一、作战方向及指挥机构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分为东线、西线两个战略方向。西藏中印边境东段地区为东线方向,新疆(含西藏阿里)中印边境西段地区为西线方向。毛主席、中央军委统一指挥全线反击作战,并协调东线、西线两个战略方向的反击作战行动。

在东线正面宽1100公里的战场上,第一阶段作战划分为以下两个方向:

西藏军区前线指挥所(简称西藏军区前指)位于错那县的麻麻沟,统一指挥克节朗、达旺方向作战,为全线反击作战的主要方向。其主要成员有: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副司令员邓少东、陈明义、赵文进,政治部主任吕义山,副参谋长石伴樵,后勤部副部长于一星。

张国华中将(1914—1972)

西藏军区基本指挥所(简称西藏军区基指)位于拉萨市,负责指挥东线辅助作战方向反击作战,以策应主要方向作战。其主要成员有:西藏军区政委谭冠三、参谋长王亢、政治部副主任白健。

在第二阶段作战中,东线划分为以下三个作战方向:

西藏军区前线指挥所位于达旺以北的邦冈共,统一指挥西山口——邦迪拉方向作战,为全线反击作战的主要方向,主要成员同第一阶段。

西藏军区基本指挥所位于拉萨市,负责指挥东线中部地区反击作战,主要成员同第一阶段。

由54军军长丁盛组建的指挥所(简称丁指),负责指挥东线瓦弄方向反击作战。丁指主要成员有:丁盛任司令员兼政委,54军副军长韦统泰、昌都军分区司令员郄晋武任丁指副司令员,54军副政委钟池、昌都分工委书记兼昌都军分区第一政委苗丕一任丁指副政委,韦统泰兼任丁指参谋长,54军政治部主任蓝亦农任丁指政治部主任,54军副参谋长霍烈坤、昌都军分区参谋长赵衍祥任丁指副参谋长,昌都军分区副司令员岳宗任丁指后勤部部长。

东线方向组建的西藏军区前指、西藏军区基指、丁指,均受中央军委直接指挥。

新疆军区在西线组建的康西瓦指挥所,受中央军委及新疆军区双重指挥。康西瓦指挥所的主要成员有:司令员兼政委何家产,副司令员刘发秀、李双盛、郑志文,副政委向新、黎斌,参谋长郑志文(兼),代理参谋长安志明,政治部主任黎斌(兼)。为了靠前指挥,反击作战开始时又成立了康西瓦前线指挥所(简称康前指), 主要成员基本同康西瓦指挥所。康前指统一指挥西线方向反击作战。

在西线正面宽600公里的战场上,划分为四个防区:天文点防区、河尾滩防区、空喀山口防区、阿里防区。这四个防区均受康前指直接指挥。

历史资料图

二、作战阶段及参战部队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反击作战统一从1962年10月20日开始,东、西线作战结束时间不同。

(一)在主要作战方向即克节朗、达旺方向,西藏军区前指统一指挥藏字419部队(相当于1个步兵师)、陆军第11师主力(2个步兵团)、山南军分区一部,以及炮兵、工兵等兵种部队,实施克节朗战役,全歼了印军步兵第7旅,攻占了达旺等藏南地区,战役于10月25日结束。

(二)在东线辅助作战方向,西藏军区基指统一指挥昌都军分区、林芝军分区、山南军分区一部,实施反击作战,歼敌一部,攻占了边境要点,前推哨所,锋逼瓦弄,有力地策应了主要方向的克节朗战役,作战于10月25日结束。

(三)在西线方向,康前指统一指挥陆军第4师步兵第10团3营、步兵第11团3营,骑兵第3团(相当于1个加强步兵营)、步兵第2团、阿里骑兵支队守哨卡分队,以及炮兵、工兵等兵种部队,实施反击作战,歼灭了印军步兵第114旅4个营各一部,拔除了印军侵略据点37个,收复了大部分被占领土,作战于10月29日结束。

第二阶段反击作战,总体上是从1962年11月18日开始,各方向开始和结束时间有所不同。

(一)在主要作战方向即西山口——邦迪拉方向,西藏军区前指统一指挥藏字419部队、陆军第11师主力、陆军第55师、山南军分区一部以及炮兵、工兵等兵种部队,实施西山口——邦迪拉战役,全歼了印军步兵第62旅、炮兵第4旅,基本歼灭了印军步兵第48旅、步兵第65旅、步兵第67旅,锋逼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夺取了战略决战的重大胜利。战役总攻于1962年11月18日开始,20日结束,搜剿作战持续了一段时间。

(二)在瓦弄方向,丁指统一指挥陆军第130师、昌都军分区步兵第153团,以及炮兵、工兵等兵种部队,实施瓦弄战役,基本歼灭了印军步兵第11旅,攻占了瓦弄等要地,锋逼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战役总攻提前两天于1962年11月16日开始,当日结束,搜剿作战持续了一段时间。

(三)在东线中部地区方向,西藏军区基指统一指挥林芝军分区、西藏军区直属队一部、山南军分区一部,实施反击作战,歼敌一部,攻占了梅楚卡、里米金、博浪等要地。反击行动于1962年11月18日开始,22日结束,搜剿作战持续了一段时间。

(四)在西线方向,康前指统一指挥陆军第4师步兵第10团3营、步兵第11团3营,骑兵第3团,阿里骑兵支队守哨卡分队,以及炮兵、工兵等兵种分队,实施反击作战,歼灭印军一部,拔除了印军在中印边境西段地区最后的6个侵略据点,收复了全部被占领土。反击作战于11月18日开始,20日结束。

三、作战结果及战略意义

我军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中,共歼灭印军8853人,其中击毙4885人、俘虏3968人。我军牺牲722人、负伤1697人,无一人被俘。歼敌人数与我军伤亡人数之比为3.7:1。

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指挥的主要方向作战取得的战果是最大的。首战克节朗,决战西山口——邦迪拉,在这两次战役中,共歼灭印军6960人,占我军歼敌总数的79%,其中击毙印军步兵第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以下3718人,俘虏印军步兵第7旅旅长季·普·达尔维准将以下3242人。我军牺牲376人、负伤811人,歼敌人数与我军伤亡人数之比为5.9:1,以小的代价夺取了大的胜利。

我军战果统计规定极严,对于负伤逃掉以及战后被印度发现躲在森林中因伤、病、饥饿而死亡的印军官兵,一律不计入战果。这是我军的传统做法。

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中,我军共缴获印军飞机1架,直升机3架(另击毁1架),坦克7辆(另击毁2辆),汽车437台,各种火炮380门,各类枪6403支、挺(其中轻、重机枪631挺),火箭筒112具,枪榴弹和掷弹筒32具,炮弹79720发,枪弹4120591发,手榴弹16921枚,地雷14848枚,电台、报话机520部,电话机272部,望远镜258部,炮兵观测仪器36部,工兵大型机械45台,发电机98部,充电机26部,还有一大批军用物资。

印军呢?逃命都难,何谈缴获。

历史资料图

数字是枯燥的,但数字最能客观准确地表明敌对两军在战场上生死拼杀的最终结果。

我军战果,令世界眩目。

我军夺取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完全胜利,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在军事上,我军完胜,彻底粉碎了印度侵略军的猖狂进攻,歼灭了印军参战部队的主力,在东段以实际行动否定了非法的“麦克马洪线”,锋逼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在西段拔除了印军全部入侵据点,收复了全部失地。这一仗,大扬国威,大振军威,打出了中印边境至今六十年的和平格局,形成了我军对印军的巨大心理优势,夺取和保持了我军在中印边境的主动权。

在政治上,我国的自卫反击作战,沉重打击了印度尼赫鲁政府的地区霸权主义和扩张主义政策,迫使印度不得不抛弃尼赫鲁政府顽固坚持的“中印边界问题不谈判”、印度单方面要求甚至诉诸武力扩张领土的政策,而按照中国的主张坐下来对边界问题进行和平谈判。

在外交上,我国的自卫反击作战,彻底揭露了印度尼赫鲁政府奉行强权政治、投靠帝国主义的本质,撕掉了尼赫鲁“不结盟”的面纱,打破了其当“盟主”的梦幻,伸张了正义。特别是在我军完胜之后,我国政府决定单方面主动停火和后撤、主动释放全部被俘印军官兵、主动交还战缴印军武器装备和物资的震世之举,使谁要战争谁要和平的真相更加大白于天下,赢得了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高度赞扬以及国际舆论的强烈反响。

1962年12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向参加反击作战的部队下发了《反击入侵印军作战定名问题》的电报,其中明确规定:

关于此次反击入侵印军作战定名的问题,为了便于对内、对外统一使用起见,现确定全名为“中印边境东(西)段自卫反击作战”。

自此,全军按照总参谋部的规定,统一使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这一定名。

为什么我们要讲这次反击作战的定名问题呢?因为作战的定名问题,实质上是战争观的问题。战争观,最重要的就是要分清战争的性质。人类历史上的战争,从性质上区分为正义战争与非正义战争两大类。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为促使中印边界问题求得公平合理的解决,站在自卫的立场上,在中印边境地区进行的反击入侵之敌的正义战争。

英国作家兼记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著的《印度对华战争》一书,从标题上即可看出作者的基本立场是客观的。印度对华战争,是印度军队奉行印度政府侵略扩张主义政策,在中印边境地区大规模入侵中国挑起的非正义战争。

《印度对华战争》书影

1971年11月20日,周恩来总理会见《印度对华战争》一书作者、英国作家兼记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

内维尔·马克斯韦尔在2014的访谈中表示:“1971年《印度对华战争》一书在美国上市时,基辛格读过此书。它改变了他(基辛格)对中国的看法,并将书推荐给尼克松(总统),这些都记载在尼克松—基辛格—毛泽东谈话记录中(1970至1972年)。基辛格访问北京时,周恩来传给我私人信息,说基辛格告诉他:‘这本书让我知道可以跟你们打交道。’”

内维尔·马克斯韦尔(1926-2019)

西方有的作者站在反华的立场上,不顾客观事实,以荒谬的观点论述这场战争。例如,瑞典记者兼作家柏提尔·林纳写的《中国的印度战争》,从标题上即可看出作者的基本立场与内维尔·马克斯韦尔是相反的。

至于印度,作为战败方,一方面在内部总结了失败的教训;另一方面在对外宣传中罔顾事实,散布了一些颠倒黑白的谎言,如“中国侵略了印度”,“中国军队主动回撤是因为后勤保障跟不上”等等。对这些谬论,我们将在后面的问答中以事实予以驳斥。

来源|观察者网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