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电诈之我见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08-30 13:26:27 共13534人阅读
文章导读 编者按:本文属读者投稿,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与本公众号无关,内容仅供参考。佚名近年来,缅北因电信诈骗可谓是声名狼藉,臭名远播。随着中国国家公安部发展宣传的深入,很多自媒体为蹭热度、引流量,肆意地对缅北乃至全缅甸抹黑……

来源:佚名

编者按:本文属读者投稿,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与本公众号无关,内容仅供参考。


近年来,缅北因电信诈骗可谓是声名狼藉,臭名远播。随着中国国家公安部发展宣传的深入,很多自媒体为蹭热度、引流量,肆意地对缅北乃至全缅甸抹黑。近几个月以来,云南无辜躺枪,被抹黑成与缅北诈骗分子同流合污,甚至中国一些大学的缅甸语专业都遭到了抹黑、攻击。面对抹黑与攻击,缅甸广大的无辜人民群众只能沉默,但云南人却发起了反击。在众多自媒体对缅北肆意抹黑、调侃的同时,少数对缅北情况较了解的公知对缅北电诈发出了较为公允、客观的声音。

作为土生土长的缅北华人低调沉默的一代,从事华文教育多年,历经世事变迁,除了逆来顺受,别无其他。后旅居云南,很多的国内亲戚朋友向我问起缅北电诈问题,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解释、澄清。一年以前便有了念头,想就缅北电诈问题谈谈自己的见解。每欲提笔,在独善其身,了此残生,切莫惹是生非,苟且偷安的前人遗训影响下便作罢了。蚍蜉撼树,是非我被所能。听闻近期中、老、缅、泰四国联合重拳打击电诈、人口拐卖等跨国犯罪,某深知此绝非易事,然仍是欣喜,便写下此文。

(一)缅北电诈由来

很多不明就里的人认为缅北电诈就是缅甸人诈骗中国人,然实非如此。

电信诈骗最早起源于20世纪90年代的台湾,2022年前后,台湾诈骗集团开始“产业外移”到福建。这一时期的电信诈骗主要是台湾人骗台湾人。台湾诈骗集团转移到福建后,雇用了有语言优势的福建安溪人充当打电话、取钱的马仔。随着时间的推移,台湾本地居民因受骗太多已经很少上当,诈骗集团便把目光转移到大陆民众身上。福建安溪人学到技术后也自立起了门户单干。随着警方对安溪地区的重点整治,安溪籍诈骗团伙又逃到深圳,越来越多的大陆本土人员被吸收进入诈骗团伙。

早期的电信诈骗手段主要有:一、诈骗分子通过短信或电话告知受骗人已中奖多少金额,请拨打某电话号码领取。当受骗人拨打电话说明领取奖金时,对方便告知需先缴纳律师公证费、税费等,一步步引诱受骗人入套;二、诈骗分子冒充医护人员通过短信、电话告知受骗人其子女或亲人在外地因“车祸”或“脑淤血”等,哄骗其家属将所谓 “手术费”“医疗费”汇入指定账号;三、“重金求子”利诱,诈骗分子通过发短信、打电话、张贴小广告等方式,告知受骗者,某女嫁给某富商,然富商无生育能力,引诱受骗男与某女共度良宵,怀孕后将给予受骗男高额报酬,当受骗男电话联系后则要求先将保证金汇入律师指定账户等;四、诈骗分子冒充公检法工作人员,称被事主身份信息被盗用,且涉嫌洗钱、涉黑和诈骗等犯罪,要求对事主的银行账户进行处理,从而对事主进行诈骗等。

2012年后,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络诈骗开始呈现出上升的趋势,犯罪分子通过钓鱼网站、伪基站、盗取QQ、微信等方式进行诈骗。2015年起,大数据时代,通过互联网,骗子可精准地找到被骗者的姓名、性别、家庭住址、职业、爱好乃至最近关注的事物、当前的状态。山东的“徐玉玉被骗死案”及北京的“清华老师被骗千万案”即是如此,骗子知道徐玉玉申请助学金的情况,骗子也知道大学老师进行过房产交易。

随着国内各地加大对诈骗犯罪的打击力度,台湾和大陆的诈骗集团纷纷出逃到东南亚的泰国、菲律宾、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在中国政府与各国政府的联合打击下,部分诈骗集团瞄准了仍处于武装割据的缅北地区。2018年以后,缅北的电信诈骗集团爆发式增长,中缅边境瑞丽对面的木姐、棒赛,果敢地区的老街,佤邦的邦康、勐能、孟博、勐平,以及小勐拉、大其力,泰缅边境克伦邦的妙瓦底、水沟谷等地,涌入了大量的诈骗集团。随着诈骗集团在以上地区的犯罪活动日益猖獗,缅北乃至缅甸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经过自媒体的肆意炒作、抹黑,中国民间对缅甸几乎到了“谈缅色变”的地步。

(二)缅北电信诈骗的真相

缅北电信诈骗并非像国内自媒体所传言一般遍布缅北,而是仅局限于中缅边境至缅泰边境缅方一侧的以上几个边境城市。当然,电诈集团也曾有从边境地区向内地扩散,腊戍的酒店宾馆一度被涌入的电诈集团盘踞,出现了正常旅客非预订入住较为困难的情况,后经缅甸政府的打击,诈骗集团便又撤回了边境地区。

电诈集团之所以能比较顽固地盘踞于上述边境城市,跟缅甸政府对边境地区无奈的管控现状不无关系。众所周知,缅甸明面上是一个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然而境内却存在着大大小小数十支民族地方武装,缅甸独立至今并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统一。这些大大小小的民族地方武装有的通过谈判与缅甸政府达成停火协议;有的则继续与政府军对抗,时常发生武装冲突;还有的从反政府武装中脱离分化出来,放弃武装对抗,成为政府军监管下的地方民团,协助政府维持地方治安,但民团手中依然握有武器,享有一定的特权,便于走私、贩毒等。民团作为绥靖政策的产物存在,缅甸政府也未能完全对其进行完全有效的管控。木姐、果敢、大其力虽为缅甸政府管辖,但反政府武装、地方民团等各种势力错综复杂,在利益的驱使下,部分民团势力便充当了电诈集团在以上地区的保护伞。第二特区佤邦及第四特区在缅甸相当于国中国的存在,除没有国际的外交权外,完全拥有独立的行政、司法、军事、经济、教育等体系,缅甸政府人员及军警未经许可不能进入。缅东泰缅边境的水沟谷、妙瓦底地区除缅甸政府军外,还有从反政府武装中分离出来的克伦边防军(民团)及反政府武装克伦民族解放军等。中缅、泰缅边境地区如此错综复杂的武装势力存在,成为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等犯罪集团最理想的庇护所。缅甸民地武的存在才是造成中缅边境地区长期动荡、落后的不稳定因素,只有缅甸消除地方武装的存在,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统一,才能实现中缅边境的长治久安与繁荣发展,才能造福两国人民。

盘踞于缅北边境地区的电信诈骗集团头目及骨干基本上都是中国人。虽然缅甸有很多华人族群,也有很多中文学校及中文补习班,但缅甸的华文教育水平比较低下,其大部分初高中毕业生可能还达不到国内小学毕业生的整体水平,更无缘学习互联网技术与应用。这样一个群体,如何大量获取国内被骗人的详细信息?如何懂得现代化的金融投资?又如何能够对诈骗款项进行拆分转移?当然,缅北诈骗集团确实召集了很多缅甸本土人员进行诈骗培训,通过社交软件普遍撒网,当有受骗者入网后则转交由上一级收网。诈骗集团对本土人员并没有学历门槛的要求,不论何种民族,只要会讲普通话,会使用手机打字聊天即可。

缅甸会中文的群体进入诈骗集团从事最底层的“撒网”工作较早时期是前往菲律宾或柬埔寨。随着电诈集团涌入中缅、泰缅边境地区,进入诈骗集团从事“撒网”的缅甸本地人越来越多,全缅甸各地中文初中学历生,甚至是小学学历的年轻人,包括部分在职教师在高薪的诱惑下,大量涌入木姐、老街、邦康、勐能、孟博、勐平、小勐拉、大其力、妙瓦底、水沟谷等边境城市,进入诈骗集团,成为电信诈骗犯罪活动的帮凶。由于诈骗集团及大量人口的涌入,刺激了以上地区经济的虚假繁荣,也吸引了大量人群前往投资或从事餐饮、批发零售、美容美发、娱乐服务等工作,刺激了第三产业发展。

缅甸存在电信诈骗犯罪活动,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但也仅存在上述中缅边境、泰缅边境,非缅甸国家政府管控或较有限管控的城镇并非遍布整个缅北或全缅甸。上述边境地区城镇也并非如自媒体传言的人间炼狱,生命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若真如自媒体所言,又怎会有人前往投资或从事第三产业?包括合法入境的中国公民在内,只要不参与诈骗、赌博等犯罪活动,生命财产安全基本上是能够得到保障的。缅北的电信诈骗有缅甸人参与也是不争的事实,但充其量不过是助纣为虐的帮凶,其头目、骨干及技术人员等元凶巨恶都是中国人,所以说,盘踞于缅北的电信诈骗根本上还是中国人骗中国人。

为防范疫情,中国在中缅边境线上修筑了近千公里的铁丝网栅栏防止偷越国境线,想要偷渡绝非易事。能够偷渡前往上述地区的人绝非善类,偷渡的目的更经不起推敲,其在境外生命财产安全自然也不会得到保障,这也是诈骗集团敢于肆无忌惮地残虐“中国人”的原因。真正被骗偷越国境线进入诈骗集团的仅是极少数,绝大部分都是自愿奔着高薪去的,在防守如此严密的中缅边境线上,强迫他人偷越国境线成功的概率几乎为零。

(三)缅北电信诈骗对缅甸的负面影响

中国文旅部8月10日恢复(第三批)出境团队旅游的国家名单中包括了缅甸,这对缅甸来说无疑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缅甸媒体如是评价:“受新冠疫情影响,自2020年1月起暂停团队游以来,这将是时隔3年半恢复访缅团队游。新政策有望带动访缅外国人的增加,对缅甸经济产生正面影响”。然而,此时正值缅北诈骗问题被国内自媒体肆意操作发酵,中国民间“谈缅色变”,对中国访缅团队游的恢复及中国资本进入缅甸投资产生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为此,缅甸商务部长昂乃乌在接受凤凰全球观察团采访时就缅北诈骗问题作出回应称,缅北电诈问题并没有媒体报道的那么严重,“国际舆论中包含很多虚假新闻,只有真的来了缅甸才能知道真相。”虽然缅北部分地区还存在武装冲突,但总体上安全稳定,人员流动正常。

缅北电诈问题事实上就是中国电诈犯罪集团流窜至缅北边境地区,在民地武或民团武装势力的陪护下,招募缅甸会中文的年轻人从事电诈初级工作的中国人诈骗中国人的犯罪活动。电诈集团在缅北盘踞的几年间,中国人受骗数量较多,金额较大,造成很多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自寻短见,给中国社会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同样,缅北电诈也给缅甸社会带来了严重的危害,且遗毒深远。从表象上来看,电诈集团涌入缅北边境地区,确实给上述边境地区带来了短时期内虚假的经济繁荣。大量被骗的人民币流入缅甸北边境,刺激了当地的消费市场,不少身无长技的年轻人进入诈骗集团很“轻松”地就“赚”到了不少的人民币,原本一贫如洗的家庭很快就建起了小洋楼。这也是不争的事实。然而缅北电诈给缅甸带来的负面影响却是方方面面的。正如前述所言,缅北乃至缅甸因缅北诈骗在国际社会上声名狼藉,严重影响着缅甸旅游业及国外投资的恢复和发展,给缅甸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深远的危害。

更为严重的是缅北电诈毁掉了缅华社会年轻的一代,至少遗毒三代。首先,缅北电诈问题的存在严重冲击着缅甸华文教育的发展。在缅北电诈高薪利诱下,很大一部分初中毕业生甚至是小学毕业生纷纷“外出打工”“赚快钱”,极少有人愿意继续就学深造,或留在家乡从事华文教育工作。由于教师薪资待遇比较低廉,在生活压力和“高薪”利诱下,部分在职教师也离职加入“外出打工”“赚快钱”的行列。三年疫情、政局动荡、缅币断崖式贬值等对经济造成了严重的破坏,社会对缅币丧失信心,更加剧了掌握汉语人群涌向电诈猖獗的边境地区,缅族也大量涌入从事最底层的服务行业或体力劳动工作。近年来,各地化校学生人数急剧增长,师资力量却难以保障,举步维艰。

其次,缅北诈骗正在摧毁着一代人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亲戚、朋友、同学中,有人在从事诈骗工作已是司空见惯,不再是秘密,也不再是觉得羞耻的事情。那些身无长技的人很“轻易”地就“赚到”了“块钱”,很容易就膨胀起来,沾染了攀比、享乐、放纵、吸毒、滥情等的恶习,消费的欲望在不断放大。原本优良的品质、淳朴的民风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对下一代人的成长也产生了诸多不良的影响。

缅北电诈将使缅甸,尤其是缅北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其他暴力犯罪将进一步加剧。在中、老、缅、泰联合强力打击下电诈集团终将逃离缅北,因缺乏工矿业、制造业、种植养殖业、旅游业等经济的支撑,缅北边境地区必将进入一个经济衰退期,大量的体力劳动者及服务行业从业者即将失业,店铺关门歇业。曾经在电诈集团内从事过电诈工作的缅甸人,或将转向诈骗自己身边的亲戚、朋友,或将组成犯罪团伙对富人阶层实施入室抢劫、绑架勒索或拦路抢劫等。

自2021年2月1日缅甸政府军接管政权后,下缅甸核心区域时常遭到PDF的恐怖袭击,为稳固军政府的统治,政府军不得不收缩在缅北的控制区域,反政府武装伺机扩大活动区域,重要交通干道及城镇的治安力量严重被削弱,暴力犯罪猖獗。纵使军政府能在明年顺利举行大选,将政权交给获胜政党,不甘心的NUG及PDF势必还会发起新一轮的恐袭和骚乱,军方还需在一段时间内将精力和重心放在协助政府维护下缅甸核心区域的稳定工作上。只有下缅甸核心区域趋于稳定后,军方才能把力量重新转移到统一武装割据区域的工作上,缅北的稳定安宁与发展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只有缅北真正获得稳定安宁与发展,缅北治安力量得到强化,才能有效地打击、遏制各种犯罪活动,才能让缅北归于国家法律秩序框架内。

中国诈骗集团在缅北播撒下了罪恶的种子,既让中国人民遭受了巨大的财产损失,也严重阻碍了中缅两国正常的经贸交流与合作,更是摧毁了缅甸社会,尤其是华人社会的新一代,遗毒深远。助纣为虐的报应惩罚,只能由众多无辜的人民群众默默地承受。

愿缅北诈骗集团早日肃清,也愿缅北社会早日实现稳定安宁与发展,早日走上经济发展的正轨。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