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回眸 >>内容页> 
 
国民党残军流落缅甸是奉蒋介石命伺机“反攻”吗
发布时间:2017.06.17 来源:凤凰历史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历史回眸

来源:凤凰历史

核心提示:所以那个时候呢,是"老总统"派人来暗示叫他们两位段先生与李先生不要撤回去。所以不是我们抗命,所以现在大家都以为我们是抗命,其实我们还是奉命留守啦。

段希文资料图

凤凰卫视6月14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姜楠:1960年1月缅甸总理奈温访问北京,双方签订了《中缅友好各不相犯条约》,并实行军事合作,同年11月22日凌晨,解放军和缅甸军方六万多人向国军残部发动进攻。

普汉云(时任云南反共志愿军李文焕传令兵):缅甸军一面联合中共一起打进来,另外一方面呢到联合国去告,就说你"中华民国"政府在我们缅甸这个地区侵占我们缅甸的领土,游击部队是你们的啊,虽然我们不承认这是我们的部队,可是它就找到很多枪械,看这是你们"中华民国"的武器,你们说不是你们的部队,但这个枪械都是你们的,所以就告到联合国。

解说:两周后一架空投补给的国府运输机被缅军击落,机上的物资再度成为缅甸控诉国府侵略的证据,面对缅甸的指控,蒋介石原本还想依照第一次撤军的模式应付了事,但美国基于自身的利益态度已截然不同。在美国和联合国的压力下,3月2号国府宣布执行国雷演习,从17号开始柳元麟的部队分批从泰国登机,撤回台湾。

普汉云:那这次呢就速战速决,就是赖名汤将军去只跟泰国政府协调,协调完后所有的人员经过泰国撤到台湾,整个前后大概只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分为三个梯次,撤退撤了四千多人,4406个,就整个撤退回来了。

解说:撤军行动结束了,国府对外表示已尽力撤回所有残军,但在寮(现称老挝)缅泰交界的山区却还有李文焕的三军、段希文的五军,以及马俊国、曾诚部队的踪影。

李尚书(时任云南反共志愿军第五军副排长):五军的人数多,但是防区很长,要萨尔温江那边去,我们走路要走到泰国边界这个地方要一个月,尤其大部队要从那个地方撤过来,那不容易,一个月你走路也走不到,走不到泰国边界,所以撤台人数,有的部队我们撤来了有的还写信来啊,他们很想来,很想来他已经赶不上啦,才走到半路这个案子已经结束了。第二个原因很明显,所有大家我们的同仁长官们啊他们都有眷属,有的是华侨子弟,有的缅甸的,泰国的,寮国(老挝)的都有,他们离家那么近,他到台湾来他父母、他妻子儿女那怎么办,所以这些人他当然不会来。

蒋少良(时任云南反共志愿军第五军中校):段先生接到我这个报告以后啊,马上啊找我就说,现在有五六个师几千人在这个地方摆着,他们衣食住行都要靠我,我一走了群龙无首怎么办。

解说:至于三军军长李文焕则有另一种考量。

普汉云:三军军长李文焕文化程度大概就是在大陆上顶多是高中程度,就读个在他那个年代里面就是私塾嘛,大概读个私塾,顶多就是高中程度这样子,你想想看他回到台湾能做什么,军长是个中将,他回到台湾能当军长吗?当不了军长,对不对。第二个他家住曼谷,然后他人在军队里面当然很多既得的一些利益,他不可能放弃,对不对。他回台湾,比如他回台湾,他没有什么得不到什么东西,可是他在那一边他可以说是一个山大王这种方式,所以他不愿意撤。

解说:无论来不及撤或不想撤,都比不上另一个更震撼的说法,许多留在当地的三军五军至今仍相信,当初是蒋介石的口谕要部队留守伺机反攻。

刘正东(时任云南反共志愿军第三军成员):台湾因为隔着那个海峡啦,很难打回去啦,我们这边是陆路,一直就可以过去。而且那时候我们三军五军是从泰国的边界一直由缅甸,中缅边界这样一直驻上去啦。那个时候我们控制的地方差不多有两个台湾还要大,差不多有两个台湾大。所以那个时候呢,是"老总统"派人来暗示叫他们两位段先生与李先生不要撤回去。所以不是我们抗命,所以现在大家都以为我们是抗命,其实我们还是奉命留守啦。

解说:但口谕没留证据,因此这四个滞留的部队在国府档案正式记录里有着截然不同的待遇。

赖岳谦(台湾实践大学副教授):因为柳元麟的部队要撤回的时候呢,第三军跟第五军就不撤回了,也就是所谓的段希文的军队大概1800到2000(人),然后还有就是第三军的李文焕的军队,他们也不撤,另外有两支军队,一个是由马俊国所领导的两百多人的军队,还有一个就是由曾诚所领导的这支军队,他们还是接受情报局的委托留在那边工作。那这两支军队是被同意留在那个地方,从事敌后的工作,后来才发展所谓的光武部队就是这支部队组成的。但是段希文跟这个李文焕的军队,拒不撤回的时候了,蒋介石就断绝跟他们的关系,也断绝给他们钱,所以他们这两支军队后来留在泰国的时候,应该就1951年(实为1961年)的时候,蒋介石那边就5月份到6月份就停止拨给他们任何军饷,到9月份的时候蒋介石批准这个马俊国和曾诚的军队然后恢复,就是批准他们成立一种别动队,然后给他们经费支援,而且这个经费溯及到七月份,但是这个段希文跟这个李文焕的军队就不给任何一毛钱。

解说:无论哪种说法正确,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三军、五军从此再也没收到任何国府的资源。段希文和李文焕出身不同,两军成员的素质也有差异。

刘正东:五军是比较正统,他们都是那个军校毕业的比较多,而且他们部队也是比较多啦,他们是正统的部队啦,那我们三军的,怎么说,可以说是家乡兵,就是家乡弟子。所有我们镇康人,镇康、耿马的啦,这些亲亲戚戚,大家官官兵兵,差不多都有点亲戚关系嘛,就是这种乡团组织出来的,所以有一些,当然有一些也懂一点军事,有一些根本就是不懂啦。

解说:军旅出身的段希文重视军队的训练,而来自乡团的李文焕则以照顾乡亲为己任。

李健圆(第三军军长李文焕长女):好像到过年的时候,也很少在家,有一次我妹妹就问他说,爸爸要过年了嘛,你怎么不在家呢,他就会说是你有妈妈可以好好的过,上面的弟兄们都没人,所以爸爸一定要在山上,所以我父亲很少在家里面。

解说:1961年9月开始,国府发给马俊国和曾诚部队每人每月三百铢泰币军饷,但三军和五军无薪无粮,都得面临残酷的生存问题。

陈德周(时任云南反共志愿军第三军成员):那个时候没有鞋子穿呐,是草鞋啊,草鞋,草鞋,裤子都是破烂得厉害,没有薪水嘛,没有薪资,没有薪水,过一天算一天。衣服是破破的,好多老同志,好多同事啊,病了就是死了,没有医院嘛。

陈茂修(时任云南反共志愿军第三军参谋长):我们住在那里就开辟呀,就开辟地,种稻谷,种玉米,什么东西,自己来救自己,没有办法了。

解说:除了耕种求温饱,还需要经费买武器发军饷,从李弥时代就存在的马帮生意就成了部队的生财工具。

普汉云:那你这么多人他军长要发薪水啊,大部分凭良心说他们很多是做那个吗啡生意,不是在尔后讲的那个,在东南亚很多国家不是那种做吗啡的,但是在我们那个单位我就知道有个吗啡工厂,但是我们当时不懂,就是从上缅甸把这个鸦片弄到下面来,熬成吗啡然后再卖给别的国家,赚取汇率以后来养这些部队。

解说:当时缅泰边界是鸦片的产地,具有僤邦血统的坤沙掌控八成的毒品交易,也因此和三军五军发生冲突。

石炳铭(昔云南反共救国军参谋主任):这个李文焕就认为让这个坤沙这样下去不得了,将来我们就是只有他的天下,没有我们的空间了,然后他就是坚定的要求这个段希文军长配合他,要把这个坤沙消灭掉,不然他说将来我们就是在这里就没有戏好唱了。那时候段希文是有点应付,但是李文焕坚持非要消灭他不可。段希文因为他们两个部队是相依为命嘛,两个将军就结合部队就压迫这个坤沙的部队,当时也没有打他,但是就是步步紧逼啊,都是认识的人啊,并没有要开枪打,坤沙不断的向后退,带着几千公斤的鸦片烟啊,骡马队啊,就向这个寮国边界方面撤退。

解说:但段希文和李文焕仍不放弃和国府的联系,两人都曾飞回台湾向国府输诚,要求恢复军的番号,但结局令人失望。

石炳铭:李文焕将军说说在我面前他就哭起来,就痛哭流涕啊,他说我活到这样大,我还要来求人,这个事情也不是我造成的,他又说这是我们奉命的,今天要来这边求,那么还得不到什么结果。

解说:而正统军校出身的段希文则见到国府军方高层,被告知恢复补给的交换条件。

倪思品(时任云南反共志愿军第五军成员):他(段希文)去了回来以后,他告诉我们,他说台湾不是不要我们,是要,但是他要换人,他是这样告诉我们。他说要换,比如说干部这一轮就要淘汰了。段先生说,如果你要换我的干部的话,那我就不要这个补给,因为他们出生入死跟我一起干起来的,你这样把他们排除掉的话那我心里不好受。他说我要维护我的这些干部,不补给没有关系。

解说:1962年3月,三军五军联合成立东南亚反共志愿军,在缅军不断攻击下,他们移往泰国边境驻扎,既然回不去了,就得想办法在异域生根。眼见泰北饱受反对势力的骚扰,一个计划逐渐在段希文的心中成型。

姜楠:在一个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段希文避开大其力,扰扰夜柿,在树林里穿行四天,到达了泰国清莱省的美斯乐,美斯乐距泰老边境线不远,偏僻闭塞,更重要的是地形险要,易守难攻,残军窜入泰国的消息很快传到泰国国防部官员的耳里,泰国军方吸取缅甸军队的教训,不敢对残军轻举妄动,担心久攻不下,造成被动。于是采取久围不攻的办法,试图拖垮残军。这期间蒋介石仍做着反攻大陆的梦,对于段希文这样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脱离台湾的领导于心不甘。1969年元月16号蒋经国来到泰国,了解残军实情。接着台湾一众高级将领来到段希文住处,商谈补给和接受台湾整编的问题,并明确提出要兵不要官,老弱病残一律不要,军官需要重新调整。段希文和李文焕当场拒绝整编,自此,与台湾权力中心渐行渐远。

解说:1970年美军在越战中节节败退,被缅甸及越南包夹的泰国,境内反对势力也快速崛起,泰国军方虽然拥有优势武力,却总在战场上失利。

赖岳谦:泰国一直没有办法平定泰北,泰北那个时候有泰共,还有其他的一些叛乱组织,那泰国本身没有办法,没有能力去(解决)。所以泰国非常需要当时也需要有打仗经验的国民党的军队在那个地方。

解说:段希文了解泰国的需求,当他和李文焕在曼谷与泰国参谋总长江萨见面时,并没有拒绝泰国接收两支部队的提议,但他要求先确定国府的态度。

刘正东:然后李将军与段将军就同他讲,请他去再同台湾讲,最后他又同台湾"政府"讲,那我们"中华民国政府"也就答应他,说好,那就把我们给他们(泰国)了,就把我们拨给他们。

解说:但泰国在刚接收三军五军时,许多政府军对残军的作战能力存疑。

邓国雄(时任东南亚反共志愿军第三军成员):泰国政府军看到我们三、五两军的面黄肌瘦,你们这部队怎么打仗啊,结果我们的老将军说,没问题,你们看他们面黄肌瘦,是因为吃不饱穿不暖,但是上战场绝对不会输人。

解说:1970年12月10号,三军五军改组为泰北志愿自卫队,在出发前段希文和李文焕召集军队说了一番话。

王世杰(时任泰北志愿自卫队成员):说我们在人家的国家,他们国家有问题,如果我们不出战,他们是不会欢迎我们的,不欢迎我们住在这里,那我们要去哪里啊,我们大陆也回不去,台湾又回不去,你说要为生存这个不是为什么战,为生存而战嘛。

解说:换上泰国的军服,手持泰国供应的武器,打着泰国的旗帜,三五军前往清莱战场。

陈德周:泰国它防我们,更好的武器不给我们,最多就是M16,机枪都不给啊,同这个泰共作战,最怕的就是地雷,地雷跟拉雷啊,我几个朋友几个同事都牺牲了。坐在这里,坐在这里一样没有事,起来啊,踏下去就中了,砰一下,两个三个就再见了。

解说:两周后泰国补助三五军,每军每月25万泰铢,并发给每人难民证,持有难民证的残军只能在他们驻守的山区活动,不能进入曼谷。另一方面,泰国还以难民迁移计划为名让三五军屯守边界,泰国和缅甸寮国的交界处都是人烟罕至的丛山峻岭,奉命屯守各据点的三五军必须面对艰苦的战役。

吴岩戛(时任泰北志愿军自卫队队员):最困难的就是在帕党那边有一个村子叫帕累,三军两个大队,两个大队,一个大队一百多个人,三个大队三百多个人,在那里牺牲的两百多个人。我们军长这个李军长就是哭,没有办法,来求段希文将军。

倪思品:段先生有给我们一个命令要叫我们赶快要到那个最高点,救急他们,要增援他们嘛,又给我们转一个大圈圈,那天晚上还好有那个照明弹,没有照明弹的话摸都摸不上去,都全部打一个死点,四方八面都是险崖,打到那个地方去了,退路都没有。我们又从侧方增援上去,又给他们去扫弹,又把他们伤兵拉回来,慢慢帮他们撤回来。

解说:三军五军原本因为争地盘抢兵源互相有些心结,但在面临存亡之际,彼此仍是最忠实的战友,在叛军强大火力的攻击下,武器老旧的三五军死伤惨重。

陈德周:尸首都是直升机运来嘛,由前线呐,泰国的直升机运来,大部分都落在这里,跟落在下面那个学校的操场。那个尸首来了十多个,一晚上来了十多个,要怎么办,把尸首拿到上面有一个山神庙,摆在里面,山神庙。

解说:为了争取泰国的信任,获得更多武器和生存机会,1971年7月19号段希文晋见泰皇表达忠诚。

赖岳谦:他们跪着向泰皇呈献他们在叛乱地区的一块石头,那表示是他们帮泰国把这个领土收复,这是一个臣民对于皇上的一个效忠,等于是当时的李文焕也好,段希文也好,他们已经效忠了泰皇了嘛。

解说:在丛林的杀戮战场里,三五军奋战了五年,直到叛军被驱逐,泰国又下令所有通往邻国的山路由各个负责清剿的部队砍树、筑路、盖房子、就地屯垦。

刘正东:寮国的这边全部都是悬崖绝壁,就只有这一条路,唯一有这个洞可以钻上来的啦,所以是唯一的一条通道啦,我们在(佛历)2517年(1974年)的时候,我们来占领这边,那个时候寮国还没有解放,所以寮国政府军也没有来同我们讲,也没有来罗嗦啦。但是到寮国解放以后,他们部队是有来与我们干涉过,来与我们交涉过,他们要我们退下去啦。但是泰国政府的人就暗示我们,你们就是不能退,所以我们也就一直坚持下来,所以他们也没有办法,所以现在你看我们下面就可以看到他们军营就驻在那边。

解说:1980年6月18号,段希文因心脏病去世,出殡当天上万人冒雨到美斯乐送他最后一程,他的家人依照中国习俗以农历的日期在墓碑上刻下他的生与殁。五个月后,泰国政府再度动员三五军,要求出兵进攻考柯考牙山区,三军五军各派两百人,以移民泰国志愿军的名义由陈茂修担任指挥官,展开最艰困的一战。

陈德周:四天没有水喝,六天没有饭吃,没有水喝,对不起啊,喝小便,没有饭吃,那个芭蕉啊,芭蕉树皮切一切。

解说:先攻下考柯山后,考牙山久攻不下,最后决定派出敢死队绕道敌后由断崖攻顶。

倪思品(时任泰北志愿自卫队敢死队长):那天我下定决心,我说你们一定要帮我争口气,把它打下来,伤亡多重都没有关系,一定要把它打下来,那些弟兄都很怕我嘛,不怕敌人怕我,怕我从后面枪毙他,他们很怕。所以他们也怕我,我也是在前面,我又不是在后面,我还不是一个尖兵四个人,后面是我,我是敢死队队长的,我还不是一样的跟他们一起上,所以是这样打下来。

解说:3月8号在泰国空军支援下,攻克考牙山,以22天的时间除去泰国的心腹大患。随后因为泰皇到医院探视伤兵,才发现原来最后的胜利是三军五军的战果,为此泰皇决定让这批已经为泰国打了11年仗的残军正式成为泰国公民,战争中存活的人领了奖章取得身份,泰国政府在山区边界划分了13个自卫村,让他们落籍生根。因误踩地雷而伤残的官兵,则被安置在荣民之家。至于在战争中牺牲的三军五军,静静沉睡在这片墓园里,有的墓碑上不只一个名字,下面葬着一起牺牲的同袍,守卫墓园的是他们垂垂老矣的战友,在异域的土地上,两百多个墓碑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旁白:李弥,1973年12月8号病逝于台北。撤台残军分布于桃园、清境、高雄经营农耕、观光农场。泰北第三军以唐窝、帕党为中心戍守、务农、发展观光。泰北第五军以美斯乐、清莱为中心戍守、经营茶园、发展观光

本文网址:http://www.mhwmm.com:443/Ch/NewsView.asp?ID=23926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公务员的车票可延至12月份2020-04-09
  伊洛瓦底省内所有的长途巴士......2020-04-09
  曼德勒垃圾场着火,3小时后扑......2020-04-09
  死神在大地上遊蕩(叶国治)2020-04-09
  卫生部发布被隔离后返家人员......2020-04-09
  缅甸国内新冠病毒疫情确诊者......2020-04-09
  世界疫情情况与缅甸相比较2020-04-09
  洛矶山下春之歌《十一》(倩兮......2020-04-09
  1993年荣获民族文学长篇小说......2020-04-09
  武汉“解封”这天,BBC发了一......2020-04-09
  他狠狠怼回去了!2020-04-09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香港镜报:诡谲的香港修例风波2019-06-28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97年香港回归前,英国人在香港到......2019-07-05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大快人心!香港这些人终于被判重......2018-06-19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马鞍山气象网   仰光天气预报   今天文学吧   中国老挝(云南勐腊)磨憨磨丁信息网   云之南-华人频道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