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观点时评 >>内容页> 
 
诗写缅甸异议:扑向威权黑暗的血泪诗歌
发布时间:2018.07.12 来源:联合新闻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观点时评

游米

从清迈飞往仰光的缅甸国立航空班机上,我一如既往拿起机上杂志翻阅。机上杂志这东西,大多时候用来打发时间刚好,有时是发掘新景点的好媒介,运气好的话则可以是了解一个国家社会的材料。手中的机上杂志除了介绍缅甸各地美景之外,还有整整7页的篇幅,提醒初来乍到的人们在缅甸应该注意哪些礼节。这些用英文与缅文双语书写的“温馨提醒”,越读越有趣,我想,这次我大概是走运了。

这7页共27条的缅甸礼节指南,从观光到社交,如何用餐、如何道谢、如何拒绝、如何道歉、如何问好,甚至到如何与女性相处、女性该穿什么衣服才得体、怎样的行为才适当,都帮乘客们“规定”的一清二楚。细节之繁琐,让我从一开始的兴致高昂,到后来对这些看似无止尽的叨念、什么都要你“注意”的细节厌烦,最终只能耐着性子看在做社会观察的份上,一条条地苦吞下肚。

进入缅甸,拜访过几个城市之后,也许你也会发现,来自国家政府这样“苦口婆心”的“提醒”似乎无所不在。在毒品泛滥的大其力,一路上有数不清的各式反毒标语:“不要吸毒”、“不要贩毒”、“碰毒品会导致严重后果”;在其他城市更常见的是“诚挚欢迎、照顾观光客”,“照顾观光客”这个标语无所不在到一个让人先是厌烦,再到心生畏惧的地步。

标语上说的‘照顾’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我总是这么想。

观光客在过去的缅甸限制诸多,跟当地人几乎不太能有深入接触,缅甸人对与外国人互动也有所顾虑,深怕会因此引来政府关注,给自己和家人带来麻烦。甚至在今日,缅甸改革开放之后,部分缅甸人还是无法放心“照顾”观光客。

这些从上而下的、无所不在、从山上管到海边的提醒,让人无法忽略政府那双无所不在的眼睛。这双眼睛在缅甸,像老鹰一样盯着国内大小事、各种文字、各项言论。有一群人在这双眼睛的监视下,持续坚毅的生活着。《缅甸诗人的故事书》纪录片与同名书籍中的诗人们正是一例。

诗歌在缅甸

缅甸是个诗的国度。孩童从小就接触诗歌,用诗歌理解与背诵字母,在课本里背诵的是缅甸国民诗人敏杜温(Min Thu Wun,也是第一届民选总统廷觉的父亲)创作的童诗。等到年纪大一点,学习国文时甚至有专门的“诗歌课”,英文课本也必收录英诗。反对党用诗歌作为做选举的宣传手法、诗人将诗谱进流行歌曲中传唱。

爱诗的缅甸朋友告诉我,有些人用诗的形式写日记,用诗对暗恋对象倾诉爱意,很多人的写诗初体验就发生在第一次恋爱心碎之后。甚至有同学在中学就出版了诗集。就算不写诗的人,也会在网路上读诗,脸书上最受欢迎的爱诗社团竟然有16万成员!人们抄写自己的诗作或喜爱的诗作在社团里分享,或将诗作制成类似台湾长辈图的档案,方便广大传送。当手机、网路在缅甸逐渐普及之际,爱诗人也意外受益。

缅甸诗歌历史久远,是古典缅甸文学中主要的表现手法,佛教传入缅甸之时也带来了新的书写主题与文字。诗歌之所以得以茁壮,皇室与宗教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因为诗歌是当时被上层社会用来记录或传递讯息的工具,并且受到统治阶层的推广、追随者的支持。

传统上,缅甸诗歌有几个主题,佛教故事或教诲、皇室贵族的生活或政绩记载、大自然、爱情。写诗的人主要是僧侣、侍臣、宫廷贵妇,而以常民生活和娱乐为主题的诗歌则是到了18世纪之后才较为普及。

缅甸诗歌除了受到佛教影响之外,18世纪缅甸征服泰国之后,泰国文学也给缅甸诗歌注入新的形式与题材,而英国的殖民则是带入西方文学的译作,催生了缅甸的第一部小说,殖民政治也激发了缅甸的诗人们许多灵感,透过文学创作鼓吹自由与民族主义、形塑缅甸在现代国家形式下的集体认同。

二战期间,缅甸受日本占领,人们齐聚于“文学集会”聆听文人讲述文学,作为一种反抗行动,在军政府统治下,这个传统延续对言论审查的抵抗。因为受到严格管控,甚至因此发展出了录制、贩售“文学讲座录音带”的风潮,若文学集会因“敏感问题”被迫取消,热爱文学的缅甸人依然能聚在一起听文人讲演的录音带。不过可想而知,后来文学录音带也惨遭被禁的命运,然而,文学集会的传统仍延续至今,是缅甸文学场景十分重要的一部份。

诗歌、诗人与政治的关系常是密不可分,缅甸诗人或文人身兼政职也算常见,举例来说,翁山苏姬领军的全国民主联盟(NLD)在2015年被选入国会的议员当中,自认职业为政客的议员只比“诗人”多出2名,因而被媒体戏称为“诗人国会”。但擅用文字、隐喻手法批判政治的诗人们也经常因此被捕入狱,《缅甸诗人的故事书》的主人翁——诗人貌昂宾(Maung Aung Pwint)——和妻子南纽瑞与他们的家人,正是一例。

诗与政治,失语政治

貌昂宾来自伊洛瓦底江边的城市勃生(Panthei),第一次入狱在1967年,罪名为“参与学生抗争运动”;1968年开始发表诗作;1978年他又被捕入狱,关了17个月。

在缅甸1988年人民起义时,貌昂宾参与伊洛瓦底江区域的“人民和平抗争委员会”,担任秘书,起义失败后,转而进入媒体界,开始用影像记录缅甸各地人民的生活。这段经历让他目睹军政府的残暴与人民的苦难,使得他对于和平的追求更加坚定。

作为政府眼中的“异议诗人”,他的作品在1996年被禁止发表,97年他又被捕入狱,出狱不久后又在99年因为持有传真机,以“跟外国媒体联络”之名被捕,这次,他在牢中足足被关了8年之久。

缅甸的监狱里关着许多像貌昂宾一样的知识份子,许多人到了狱中,真的是去“进修”。监狱就像是缅甸的非正式学习中心一般,政治犯透过各种不同的方法,共读、共学,有时候甚至有机会贿赂狱警,在狱中经营地下图书馆,甚至从牢里发表作品。若是没有纸笔能写作,就用口语的方式,在牢房中跟狱友们交换知识与见闻。

貌昂宾和他的狱友们互相切磋,从未停止创作,在电影中,他笑着说,这也许是常坐牢的一点意外收获。他那首在缅甸最为人所知的诗作〈揪心的夜晚〉,就是在狱中写成。

审查制度在缅甸行之有年,从英国殖民时期就存在,在1948年独立之后,缅甸人短暂享受了将近10年的言论自由,出版蓬勃。然而1962年政变后,审查制随着军政府上台而死灰复燃,1988年的抗争运动之后,制度更趋严格,除了审查文字之外,作者甚至必须上缴自传以供“政治背景”审查。

在军政府执政期间,负责言论审查的是新闻出版审查局,局里的审查员有100多人,受过政令宣导、情搜、心理战训练的他们,忠心耿耿的扮演着政府“鹰眼”的角色,负责找出全国各地“有问题”的出版品。被审查出有问题的部分绝对不得出版,许多出版品因而“坑坑洞洞”,少一个字、一句话,甚至整页被消失。

在缅甸,看不见全貌几乎成了一种常态。

为了躲过这些鹰眼,诗人们必须尽其所能的使用隐喻、抽象手法、藏头诗等方式创作,“红色”代表全国民主联盟,“母亲”是翁山苏姬,“绿袖子”指的是军政府…各种不同的隐喻让读者似懂非懂。为了使作品能出版与避免牢狱之灾,作者只能越写越隐晦,却也离读者越来越遥远,充满社会关怀的诗在政府鹰眼的关切之下变得越来越小众。

持续增加的政治犯

“小的时候,每当我想爸爸,就会来这里钓鱼。我心想,只要钓到鱼,爸爸就会回家了…但是我却从来没钓到鱼。”画面中,留着小平头,年近40的和平在河岸边说起这段回忆时,还是忍不住哭了。

貌昂宾与南纽瑞终于在20年后再次见到流亡芬兰的儿子和平。几乎每十年就入狱一次的貌昂宾,从没想过儿子也会踏上政治之路,拿起武器进入丛林,成为反抗军,从而流亡海外至今。过去因为入狱总让儿子等待的他,竟也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2016年后,民选政府上台,人们以为逮捕政治犯造成骨肉分离的悲剧应该不会再发生了,然而尽管刊物审查制度在2013年被废止,还是持续有平民百姓、记者、诗人因为违反《电信通讯法》(2013 66(d)),因在通讯网络中发表“政治不正确”言论,对他人造成“威胁、骚扰、毁谤、不当影响”而锒铛入狱。

根据伊洛瓦底杂志(The Irrawaddy)的报道,在新政府上台之后,有至少40个人被政府用“网路诽谤”的名义起诉,到2017年为止有至少8人因此入狱,其中包括一位支持军政府的女大学生,她因为在网路上发表批评翁山苏姬的言论而遭到逮捕。而在去年底2位调查罗兴亚人屠杀案的路透社缅甸籍记者,因为“持有国家机密”被捕入狱,政府用来起诉他们的是沿袭自英殖民时期的《国家机密法》。

背负民众期望的翁山政府难道不应该利用国会多数,修改过时法律,让缅甸人真正拥有言论自由,而非利用这些法律去对付发出不同声音的人民?

虽然告别独裁,迎来民主化,但社会氛围仍然充满许多微妙不明。缅甸人何时才能如同诗人杜克门莱(Thukhamein Hlaing)的诗〈诗的实践〉中所冀望,用原子笔扑倒黑暗呢?

本文网址:http://www.mhwmm.com/Ch/NewsView.asp?ID=32425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中俄德印集体发声,美国禁令彻......2018-07-23
  翱翔安康交流座谈记(晨阳)2018-07-23
  以烈酒和葡萄酒闻名全球的保......2018-07-23
  缅甸计划降低原木进口关税2018-07-23
  特朗普不到黄河心不死!2018-07-23
  中国对缅甸花生米需求量下降......2018-07-23
  曼德勒—八莫开通水路客运2018-07-23
  缅甸商品信息物价汇总表2018-07-23
  新闻快车2018-07-23
  中日将就“一带一路”合作 日......2018-07-23
  洪亮大使在《习近平谈治国理......2018-07-23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阳台上种黄秋葵(治疗糖尿病偏方......2011-06-26
  在线申请缅甸电子旅游签证全过......2014-08-14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史上最全,缅甸地名中英文对照大......2014-06-22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